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2章 報複他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都說生活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委屈,全是人民幣給的,顧東旭也是為了讓韓春萌少受點兒委屈,以前韓春萌養貓,顧東旭不敢連人帶貓一塊兒接收,如今兩個貓主子易主了,顧東旭也好坦然收留韓三胖.

對此,宋喜是舉雙手雙腳贊成的.

聊著聊著,宋喜忽然想到什麼,忽然'嘖’了一聲,顧東旭問:"怎麼了?"

宋喜蹙眉道:"你看我這記性,我怎麼忘了跟大萌萌說了,剛才白跟她打那麼長時間電話."

顧東旭問:"什麼事兒啊?"

宋喜美滋滋的回道:"一個你不認識的人,之前我跟大萌萌逛商場的時候碰見的,之前她就念叨著帥,說沒留電話號碼太失策了,今晚我恰好又碰見那人,那人主動留了號碼,讓我轉交給大萌萌."

顧東旭職業附體,本能的盤問著:"什麼人?"

宋喜道:"我沒問名字,他說他去醫院的時候見過我,但我對他倒是沒什麼印象."

顧東旭道:"長得帥?"

宋喜笑著回道:"那當然了,不然大萌萌能念叨好幾天嘛."

顧東旭鄙視,"她花癡的程度跟她的體重成正比,見著有幾分姿色的就走不動路."

宋喜日常調侃,"她見你就沒走不動路,八成你還不夠帥吧."

顧東旭想也不想的'切’了一聲:"多虧了我佛保佑,讓我幸免于難."

說罷,不待宋喜接話,他兀自問:"欸,人家長得帥,看上她什麼了?還主動留電話號碼,不會是拐賣胖子的組織吧?"

宋喜是又氣又笑,出聲罵道:"你損不損啊,信不信我打電話告訴大萌萌?"

顧東旭道:"本來就是,我胖春一沒錢二沒身材,人家圖她點兒什麼?"

宋喜說:"長得美啊,你敢說大萌萌不好看嗎?"

顧東旭說:"認識這麼久,看麻木了."

宋喜翻了一眼,"我看你就是羨慕嫉妒恨,是不是怕別人追大萌萌?"

"哈……"顧東旭難掩無語,邊笑邊道:"喜姐,不帶這麼往我身上潑髒水的."

宋喜揚著下巴打趣," 這些年只要一有人追大萌萌,你馬上就成立個專案調查組,恨不能把人家祖宗八輩兒都刨出來,你當我眼瞎?"

顧東旭只一句話就斷了宋喜的念想,他說:"我要是喜歡胖春,這麼多年我能女朋友不斷?"

宋喜明顯的眼神一頓,慢半拍才道:"也是."

兩人侃了半晌,顧東旭又主動拉回話題,"那男的電話多少,你先別給胖春,丫見色起意,沒長腦子,別回頭讓人賣了都不知道,我先探探路."

聞言,宋喜蹙著眉頭,懊惱回道:"別提了,我把號碼寫手上了,不知道什麼時候手心出汗,好幾個數字都磨掉了."

其實宋喜大抵猜得到,自己到底什麼時候手心出的汗.一是在飯店里面,喬治笙懟她要跟霍嘉敏一起承擔後果的時候,她能清楚感覺到渾身上下一股熱氣,蒸騰著往四肢百骸走;第二次就是一進門看到可樂坐在二樓台階上,宋喜生怕喬治笙翻臉不認人,抱著可樂的時候,手心都是濕的.

這本是個悲傷的故事,結果顧東旭樂壞了,直言韓春萌沒有結交帥哥的命,樂的……可謂是落井下石.

兩通電話總共打了一小時,顧東旭知道明天宋喜還要早起上班,所以主動掛斷電話,宋喜看了眼時間不早,收拾一下也躺在床上醞釀睡意,但是躺下半天,輾轉反側,宋喜怎麼都睡不著.

黑夜里,她呼一下子翻身而起,打開床頭燈,一臉被餓意折磨的痛不欲生的表情.

都怪喬治笙,原本她吃得好好的,他個程咬金偏偏半路殺出來.

宋喜是嬌貴命,餓不得,只要肚子餓,一定是睡不著覺的.

沒轍,大半夜宋喜只好躡手躡腳的出了房門來到一樓廚房,打開專門放蔬菜的冰箱,她看到西紅柿跟雞蛋就兩眼發亮,摸出一個柿子和一個雞蛋,在老位置找到白面,宋喜這功夫滿腦子都是疙瘩湯.

人在吃飽喝足的時候總是會分外的有底氣,懟天懟地,七個不服八個不忿,然而不過是一個肚子餓,宋喜立馬就忘了過往的那些不快,一心只想填飽肚子.

夜深人靜,宋喜正低著頭認真和面之際,忽然聽到身後傳來一個男聲:"你在做什麼?"

嚇得渾身一激靈,話都喊不出來,宋喜閉了閉眼睛,慢半拍轉回身.

廚房門口,一身黑色真絲睡衣的喬治笙立在那里,宋喜余驚未退,特別想發脾氣.

喬治笙眼尖,看到白色菜板上放著的柿子跟雞蛋,多麼熟悉的配置,不等宋喜應聲,他徑自吩咐,"給我帶一份."

說完,轉身就走.

宋喜連發飆的時間都沒有,只能暗自咽下這口窩囊氣.

不到十分鍾,坐在客廳沙發上看電視的喬治笙聽到廚房中傳來宋喜的聲音,"好了."

他餓的睡不著覺,早前在老宅的時候就想吃疙瘩湯,如今'念念不忘必有回響’,喬治笙麻利的起身往廚房走.

剛進廚房門,喬治笙第一眼先是看到坐在一旁的宋喜,她低頭吃東西,面前的碗足有她的臉那麼大.

眼睛很快的在附近搜尋,不多時,喬治笙看到旁邊放著的一個小碗,碗里面新出鍋的疙瘩湯冒著嫋嫋熱氣,香味兒撩人,可是……

走到桌邊,喬治笙看著掌心大小的碗問:"這是我的?"

宋喜頭都沒抬一下,"嗯."

喬治笙又看了眼她的碗,問:"還有嗎?"

宋喜平靜的回道:"沒了."

喬治笙難得的耐著性子,不信邪的詢問道:"面沒了?"

宋喜依舊頭不抬眼不睜,淡淡道:"還有大半袋兒."

這下,喬治笙終于不得不相信自己的直覺,宋喜是故意的,她在故意挑釁他.

他以為自己會特別生氣,事實上他也確實是生氣了,只不過是暗地里怒極反笑.

拉開椅子,喬治笙沒拿去飯廳吃,而是就勢落座,沉默的吃起來.

宋喜心底暗爽,女子報仇十分鍾不晚,真當她是軟柿子,說捏就捏呢,她真恨自己不是學化學的,不然下點兒藥毒死他算了.

她天真的以為喬治笙咽下了這口窩囊氣,自己大口大口吃的來勁兒,誰料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