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7章 一問三不知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掛斷電話,喬治笙起身把腰間的浴巾抽了,換了件黑色的浴袍,靜謐的房間中,忽然傳來細微的一聲:"喵~"

軟軟糯糯的,讓喬治笙愣了一下,走至床頭處,他用手機照亮往里一瞄,可不,一只跟黑煤球似的小東西,正跟當中間卡著呢.

想到之前的宋喜,就是跪在他此刻腳下的位置,喬治笙心底就有一陣微微的異樣劃過,暗道丫脾氣還挺大,他不過說一句搬不動,她不僅掉頭就走,還緊接著打給元寶,這是要向他顯擺,她沒他照樣辦事兒?

他剛才就應該一聲令下,讓元寶不用來,看她還能搞出什麼幺蛾子.

轉身去旁邊茶幾上拿煙,喬治笙坐在沙發處等元寶,約莫也就一分鍾不到,他眼看著床頭縫那里鑽出一只小手臂長短的黑貓,碧綠色的瞳仁,就跟小時候動畫片里演的貓妖一樣.

原來可樂根本就沒卡著,如果宋喜見著它此刻來去自如的模樣,估計會冒著跟韓春萌決裂的風險,毅然決然的選擇把它打胖三寸.

可樂鑽出來之後,坐在原地沒動,喬治笙跟它隔著三米遠,一人一貓,互相對視.都說動物是有靈性的,以貓為甚,許是可樂也瞧出對面這人不好惹,所以試探性的朝著喬治笙賣萌,喵了一聲.

喬治笙修長的手指夾著半根煙來到嘴邊,抽了一口,吐出白色煙霧,像是叫狗一樣的叫道:"過來."

如果宋喜在這兒,她一定要氣死了,怎麼能這麼對貓主子說話?

但更氣人的在後頭,按理說可樂應該不為所動的,可它竟然毫無尊嚴的朝著喬治笙,一路小碎步走到他腳邊.

無疑,這樣老實的舉動還是取悅了喬治笙的,只見他伸出右手,提著可樂的後脖頸子,直接把它拎起來.

可憐樂爺從未受過這般待遇,眼下被迫跟喬治笙面對面,只剩下細弱蚊聲的:喵~

喬治笙望著面前渾身沒有二兩肉的小東西,心想宋喜喜歡貓?

黑乎乎的,哪兒好看?

左手夾著煙,他抽了一口之後,有意無意的朝著可樂吐氣,看著黑色的小東西籠罩在云霧里,喬治笙幼稚的勾起唇角,那感覺像是當面調侃了宋喜一樣.

元寶過來的時候,喬治笙正在健身房里運動,叫了聲'笙哥’,元寶說:"我先去你房里把貓弄出來."

喬治笙稍一偏頭,"不用了,自己出來了."

元寶順勢一看,器材不遠處,一只黑色的毛球蜷在那里,因為器材也是黑的,他剛才還真沒看清.

頓了兩秒,元寶說:"那我上樓把另一只拿下來."

喬治笙停下手中動作,看著元寶,雖是面無表情,但眼底分明帶著疑問,"還有一只?"

元寶坦然點頭,"是啊,你不知道嗎?"

這話沒有挑釁的意思,可喬治笙卻莫名的不爽,別開視線,他一邊運動一邊道:"她倒什麼都跟你說,還說你跟她關系不好."

元寶太了解喬治笙的脾氣,干脆不接這個話茬,免得引火燒身,他顧左右而言他,"我先上去了."

上到三樓,元寶一眼就看到樓梯口處的白色寵物箱,一個封閉的背包樣式,只在中間留有一處透明的玻璃窗,透過玻璃窗,里面是一只漂亮的白色長毛貓,蔚藍色的眼睛,以他這種不懂貓的外行,也看得出這貓很漂亮.

白色背包旁邊還有一只黑色的背包,地上放有一張手寫的卡片,乾淨清秀的小字,整齊的寫著:白貓叫七喜,黑貓是可樂,拜托你照顧,感謝.

宋喜的字跟她的人一樣,乍看很乾淨,細看又很美,讓人聯想到字如其人.

拿著卡片和兩個背包,元寶下樓去找喬治笙,喬治笙這會兒下了器材,正戴著薄薄的黑色拳擊手套在打沙袋.

元寶來到黑貓旁邊,蹲下頎長的身體,一邊輕輕將它抱起,一邊低聲說道:"Hi,可樂."

喬治笙單手扶住晃動中的沙袋,轉頭望著元寶的方向道:"你叫它什麼?"

元寶多了解喬治笙,他知道喬治笙的言外之意是在說:你竟然連它叫什麼都知道,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?

揮了揮手上的卡片,元寶毫不遮掩的問道:"是不是宋喜叫你幫忙,你沒答應?"

喬治笙走近瞥了眼卡片上的字,隨即不屑的別開視線,冷冰冰的說:"我為什麼要幫她?"

元寶眼底劃過無奈,"所以她才電話叫我來幫忙."

喬治笙說:"你也是聽話,她讓你來你就來?"

元寶說:"人家剛剛才幫了咱們一個大忙,于情于理,她開回口,我沒有拒絕的理由…當然了,你是好意思,我不好意思."

喬治笙都懶得跟元寶解釋,宋喜竟然叫他搬四五百斤的大床,拿他當搬運工了?

喬治笙不語,這波找茬算是過去了,元寶打開黑色背包,將可樂放進去,拉上拉鏈,他轉頭對喬治笙道:"對了,宋喜說她要離開夜城幾天."

說話間,元寶打量著喬治笙的臉色,喬治笙面色無異,不說知道,也沒說不知道.

但元寶琢磨著,丫八成是不知道.

"她要去外地,我找幾個人跟著她吧."

喬治笙背對元寶,出拳又快又狠,沙包被他打得蕩起來,他呼吸平穩,語氣冷淡,"她自己都不打招呼,還指望我派人去保護她,真當自己是千金大小姐呢?"

元寶直言道:"誰讓你又不憐香惜玉,把人給惹生氣了."

喬治笙冷著臉道:"她是我的誰,我憑什麼哄著她?"

元寶笑著打趣,"紅本黑字,她可是你老婆,想賴賬都賴不掉."

聞言,喬治笙轉過身,黑色的瞳孔中迸著危險的意味,"我看你今天真的很閑,既然這麼有空,過來切磋一下."

元寶要拒絕,可喬治笙不給他機會,一抬手,一副白色的拳擊手套扔過來.

元寶接著去不戴,嘴里叨叨著:"我還要去給貓找寄養的寵物店呢."

不提這個還好,提了喬治笙就氣不打一處來,"打贏了你帶它們走."

元寶眼睛微瞪,"輸了呢?"

喬治笙想了想……

"輸了,我拿它們兩個喂七條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