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5章 鬼迷心竅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霍嘉敏本是趴在宋喜大腿上哭,哭著哭著,變成了側躺,宋喜也不怕被個女人占便宜,索性靠在寬大的真皮沙發上,兀自借酒消愁.

霍嘉敏悶聲道:"你給我唱首歌吧."

宋喜垂目,"我唱歌不好聽."

霍嘉敏說:"沒事兒,隨便唱."

宋喜半開玩笑半認真的道:"你不怕我唱完,你心情更不好了?"

霍嘉敏想笑卻笑不出來,吸了吸鼻子,悶聲說:"我挺得住."

宋喜掏出手機,一邊選歌一邊說:"那就別怪我'嘴下不留情’了."

連了包間中的點歌APP,宋喜很快選定了一首歌,不多時,隨著屏幕上跳出的很有年代感的 MV,非常熟悉的旋律也隨之響起.

宋喜拿起麥克風,對著屏幕上的歌詞,緩緩唱道:"你說你愛了不該愛的人,你的心中滿是傷痕,你說你犯了不該犯的錯,心中滿是悔恨……"

"早知道傷心總是難免的,你又何苦一往情深,因為愛情總是難舍難分,何必在意那一點點溫存……"

宋喜唱歌,水平的確沒有多高,僅限于不跑調兒,但她唱歌還有個與生俱來的優勢,就是特別深情,仿佛她一開口就能戳到別人心縫里.

以霍嘉敏此時此刻的心情,又怎麼抵得住這一首《夢醒時分》,剛剛憋回去的眼淚,瞬間洶湧而出,她枕著宋喜的腿,肩膀都在發顫.

宋喜心中也在隱隱抽痛,因為她比誰都明白,傷心總是難免的,在每一個夢醒時分,有些事情現在不必問,有些人,永遠都不必等.

愛了,痛了,忍住了,熬過了,最後一切都會慢慢變好的.

心中無數次的默默叨念,宋喜不僅要說服霍嘉敏,她還要說服自己,看,她現在還不是好好的?天知道當初的她比如今的霍嘉敏要慘多少倍.

喬治笙一路開車來到禁城,車子停到門口,他沒有馬上下車,因為猛然想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--他來干什麼?

不過是知道宋喜跟霍嘉敏在這兒,更明確的說,是打從他知道宋喜在這兒,他馬上就作出決定,要過來看看,可真的來了,他又突然覺得自己來的莫名其妙.

就算宋喜跟霍嘉敏在一起又能如何?他要直接推門而入嗎?不用想,他前腳進去,宋喜後腳一定走,所以他主要是來看霍嘉敏的?

思及此處,喬治笙冷俊的面孔上,難得唇角勾起,露出一抹無可奈何的自嘲笑容,他今晚八成是鬼迷心竅了.

既然來都來了,喬治笙干脆下車往里走,今天元寶在這邊招呼幾位市里的官員,聽說喬治笙來了,還以為有什麼事兒,中途出來見他.

"笙哥,怎麼了?"

喬治笙面色如常,"沒怎麼,你忙你的."

元寶是人精,很快想到喬治笙不是為公事來的,那就一定是為了私事來的,他說:"她們在樓上308."

故意沒提宋喜或者霍嘉敏的名字,這樣無論喬治笙心里想的誰,都能直接找到.

喬治笙也沒掩飾,順勢問:"就她們兩個?"

元寶應聲,淡笑著說道:"霍小姐脾氣那麼怪,沒想到跟宋喜合得來."

喬治笙不發表看法,不曉得心里想什麼.

過了片刻,喬治笙主動開口問:"你這邊招呼的怎麼樣?"

元寶回道:"放心吧,該請的都請到了,我按你說的,也去請了林棟文,他秘書說他今晚開會,我邀請他參加下個月的奠基儀式,他秘書說他下個月很忙,要出差."

喬治笙面色無異的說:"來不來看他,請不請在我們."

元寶說:"程德清沒有賣他面子,把地都給了我們,八成林書記心里正窩火呢,以後免不了給咱們甩臉子."

喬治笙唇角輕勾,打趣道:"甩臉子正常,誰讓人官兒大呢,咱們是民,哪有民不看官老爺臉色的."

說著,他眼底寒光滑過,"面子我給他,里子他要給我,要是真的丟雙小鞋過來,那可別怪我們翻臉不認人了."

元寶先是笑了笑,隨即忽然想到什麼,他看向喬治笙,聲音不大不小的道:"對了,祁丞今晚也來了."

聞言,喬治笙回以一個詢問的眼神兒.

元寶道:"經理跟我說的,祁丞來的比較早,帶了一幫人,很多都是熟面孔,也有沒見過的,看樣子像是要給誰接風.馬上醫院那邊就要動工了,我最近一直防著其他幾家搞事兒,尤其是今天我們在樓上招待市里那幫人,偏偏祁丞就選今天來,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."

喬治笙面色沉著的說:"安排人進去了嗎?"

元寶道:"嗯,安排了,經理第一時間打電話通知我,我讓他叫些機靈的進去."

喬治笙道:"不用這麼緊張,我諒他也不敢在這兒搞什麼花樣."

元寶說:"之前宋喜在商場被人跟蹤,我們也叫人嚇唬了祁丞女朋友,但祁丞一口咬定不是他,畢竟咱們也沒實錘,我擔心新仇舊怨,保不齊某些人就要在這當口鬧事兒."

喬治笙微垂著視線,他面前有一杯喝的東西,他喝了一口就沒再碰,這會兒沉吟片刻,他忽然道:"叫後廚做點兒吃的送來."

元寶眸子微挑,意外道:"你不是回老宅那邊了嘛,沒吃飯?"

想起這個喬治笙就來氣,疙瘩湯就做一碗的某人,真是天生沒有眼力見兒.

"吃不慣."喬治笙淡淡的飄了三個字出來.

聞言,元寶臉上笑容更大,帶著促狹說道:"我還以為宋喜又惹你生氣了呢."

喬治笙幽幽的瞥了他一眼,"你現在廢話好多,跟個娘們兒似的."

元寶邊往外走邊笑:"你讓其他娘們兒氣得吃不下飯,倒是拿我撒氣."

喬治笙作勢起身,嚇得元寶一溜煙的跑走了.

來到外面,元寶找人吩咐,叫後廚給喬治笙做吃的,喬治笙嘴刁,光禁城的廚師都換了好幾批了,所以但凡要端給他的東西,廚師恨不得提著腦袋做.

這邊正在交代,忽然不遠處一個侍應生快步跑來,禁城上到管事兒的下到打掃衛生的,全都經受過嚴格的訓練,在這兒別說快跑,就是快走都少見,所以元寶心底咯噔一下,頓時就反應過來,出事兒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