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3章 又一個天使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以姜嘉伊的心思,她覺得宋喜一定會得意忘形,乘勝追擊,誰料飯一吃完,向來在喬家不輕易開口的宋喜,竟主動出聲說:"叔叔,阿姨,謝謝招待,不好意思我還有些事兒,要先走一步了."

喬頂祥在喝茶,沒有明確表態,任麗娜很快的看了眼喬治笙,見喬治笙也沒有特別的反應,她不冷不熱的回道:"好,去吧."

宋喜拿起自己的包,利落的出了喬家四合院,她出門的時候還挺害怕的,怕再被那群大狗給圍攻,好在天黑了,狗狗們也都各回各家,各找各媽去了.

宋喜順著胡同一路往外,中途掏出手機聯系霍嘉敏,霍嘉敏很快就接了,"你忙完了?"

宋喜應聲:"嗯,你在哪兒?"

霍嘉敏道:"我在禁城."

這宋喜倒是沒想到,稍愣過後,還是詢問了具體房號,打車過去.

自打上次被喬治笙變相攆出來之後,宋喜都暗自發誓再也不來這兒了,有陰影,但沒想到這麼快又跨了這道門檻兒.

侍應生引領宋喜來到房間門口,宋喜推開房門,借著外面的光亮,她看到偌大的長沙發上,就只有霍嘉敏一個人,昏暗光線下,她身上緊身裙的顏色並不好辨認.

看到宋喜,霍嘉敏朝她揮了揮手,"來了?"

宋喜邁步往里進,看到大理石桌上擺滿的各種酒瓶,尤其是霍嘉敏手里還拎著一個,她下意識的蹙眉問道:"你喝酒了?"

霍嘉敏勾起唇角回道:"酒飲料."

宋喜說:"酒飲料也不行,帶酒精成分的都不能喝."

霍嘉敏一手覆在肚子上,笑道:"你擔心孩子?現在沒有了."

聞言,宋喜大驚失色,微瞪著眼睛,一眨不眨的看著霍嘉敏.

霍嘉敏見狀,沉默數秒後,笑著說:"逗你玩兒的."

宋喜的心情就跟坐過山車一樣,坐在沙發上,她毫不掩飾自己的情緒,蹙眉道:"這種事兒你還能開玩笑?"

霍嘉敏問:"你很在乎這個孩子嗎?"

宋喜想也不想的回答:"當然了,這是一條生命啊."

霍嘉敏臉上的笑容稍微僵住,慢慢垂下視線,她依舊維持著淡笑,輕聲說道:"我肚子里面的孩子,我在乎,我身邊的朋友在乎,就連你都在乎,偏偏他爸爸一點兒都不在乎."

宋喜見狀,心中已經明了,但嘴上又不得不問:"你跟孩子爸爸說了?"

霍嘉敏低著頭,慢半拍回道:"說了,我用你上次告訴我的話,跟他說我把孩子打掉了,你都沒看見他有多高興,明明我從他眼底都看出狂喜了,可他還偏要為難自己,說出一大堆後悔的話來."

說到此處,霍嘉敏唇角勾起嘲諷的弧度.

"他說怕我心情不好,所以找了一大幫狐朋狗友出來熱鬧,其實我看他就是為了慶祝,我才剛剛做完'手術’,他自己喝多了,竟然還讓我跟他喝,我不喝,他帶著一幫人慫恿我,氣急了我對他說了實話,我說我根本沒有把孩子打掉,你猜他說什麼?"

霍嘉敏抬起頭,看向宋喜,宋喜清楚看到霍嘉敏眼底強忍悲傷的淚水.

宋喜岔開話題道:"他說什麼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要清楚自己的心."

霍嘉敏邊笑邊流淚,"他說我耍他,當眾讓我滾,說再也不想看見我."

即便明知道不是什麼好話,但也沒想到會這樣難聽,宋喜不可抑制的眉頭一蹙,抽了紙巾遞給霍嘉敏,說:"這樣更好,免得你身邊的人磨破了嘴皮子,你還是不撞南牆不回頭,現在你知道誰好誰壞了吧?"

霍嘉敏用紙巾擋著眼睛,抽泣出聲.

宋喜跟她只有數面之緣,以前誤以為她是喬治笙的女人,所以後來還懷疑過她出軌,可上次見面,兩人聊了四個多小時,宋喜發現面前這個打扮時髦,怎麼看怎麼open的女人,其實骨子里特別的保守和固執.

不僅固執,簡直死忠,愚蠢.

"你竟然以為一廂情願的付出能感動一個渣男?"宋喜恨鐵不成鋼,明明想安慰,可話到嘴邊全是數落.

她說:"人這輩子這麼長,栽幾回在所難免,說白了這是個概率問題,但一個人要是在同一個地方,連著栽倒很多次,那我不得不說,是眼神兒有問題,還是智商有問題?"

霍嘉敏哭得越發傷心,宋喜蹙眉,似是不大耐煩的說道:"行了,你還好意思哭,最應該哭的人是你爸媽,是你身邊關心你的朋友,連我這個半生不熟的人都替你不值,我不知道你哪兒來的自信能感化你男朋友,你以為你是天使啊?"

最後一句脫口而出,宋喜猛然想到喬治笙.

你心地那麼善良,不應該做白衣天使,應該直接做天使……這是喬治笙對她說的原話.

一想到喬治笙,宋喜心中五味雜陳,連教導霍嘉敏的心情都沒了大半.

霍嘉敏自己哭夠了,擦了擦眼睛,看著宋喜,悶聲問:"你沒遇到過特別特別喜歡的人嗎?"

宋喜開了一瓶桌上的啤酒,沒有倒在杯子里面,她直接拿起來灌了幾口,隨即回道:"誰沒青春年少過?"

霍嘉敏哭笑不得,"你才多大?"

說的跟現在七老八十了一樣.

宋喜說:"你別轉移話題,現在說的是你,我不怕跟你說難聽話,我覺的臉比愛重要,如果喜歡一個人連面子都不要了,你還指望對方會給你臉?他連臉都不給你,你還指望他能給你愛?"

宋喜的話又戳了霍嘉敏的心窩子,霍嘉敏突然失聲痛哭,宋喜別開視線,漂亮的臉上表情晦暗不明,舉起手中啤酒,她仰頭灌下.

霍嘉敏又哭了一場,待到情緒過後,她拿起瓶子欲喝,宋喜伸手攔住,"你別自己心情不好就拿孩子撒氣,他招誰惹誰了?"

霍嘉敏深吸一口氣,撫摸著肚子,努力微笑著回道:"這個孩子,我不要了."

聞言,宋喜眉頭驟然蹙起.

霍嘉敏說:"你別罵我,我不要孩子,不是因為要跟韓中在一起,而是以後都不跟他在一起."

悲傷洶湧而來,霍嘉敏再也笑不出來,她哭著道:"你說得對,如果我愛的人用愛傷我,那我只能再也不愛他,我讓他這輩子都傷不了我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