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4章 賭氣出走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看宋喜不急不緩的吃著,暗道她飯量還挺大,殊不知宋喜只是脾氣倔,撐死也不吭聲,最起碼不會在他面前服軟.

其實她餓極了也就一碗足以,如今被喬治笙逼著吃了雙份,撐不說,更多的是一股難以言喻的委屈,還不如損她一頓,竟然出這種強人所難的陰招.

最後一口咽下去的時候,宋喜覺著自己分分鍾會爆炸,偏偏她放下勺子的一瞬間,喬治笙又開口問:"吃飽了嗎?不夠再做一份."

宋喜很想問候他全家,但事實上也只是沉默以對,倒不是害怕喬治笙,而是怕一張口就吐了.

喬治笙看宋喜面無表情,也知道丫胃里不好受,像是功成身退般的站起來,他淡漠中夾雜著幾分看熱鬧的口吻說:"碗放著吧,明天有人洗."

他前腳走了還不到半分鍾,宋喜立馬捂著嘴沖進一樓公衛,腰一彎,剛才吃下去的盡數嘔出來.

眼淚模糊了視線,不知是喉嚨酸澀導致的,還是心里委屈導致的,從小到大,她從未受過這種侮辱,沒錯,是侮辱.

喬治笙一直把她擺弄在股掌之間,無論他冷臉或是笑臉,于她而言都是一種變相的折磨,以前受了委屈,宋喜都會在心中說服自己,人在屋簷下,是這樣的,但是這一次,她深深體會到'道不同不相為謀’的滋味兒,她跟喬治笙不是一路人,即便她打碎了脊梁企圖委曲求全,他也未必會給她一處苟延殘喘的縫隙.

為了宋元青,她一定不會跟喬治笙翻臉,但是為了她自己,為了保證自己不瘋掉,她以後都要離他遠遠的,就當他是瘟疫.

男人跟女人的思維之間,永遠隔著一個太平洋,一如年幼時的男孩跟女孩,大家表達'善意’的方式大相徑庭.男孩子覺著我薅你小辮兒是看得上你,女孩子覺著你是有多不待見我?

眼下回到主臥的喬治笙還兀自擱心里美呢,吃貨現場直播,兩大碗疙瘩湯,真沒想到她這麼能吃,他都後悔沒揶揄一句,宰相肚里能撐船,怪不得她平時這麼能忍,原來是有肚量.

兩個心思各異的人,一個高高興興的睡了個好覺,另一個胃疼了一整晚,一夜無眠.

第二天大早,天才剛放亮,宋喜馬上收拾完去了醫院,她半分鍾都不樂意在這里待,去到樓下開胃藥,腸胃科的醫生看見她,還不忘出聲囑咐,"宋醫生,胃藥不要空腹吃,我這剛買的小籠包,你帶幾個走."

宋喜微笑,"謝謝,不用了."

"來來來,別客氣,吃點兒墊墊肚子,免得傷胃."

宋喜左手拎著幾個包子,右手拿著藥,在回心外的路上,心情莫名的低落,一種不可名狀的委屈和怨念,一直纏著她.

昨晚她折騰的整夜未睡,無數次氣到流眼淚,她自問已經在努力迎合他了,且不說她剛剛幫了他多大的忙,單說欺負人這事兒,憑什麼啊?

是,她的確是宋元青硬塞給他的老婆,可她一沒逼他入洞房,二沒攔著他私生活,他就算看她不順眼,也要有個度吧?如今她已經不能再用老借口平複內心的怨憤,她甚至萌生了一個念頭……離婚.

反正喬治笙不待見她,倆人同一屋簷下也是他看她不順眼,她干遭罪,如果夫妻關系解除,沒准兒他還能心情好點兒,說不定以後也沒這麼多糟心事兒.

帶著這個想法,宋喜渾身低氣壓,就連心外的小護士都看出她不高興,私下里議論又發生了什麼事兒.

上午十點剛過,宋喜正跟其他醫生討論手術方案,一個小護士跑過來,出聲道:"宋醫生,丁主任叫你過去一趟."

宋喜加快語速跟其他醫生下最後結論,然後轉身走向副主任辦公室,敲門進來,宋喜開口打招呼,"丁主任,您找我?"

丁慧琴叫她進來,開門見山的問道:"小宋,你想不想公出?"

宋喜眼底很快的閃過一抹意外,不答反問:"什麼事兒?"

丁慧琴道:"全國心外學術交流大會,今年選地岄州協和,各地區各大醫院都有兩個名額,交流時間為期四天,算上來回路上耽擱,差不多要五天,我想先問問你的意思,如果你想去,我就先把你定下來."

宋喜略有遲疑,沉默的功夫,丁慧琴又說:"我知道你擔心這邊已經排好期的手術,不是我說,前些年你就因為工作放棄了這樣的好機會,你就差一兩篇好的論文,明年就能定職稱,雖說你年輕,但總這麼拖著也不是回事兒,長江後浪推前浪,咱們醫院每年進來多少新人,你也真不怕別人後來者居上."

宋喜知道,丁慧琴是真心為她好,但她也是真不怕後來者居上,不是她多自負,而是對當官沒什麼興趣,反正她最爽的就是上手術台治病救人,可是……

點點頭,宋喜道:"好,我去."

丁慧琴比宋喜還高興,邊笑邊說:"那你趕緊回去收拾一下吧,下午的飛機去岄州."

宋喜下意識的道:"我下午還有兩台手術呢."

丁慧琴說:"別惦記了,我找人幫你做."

宋喜出了副主任辦公室,臉上也不見喜色,之所以她這回答應的痛快,完全是為了跟喬治笙賭氣,不樂意見著他,不樂意跟他同一屋簷下,所以能躲則躲.

到底是親自把當天的手術事宜跟其他醫生交接完畢,宋喜才離開醫院打車回翠城山,上到二樓的時候,她余光瞥見喬治笙所在的房門是敞開的,八成是已經走了,一想到昨晚他逼到她吐,宋喜就氣的直翻白眼兒.

回到三樓,宋喜打開房門,一黑一白兩個主子前後腳跑來,宋喜習慣性的跟貓對話,"七喜,可樂,我下午要去岄州,這一走最少四五天,你們春媽也不在夜城,我待會兒只能把你們送寵物店了,你們要聽話啊."

說話間,她走到臥室里面,翻出行李箱,開始收拾東西.

一邊收拾一邊嘀咕,待到箱子拉鏈拉好,宋喜一轉身,屁股後面只剩七喜自己,可樂不見了.

"可樂."宋喜喊了一聲,沒回應.

"可樂?"

宋喜在房間中轉了一圈,當她看到半開的房門時,心底暗歎,難道可樂上輩子是流浪漢嘛,攔不住一顆浪蕩的心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