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5章 上他的床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找遍了整個三層,沒見貓影,宋喜順著台階下到二樓,邊望邊道:"可樂?"

站在二層的扶手邊,宋喜轉頭往右一看,某開著的房間門口,黑貓可樂正襟危坐,宋喜定睛一瞧,這不喬治笙那屋嘛,本能的提心吊膽,宋喜蹙著眉頭就過去了.

可樂一見宋喜來勢洶洶,竟然屁股一抬,轉身就往臥室里面跑.

"可樂!"這下宋喜是真急了,三步並作兩步,迅速追上去.

她明知道喬治笙的房間不能隨便進,但她更不敢讓可樂進去為所欲為,最關鍵的是,宋喜太想當然的覺著,喬治笙的房門是開著的,那他八成不在家,可當她沖進臥室,走了幾步之後才陡然發覺……浴室里面,有水聲!

除了喬治笙本人,還有誰敢在他房間里面洗澡,那他根本就是在家!這樣的念頭嚇得宋喜瞬間屏氣凝神,真真是大氣兒都不敢喘.

渾身緊繃站在原地,左手邊是浴室,浴室正對面是一張大床,此時通體烏黑的可樂坐在白色的被子上面,別提多刺眼.

宋喜不敢大聲吆喝,只能朝著可樂擠眉弄眼,連招手帶比劃,希望它能懸崖勒馬,不要花樣作死,奈何'樂哥’今天的覺悟不是很高,一雙綠色的瞳仁盯著宋喜,非但沒動,竟還原地趴下了.

宋喜耳邊盡是嘩嘩的水流聲,恍惚間,她仿佛聽到了冷汗下流的聲音,人生第一次體會到做賊心虛的刺激跟緊張,沒轍,宋喜只能硬著頭皮,踮著腳往里走.

可樂趴在大床里面,宋喜夠不著,只能蹙著眉頭輕輕爬上去,如果心髒上有倒計時的秒表,那她現在的心理負荷已經距離爆炸不遠了,她害怕到在心中默默發誓,如果讓她抓到可樂,必須海扁它一頓,坑媽啊!

然而上天注定,可樂不僅是坑媽,它是准備送她上西天--當宋喜的手抬起來,再往前一步就能夠到可樂的瞬間,可樂忽然用它與生俱來的彈跳天賦,噌一下子從她眼前閃到床下,宋喜也因此撲了個空,差點兒撲在床上,而這些都不是最坑的,最坑的是與此同時,浴室房門猝不及防的打開了.

浴室門口正對著大床,喬治笙剛一出門,就看到自己床上跪趴著一個女人,定睛一瞧,宋喜.

眼底很快閃過了一抹光,喬治笙低沉著聲音問:"你干什麼?"

這聲音于宋喜而言,簡直是從地獄的冰窖里面傳來的,側頭往左一看,浴室門口,喬治笙赤著精壯的上身,腰間圍了一條黑色浴巾,正一眨不眨的盯著她看.

宋喜手忙腳亂,近乎連滾帶爬的下了喬治笙的床,因為被子纏住了腿,她最後一腳還險些把自己給撂倒,總而言之,怎一個狼狽可言.

不知是哪一個步驟讓宋喜覺著無比丟臉,此刻她臉色燒紅一般的燙,剛一站穩,趕緊出聲解釋:"對不起,我不知道你在家……我的意思是,我不是故意要進你房間,是我的貓不小心跑進來了,我沒想上你的床,是它先上的……"

宋喜鮮少有語無倫次的時候,可見這回是真急了,為了明哲保身,她繞到大床一側,企圖把可樂翻出來以證清白,結果待她定睛一瞧,靠,可樂呢?她明明看它剛才躥這邊來了.

不信邪,宋喜走至落地窗簾旁,把窗簾後面都看了,還是沒有.

余光瞥見浴室門口的高大身影,宋喜渾身上下的熱氣一股一股的往臉上湧,腦海中莫名的出現了一句話:我就靜靜地看著你演戲.

想必喬治笙當下的心情就是如此.

宋喜心里都要急哭了,但可樂死活找不到,最後她只能再次尷尬的面對喬治笙,硬著頭皮說道:"可能是跑出去了."

無論她說什麼,喬治笙仍舊是那副淡漠到讓人頭皮發麻的模樣,宋喜能感覺到,她的臉都在滴血,如果這世上有後悔藥的話,她一定傾家蕩產都要買來吃,總好過眼下這般,跳進黃河也洗不清.

兩人隔著幾米遠,面對面站著,喬治笙不發話,宋喜也不敢走,明明還不到十秒鍾,卻仿佛過了一個世紀那樣漫長,最後還是喬治笙開口道:"我不在乎."

宋喜原本已經羞愧到垂下視線,突然聽到這樣沒頭沒尾的四個字,她本能的抬起頭望向他.

也怪她眼神好,隔著這麼老遠,她都清楚看到喬治笙眼底的戲謔和嘲諷,果然,他薄唇開啟,玩味似的說道:"這麼喜歡我的床,直說,就算不拿貓當幌子,我也可以讓你上."

此話一出,宋喜腦中轟隆一聲,仿佛有什麼東西炸開了,連帶著她臉上的溫度,陡然飆高.

喬治笙似是沒在意她突然脹紅的臉色,兀自邁步走到床邊,自己坐下之後,又看著宋喜拍了拍身旁的空位,意欲明顯.

宋喜僵直著站在原地,從頭到腳麻了好幾遍,像是過電一般,足足沉默十秒有余,她才找回自己的聲音,面無表情的說道:"不管你信不信,今天不經允許進你房間,是我的錯,我跟你道歉,不好意思,我先出去了."

說罷,不待喬治笙回應,她快步往前走,一眨眼就消失在房門口.

喬治笙坐在床邊,哪怕坐姿隨意,可身前的肌肉線條還是分外明朗,尤其是腰間的腹肌輪廓,像是畫出來的.男人身材好本就加分,更何況他那張好看到動人心魄的臉,因為不苟言笑,更引得人心癢難耐.

他正回憶著浴室房門推開的那一刹那,宋喜跪趴在床上,因為腳上有拖鞋,所以翹著小腿,撅著屁股,塌著腰……當他看清楚床上的人是誰時,他竟然只有驚訝和意外,卻沒有厭惡.

不過是逗逗她,開了一句無傷大雅的玩笑,他本身也覺著她不會投懷送抱,誰曉得她反應這麼大?就好像他真把她怎麼樣了似的,再怎麼說,也是她主動上的床.

正想著,敞開的房間門口處,忽然一抹人影閃過,喬治笙抬起頭,看到宋喜跟陣風似的卷進來,來了又走,走了又來,喬治笙眼底閃過意外,心底刹那間的恍惚,還以為她後悔了.

難不成,還真想上他的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