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4章 特別特別喜歡的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沒想到,霍嘉敏終于想通了,但她要用這種破釜沉舟沒有回頭路的方式來逼自己.

她不要這個孩子,也不要韓中,她要讓一個痛苦去提醒自己,不要再去碰另外一個痛苦.

這種方式看似是對的,但卻太過殘忍,宋喜嘎巴一下嘴,終是說:"你別沖動,孩子是大事兒,一定要想清楚."

霍嘉敏說:"我想清楚了,孩子我以後還會有,但我不想再跟他有一絲一毫的瓜葛."

宋喜一時間難以抉擇,因為站在理智的角度,她覺得這是對的,難道要給一個渣男生孩子嗎?明知道沒結果.

可讓她點頭贊同,她也做不到.

最後她只能以一個醫生的口吻,語重心長的勸道:"別在晚上做決定,也別在沖動的時候下判斷,我建議你還是回去好好想想,渣男是百分百可以不要,至于其他的,你想清楚."

霍嘉敏哭夠了,自己擦干眼淚,對著宋喜說:"我是不是給你添了很多麻煩?"

宋喜道:"還好."

霍嘉敏說:"你這人還真不說假話,客氣一下都不會."

宋喜說:"我要是說一點兒麻煩都不添,你信嗎?好假."

霍嘉敏癟了下嘴,道:"看見你好像看見喬治笙,一樣不會說好話哄人."

突然提到喬治笙,宋喜不接話了,霍嘉敏道:"我知道你是誰,上次在水木蓮門口碰到,治笙提了一嘴."

"哦."宋喜面色淡淡,心里飛快的盤算著,喬治笙提了一嘴,是提了她的身份,還是兩人現如今的關系?

正想著,身邊霍嘉敏道:"你是誰女兒我不在意,我只認你這個人,我跟你處得來,想跟你交個朋友,你想不想?"

宋喜回神看向霍嘉敏,一時忍俊不禁,"你這麼問讓我怎麼回答?難道我要說不想?"

霍嘉敏一本正經的回答:"你要不想我也不勉強."

宋喜臉上的笑容越發的明顯,"我發現你才跟喬治笙是一路人."

霍嘉敏眸子微挑.

宋喜道:"一樣的怪."

霍嘉敏撇了下嘴角,不以為意的道:"可能我身邊從小到大也沒有什麼女生朋友吧,都是一幫臭小子,說話直來直往慣了."

宋喜道:"所以你才沒女生朋友."

霍嘉敏說:"女人婆婆媽媽的,說起話來都費力."

宋喜挑眉問:"你不是女人?我不是女人?"

霍嘉敏回的理所當然:"我是出了名的婆媽,有人會嫌自己煩嗎?至于你,我覺的你不婆媽,所以我想跟你交個朋友."

宋喜覺的霍嘉敏越來越有趣,感情上像個智障,但交朋好友上卻獨有見地,真不知道該說她傻還是聰明.

二話沒說,宋喜只提起手中的黑色啤酒瓶,霍嘉敏要跟她碰瓶,宋喜提醒道:"喝飲料吧."

霍嘉敏不無感慨的說:"現在還有什麼好計較的?"

宋喜說:"不是計較,是尊重,尊重你,也尊重你肚子里面的小生命."

這句話可說壞了,霍嘉敏當即五官往起一蹙,傷心的趴在宋喜大腿上委屈大哭.

宋喜能怎麼辦?

一手拎著酒瓶子,另一手試探性的覆在霍嘉敏頭上,輕輕拍了兩下,宋喜道:"別這樣好麼?你這樣我很有負罪感…你這樣喬治笙回頭會怪我多事,他不會罵你,但保不齊會給我臉色看."

從霍嘉敏之前的話,宋喜不難聽出,喬治笙只透露了她的身份,卻並沒有透露兩人之間的夫妻關系,不然以霍嘉敏的性子,八成不可能一句都不提.

無論宋喜說什麼,霍嘉敏兀自沉浸在痛苦之中,眼淚透過牛仔褲,流到宋喜腿上,那樣灼熱的溫度.

宋喜不禁想到了沈兆易.霍嘉敏問她,有沒有特別特別喜歡的人,她當時就在心里回答了,有,怎麼沒有?

當初她不也像霍嘉敏一般,愛的轟轟烈烈,愛的肆無忌憚,仿佛全世界在她眼里,都抵不過一個沈兆易.

她愛沈兆易愛到發狂,就連宋元青的話她都不聽.

那時候的她固執的以為,所有的忠言都是杞人憂天,所有的不看好都是她跟沈兆易繼續愛下去的動力,可結果呢?

事實證明,當局者迷旁觀者清,這句話真的是真的.

虧她愛到癡迷,連看得最重的面子都不要,低聲下氣的去求他,結果……

事到如今,宋喜還是會覺得痛徹心扉,這種痛不僅僅是生理上的,還有心理上的.是沈兆易讓她明白了一個道理,愛情,當真不是求來的.

宋喜走後沒多久,喬頂祥也乏了,被送回房間休息,任麗娜借故去廚房准備水果,實則是為了讓喬治笙跟姜嘉伊多些相處的時間.

客廳沙發上,喬治笙垂著視線,眼睛一直盯著手機屏幕,不知道在跟誰發些什麼.

姜嘉伊把剝好的橘子遞過去,"很甜,你嘗嘗."

喬治笙頭都沒抬一下,淡漠的回道:"不吃."

他問了元寶,宋喜去了哪兒.

元寶馬上回他:禁城.

她去禁城了?喬治笙想到來的路上,宋喜接了個電話,還約好了晚上見,是誰?

以他對她為數不多的了解,他覺得今天宋喜剛剛去見過宋元青,應該沒什麼心情跑出去玩兒才對.

遲疑了一下,喬治笙又問元寶:她去見誰?

元寶讓喬治笙等一下,過了一分鍾,他回複說:宋喜跟霍小姐在一起.

霍嘉敏?

喬治笙更加搞不懂,她倆怎麼湊一起去了?

姜嘉伊正想跟喬治笙找話,只見喬治笙突然站起來往外走,一愣過後,姜嘉伊馬上起身.

任麗娜還在廚房磨蹭,喬治笙路過的時候,駐足說了句:"媽,我走了."

任麗娜聞聲看來,詫異的問:"要走?有事兒嗎?"

"嗯."

任麗娜出了廚房,瞥見姜嘉伊也湊過來,手里還拎著包,她說:"正好嘉伊也要走,你送她回去."

姜嘉伊馬上笑著往前迎了一步,喬治笙頭也沒回的說:"我沒時間,讓家里司機送她."

說著,他走到門口換鞋,任麗娜看了看面色尷尬的姜嘉伊,明知叫不住喬治笙,只能囑咐說:"自己開車小心點兒."

喬治笙出了老宅,上車後方向盤一打,開往禁城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