第138章 夢里他都不善良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這次跟宋喜一起去岄州參加交流會的也是名女醫生,叫黃麗丹,心外的老人了,宋喜剛進協和的時候,黃麗丹就在,宋喜平常都喊她丹姐.

下午的飛機上不供正餐,只有一塊小面包和一小盒的水果,宋喜中午沒顧得上吃飯,飛機上的東西又不合口味,正餓肚子的時候,黃麗丹從隨身的包里掏出一個保溫飯盒,飯盒打開,里面整齊的碼著兩排煎餃,黃燦燦的,看著就讓人流口水.

"我中午回家忙著收東西,也沒時間做飯,就煎了一盤餃子湊合事兒,後來想到你八成也沒空吃,就給你帶了一些,你嘗嘗,蒜苗肉餡的."

宋喜兩眼放光,笑著道:"那我就不客氣了."

黃麗丹笑道:"跟我客氣什麼,就是給你帶的."

宋喜一口吃了一個,才嚼了兩下就瞪圓眼睛,朝著黃麗丹豎大拇指,以示稱贊.

黃麗丹說:"從上學到現在,好像一直都沒閑下來過,除了餃子就是泡面,搞得我老公和我女兒一邊嫌棄一邊妥協,餃子讓我換個餡兒,泡面讓我換個味兒."

宋喜強忍著笑,咽下這口東西,才出聲說:"丹姐,你笑死我算了."

黃麗丹一臉正經,"你看,我說你還不相信,你是從小家庭條件好,家里一直有人照顧,像我們這樣的,自己照顧自己,還不是沒時間就糊弄."

宋喜輕輕點頭表示贊同,"咱這行是這樣,忙起來別說吃飯了,覺都沒的睡."

黃麗丹輕歎一口氣,"你已經很有本事了,才二十五就是心外一把,你看我,整整大了你一輪,感覺這些年一直馬不停蹄的往前奔,總覺著為了事業連結婚和生孩子都給耽誤了,結果呢?還不是一瓶不滿半瓶晃悠."

宋喜很快道:"丹姐,你可別說我是心外一把,讓江主任聽見,他還以為我要謀朝篡位,老虎不在家,猴子稱大王呢."

這回輪到黃麗丹笑了,"你是咱們江主任的得意門生,我們都怕他怕的要死,只有你還敢跟他面前開玩笑."

宋喜邊吃餃子邊道:"我那也是為了給自己找個台階下,咱江主任罵誰都不嘴軟,我是臉皮厚,還好意思打哈哈."

聊著聊著,黃麗丹又歎了口氣,"你說這回醫院派咱們兩個出來,明年定副主任醫師的名額總共就三個,還有其他幾個今年差一點兒沒定上的候選,人多位置少,我們能定上嗎?"

宋喜齒頰留香,胃里無比的滿足,整個人輕松愜意的回道:"你們都比我年長,論資排輩也輪不著我,丹姐你努努力,你還是有戲."

黃麗丹道:"我們是比你年紀大很多,但你工齡也不短,關鍵本事在這兒呢,我倒是覺著你定上的機會比我大."

宋喜深諳偌大的醫院里面,跟個小社會一樣,明爭暗斗屢見不鮮,像是黃麗丹這種能表面上心平氣和的贊美幾句之人,已是少數,但她自己不能翹尾巴,也不能太過謙遜,因為丁慧琴的意思已經很明顯,加之江宗恒那個護短的,所以她定上副主任醫師的機會並不比其他人小,如果她一口咬定絕對定不上,回頭萬一真定上了,那黃麗丹心里一定不舒服.

所以這種時刻,宋喜最好的就是岔開話題,聊些別的.

水足飯飽,漫漫長路,宋喜躺靠在椅背處閉目養神,中途她睡著了,做了個夢,夢見她走之後,喬治笙攔著元寶,不讓元寶把可樂從床縫里面拿出來,結果可樂活生生被卡死了,韓春萌哭天搶地的要去找喬治笙報仇,後果可想而知,喬治笙派人把韓春萌給關起來,不給她飯吃,把她活活餓死了.

殺干兒子和閨蜜的仇不共戴天,夢里面宋喜都能清楚感覺自己要被氣升天了,正當她不顧一切想要跟喬治笙拼了之際,忽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胳膊,宋喜恍惚著睜開眼.

黃麗丹看著她,輕聲問:"做噩夢了?"

宋喜遲疑了數秒,發現自己還在飛機上,緩了緩神兒,她低聲回道:"昨晚沒睡好,剛才睡著了."

黃麗丹說:"你剛才皺著眉,拳頭都握緊了,是不是最近上班太累?都說讓你在家休息一陣子,手術是做不完的."

宋喜只能含糊過去,她總不能跟黃麗丹說,她剛才夢見要跟喬治笙撕逼吧.

因為這個夢,宋喜更加討厭喬治笙,並且心里有個魔念,很怕噩夢成真.二十幾分鍾後,飛機在岄州機場降落,趁著黃麗丹去洗手間的功夫,宋喜給元寶發了條短信,詢問一下兩只貓的情況.

元寶回的很快,說是已經安頓好.

宋喜再次道謝,終于安了心.

當然宋喜不可能知道,她莫名信任的元寶,已經將她跟胖春的命根子輸給了喬治笙,兩只貓往後的日子,正在迅速偏離當家做主的軌道.

所有從外地過來的醫生,都被安排到距離醫院最近的一家五星酒店,這是海威旗下的產業,從前宋喜就知道,只是那時沒什麼感覺,但現在不一樣了,不過是一紙婚書,總覺得哪里怪怪的.

宋喜跟黃麗丹住一間行政套房,因為岄州天氣熱,宋喜進門就去浴室洗澡,黃麗丹拿著手機跟老公視頻,說這邊的環境有多好,剛剛等電梯的時候,還看到一個明星.

宋喜洗完澡從浴室出來,正巧聽到有人按門鈴,黃麗丹出去開門,不多時,折回來對吹頭的宋喜道:"今晚有飯局."

宋喜暫時關掉吹風機,問:"什麼飯局?"

黃麗丹回道:"說是有人做東請今天所有從外地過來的同事一起吃飯."

"誰啊?"宋喜納悶.

黃麗丹說:"不知道,公家還是個人?要是個人可真土豪了,全國協和,每家派兩個人,怎麼說也要三四桌."

宋喜開玩笑道:"不會是誰想借花獻佛,咱們跟著沾光吧?"

黃麗丹挑眉道:"會嗎?"

宋喜下巴一抬,"丹姐,說吧,你在岄州這邊是不是有什麼好朋友啊?別怕,我不跟姐夫說."

黃麗丹臉都紅了,"我哪有?"

兩人正跟衛浴前面開玩笑,忽然間門鈴又響了,黃麗丹出去開門,不到二十秒,回來後手中抱著一大盒Rossonly的玫瑰花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