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8章 偶遇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她是見了鬼才會把喬治笙的演技當成是真心實意,宋喜悄咪咪翻了個白眼兒,正在走廊中走著,忽然右肩膀被人拍了一下,她滿腦子都是喬治笙,自然嚇了一跳,驚著轉過頭,身後沒人,她馬上又轉身往左看.

果然,左側身後站著個高個男人,幽暗光線下,他身上T恤的顏色看起來模糊了淡藍和淺灰,抬眼往上看,男人的那張臉,笑起來掛著十足的痞氣,眼神卻又格外的明亮乾淨.

宋喜默念三個字:陳冠希.

男人雙手隨意的插在褲袋中,笑眯眯的看著宋喜,出聲問道:"嚇著你了嗎?"

宋喜心中余驚退去,頓了兩秒,下意識的勾起唇角,淡笑著回道:"是你啊."

來者自然不是陳老師,而是上次跟韓春萌逛商場時,在電梯口碰見的大帥哥,因為不知道叫什麼名字,所以宋喜心里都叫他是陳冠希.

男人臉上始終掛著笑容,看著宋喜道:"我剛才一眼就認出你,你怎麼一個人?"

宋喜說:"我朋友在里面."

男人道:"是上次跟你一起的朋友嗎?"

宋喜說:"不是,她今天沒來,是其他朋友."

男人笑說:"你那朋友挺有意思的,我對她印象很深."

宋喜聞言,唇角勾起的弧度變大,打趣道:"她聽見一定高興壞了,你要是想見她,明天可以去醫院找她."

男人漂亮的眸子微挑,接道:"好啊,要不你把她電話給我,我先跟她聯系一下."

宋喜心底狐疑著,真的假的?

甭管真假,宋喜不會把韓春萌的電話號碼給個只見過兩次面,半生不熟的男人,但她又怕錯失這次機會,回頭韓春萌罵她三天三夜,所以短暫的權衡,宋喜腦海中蹦出一個折中的辦法.

"你把你號碼留給我吧,我沒帶手機,背不出她的號碼."

男人面不改色的問:"我這麼說,你能記住嗎?"

宋喜正想說記不住,恰好一個侍應生經過,宋喜上前道:"請問你有筆嗎?"

侍應生從口袋中掏出下單筆,宋喜攤開左手心,看了眼旁邊的帥氣男人,"說吧."

男人利落的報上手機號,宋喜刷刷刷的記下,歸還了下單筆,宋喜笑說:"好了,號碼一定帶到."

男人唇角一勾,笑道:"辛苦宋醫生當通信員."

宋喜美眸顧盼生姿,"客氣,說不定以後大家都是朋友."

男人聞言,臉上笑容微減,一副受傷的表情問:"我們現在不是朋友嗎?"

宋喜微頓,趕緊圓場,"我的意思是不一般的朋友."

男人這才喜笑顏開,"借你吉言了."

兩人聊了幾句,宋喜客氣的問:"你跟朋友來的?"

男人說:"我來找我哥."

宋喜順勢道:"那我不耽誤你了,改天見."

兩人互相道別,宋喜一轉身下了樓,回到之前的包間.

推開房門,入耳的是'我們變成了世上最熟悉的陌生人,從此各自曲折,各自悲哀’,帶著明顯的哭腔,尾音盡是哽咽,宋喜往沙發上一看,霍嘉敏坐在中間,雙手拿著麥克風,明明難受的不行,可還偏偏倔強的要繼續往下唱.

邁步走進來,宋喜在桌邊抽了紙巾,遞給泣不成聲的霍嘉敏.

霍嘉敏終是唱不下去,接過紙巾擋著雙眼,委屈的讓人心疼.

"干嘛沒事兒找虐?"宋喜嘴上說著不近人情的話,可眼神中卻滿是經曆過後的無奈與平靜.

霍嘉敏無一例外的哭了一場,待到情緒過後,她側頭看著身邊兀自的發呆的宋喜問:"你剛才干什麼去了?我還以為你走了呢."

宋喜淡淡道:"樓上有個客人心髒病犯了,幫忙看一下."

霍嘉敏眨了眨濕潤的睫毛,悶聲道:"沒事兒了吧?"

"嗯."

"那就好."

霍嘉敏說完,身體往後一仰,頹廢相盡顯.

宋喜稍一轉頭,瞥著旁邊人道:"你連個陌生人都這麼關心,能不能抽點兒精力關心關心自己?"

霍嘉敏鼻子一皺,眼看著悲從中來,宋喜見狀,搶先道:"有什麼好哭的?我就問你幾個問題,第一,你愛的人值得你愛嗎?第二,你跟他在一起之後,他是把你變得更好還是更差了?第三,你就這麼一直哭下去,是能回到從前,還是能改變現在?"

霍嘉敏被宋喜一連串的質問逼停了眼淚,微垂著視線,她到底是暗自調節呼吸,從明顯的情緒波動到漸漸回歸平靜.

十秒過後,宋喜主動開口道:"我們都還這麼年輕,何必為了不值得的人浪費時間?以前有人跟我說過一句話,如果兩個人在一起,日子變得越來越不開心,那就證明彼此找錯了人,聰明的就趕緊懸崖勒馬,免得最後落得互相記恨的下場.哭可以,但不要沉浸在過去,更不要妄想回到過去……人,總要往前看."

最後一句話,宋喜像是費了好大的勁兒才說出口,霍嘉敏抬頭看向宋喜,輕聲問:"你也被你前男友傷過嗎?"

大家都是女人,女人最了解女人,宋喜話里話外都是一副身先士卒過後的口吻,霍嘉敏也不傻.

聞言,宋喜沒抬頭,臉上也沒有任何的表情變化,只云淡風輕的說:"我也是個有故事的女同學."

霍嘉敏沒想到宋喜會在這種時刻開玩笑,猝不及防的被戳到笑點,當即沒忍住破涕為笑.

嗔怪的看著宋喜,霍嘉敏說:"別逗我,我現在心情都這樣了."

宋喜抬眼,逗趣道:"就是心情不好才要想轍開心,沒聽過苦中作樂嗎?"

霍嘉敏癟癟嘴,"我高興不起來."

宋喜說:"你就想想此時此刻,你在這邊肝腸寸斷,你前男友保不齊跟哪兒鶯鶯燕燕,醉酒笙歌呢,你哭什麼哭?要是我,一個眼淚疙瘩都不為他掉!"

這句話瞬間燃起了霍嘉敏心中的仇恨之火,只見她一口惡氣頂上來,蹙眉說道:"對!我憑什麼為他掉眼淚?他不配!"

宋喜幫腔,"不僅現在不為他掉眼淚,你以後無論是哭是笑,都跟他沒有半毛錢的關系,知道對一個人最大的報複是什麼嗎?就是以後他哭著回來找你,你也要笑著對他說,哪兒涼快上哪兒待著去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