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3章 整人不重樣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坐在自己右手邊的喬治笙忽然開口說:"我沒吃飽."

宋喜抬起頭,看向喬治笙,他面前秀氣的小碗已經空空如也.

面不改色,宋喜道:"沒有了."

喬治笙也是臉不紅心不跳,薄唇開啟,不冷不熱的說:"再做一份."

宋喜直勾勾盯著喬治笙的臉,心底已是嗤笑,但面上尚無嘲諷.

喬治笙平靜的回視她,他能猜到她心中所想,所以此刻眼帶戲謔的說道:"你的確不是我家保姆,畢竟保姆發工資就行,你是不缺錢,但你有求于我,我這人比較記仇,可能現在不會怎麼樣,但難保你以後有事兒拜托我的時候,我會不會想到今晚."

宋喜一臉懵逼,心中一萬個加粗的問號,喬治笙……這是在威脅她嗎?赤裸裸的?

喬治笙差一點兒被宋喜的表情逗樂,他真想回她一句,沒錯,我就是威脅你,因為一碗疙瘩湯.

足足過了五秒鍾,宋喜才眨了眨濃密的睫毛,後知後覺的別開視線.

二話沒說,她起身往放面的地方走,喬治笙看著她的背影,眼底很快劃過一抹笑意,瞧,她也沒什麼出息嘛.

這一回宋喜是真動了下毒的念頭,奈何喬治笙就坐在廚房椅子上,沒走.

她沒回身,但能感覺到背後粘了一雙眼睛,正在注視她的一舉一動.宋喜從最初的震驚到後來的憤怒,再到現在的逐漸平靜,整個過程正好是一個和面和准備的時間.

她心中一萬個後悔,早知道喬治笙是這種人,她何必逞一時之快,如今受累又丟臉的還不是她.

喬治笙從宋喜的後背都感覺出她怨念深重,心底鮮少覺著有趣,竟然沒有因為她的故意報複而厭惡,可能,她疙瘩湯做的真心合他胃口.

廚房中一片靜謐,唯有她備食材時發出的輕微聲響,宋喜至始至終沒回頭,待疙瘩湯快煮好,她彎腰從碗櫃中拿出一個盛湯的大海碗,這個碗怎麼形容呢……喬治笙覺的她下一秒就會端出去喂豬.

沒錯,宋喜就這脾氣,即便嘴上不說什麼,心里也是記仇的.

那大海碗重到她單手拿著費勁兒,她是把鍋提起來,才把疙瘩湯倒進碗里,雙手捧著大碗的邊緣,宋喜終于轉過身.

一大盆…一大碗熱氣騰騰香飄四溢的疙瘩湯,被緩緩放在喬治笙面前,喬治笙眼皮一垂,看了眼面前一大一小兩只碗,心底莫名想到他很小的時候,喬頂祥說過的一句話:撐死膽兒大的,餓死膽兒小的.

宋喜這小的喂貓大的養豬的投喂方式,跟誰學的?

宋喜原本心底有氣,但當她看到一大一小兩碗並排放置的模樣時,莫名的被戳到笑點,是強忍著才憋住.

她以為喬治笙一定會說些什麼,畢竟他是'眼鏡蛇’嘛,然而喬治笙卻只是拿起小碗中的勺子,對著汪洋大海般的疙瘩湯,慢條斯理的吃起來.

宋喜心中詫異,丫這是餓慌了還是眼瞎了?

他不說話,她也只好繞回原位,此時再看她面前的碗,比起喬治笙的,只能說是小巫見大巫.

中途耽擱十幾分鍾,宋喜碗里的疙瘩湯已經涼了些許,她默不作聲,看似舉止優雅,其實每一勺子都吃的很多,她是想趕緊吃完趕緊走,可不想跟喬治笙坐一起.

本是一片祥和之中,喬治笙的聲音忽然傳來,"我記下了."

宋喜剛吃了最後一口,聞言,忽然抬起頭,但見喬治笙微垂著視線,俊美的面孔上一貫的喜怒不形于色.

宋喜剛想質疑他是什麼意思,喬治笙就再次開口,意味深長的說道:"你怎麼對我,我就怎麼對你家里人."

他就差點名道姓宋元青三個字,然而宋喜又不是傻子,幾乎是條件反射,她囫圇吞棗的咽下嘴里最後一口吃的,緊張的看著喬治笙道:"我是怕你吃不飽."

喬治笙頭也不抬的回道:"我知道,所以我記著你的情,還是這麼大的情."

宋喜品出喬治笙的言外之意,心想這次玩兒大了,他要真對宋元青使絆子,她可怎麼辦?

思及此處,宋喜心跳如鼓,面上卻無比虔誠的說道:"沒關系,吃不完放這兒我收拾."

喬治笙拿起勺子,兀自吃了一口,然後說:"我不喜歡浪費."

放屁!

宋喜想都沒想,直接在心里狂罵,他不喜歡浪費?光是她看見他因為挑嘴而浪費的東西,沒有十桌子也有五桌子,他怎麼好意思說?臉呢?

面帶微笑,宋喜不著痕跡的打量喬治笙臉上的細微表情,三孫子似的說:"那我不倒掉,明天我帶去醫院吃."

喬治笙眼皮一掀,看著宋喜道:"這東西還能等到明天嗎?"

兩人四目相對,一瞬間彼此都看到了對方內心的真實想法,且不說演技問題,單說兩人這段肉麻的對話,明知是假的,但導員不喊卡,就得硬著頭皮往下演.

宋喜只恨自己授人以柄,漂亮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喬治笙,時間靜止數秒,她面不改色,微笑著回道:"給我分一點兒吧."

她主動把自己的碗遞過去,臉上在笑,心底在罵.

喬治笙拿起一旁放置的湯勺,果斷的將大海碗中三分之一的疙瘩湯,全部放進宋喜碗里,不是他憐香惜玉,是宋喜的碗已經滿了,再裝不下半勺.

唇角輕勾,喬治笙難得在沒有外人的情況下,還能對宋喜露出笑容,只不過這是毒蛇吐信時的表情.

口吻中少了三分冷漠,但卻多了四分戲謔,喬治笙聲音低沉悅耳的說道:"現在你幫我分擔多少,等以後你有事兒需要我幫忙的時候,我就幫你分擔多少."

宋喜心底已經罵出花來了,但面上卻只能不動聲色.

在這之後長達二十分鍾,廚房中鴉雀無聲,就連吃東西的聲音都聽不見,喬治笙吃飽後就坐在椅子上,一邊抽煙一邊監督,余光瞥見宋喜,她剛吃了一滿碗,這第二碗也吃了大半.

他覺得有意思,因為無論她怎麼做,他都能輕輕松松的壓她一頭,她怎麼就想不明白呢,無論風箏飛多高,總要看牽線的人在哪兒,他想讓她往東,她有能力往西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