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1章 自討沒趣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如果喬治笙知道宋喜心里想什麼,八成率先氣死的人會是他.

可偏偏他猜不透,所以才會一時心軟,顧及她的感受.

左右頭已經扭過來了,喬治笙看著宋喜,面無表情的說:"站那麼遠干什麼,把輪椅推走."

宋喜後知後覺,邁步上前.

待她走到他身旁,喬治笙很低的說了一句:"一點兒眼力見兒都沒有."

宋喜垂著視線,偷著翻白眼兒;姜嘉伊暗地里嫉恨;任麗娜看向宋喜,不咸不淡的說:"就放那兒吧,待會兒有人收拾."

乍一看看去,宋喜就像是落入繼母家的灰姑娘,整個喬家就沒有人待見她,當然她也沒有get到喬治笙的'一片苦心’,只當他順水推舟,想要懲罰她的強嫁.

宋喜早就知道,這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,她敢與虎謀皮,就要忍著老虎時不時的臭脾氣.

這整個過程不過十幾二十秒鍾,但在場的每個人皆是心思各異,除了喬頂祥,他像是年紀太大,已經注意不到或者說是沒精力去管這些事兒,自始至終沒有攙言.

宋喜不由得想到外界對于喬頂祥的評價,簡直要把他說成是當年夜城一手遮天的人物,還說他夜夜當新郎,任麗娜就是他第三任妻子,這還不算那些沒名沒分的,只是面對眼下這樣一個和藹沒有殺傷力的老人,不免讓人感慨,梟雄暮年,尚可飯否?

說到吃飯,任麗娜坐在喬頂祥身側,依舊親昵的挽著他的手臂,笑著道:"今天的菜都是嘉伊做的,我上次說你喜歡吃佛跳牆,嘉伊下午一早就來了,忙里忙外,光這一道菜就燉了四個多小時."

喬頂祥略略點頭,倒也沒說什麼.

姜嘉伊立在一旁,乖巧的接道:"任阿姨您別客氣,只要喬叔叔喜歡就好."

任麗娜抬頭看向姜嘉伊,滿臉婆婆看准兒媳般的慈善笑容.

姜嘉伊道:"那你們先聊聊天,我去廚房看看,馬上就好."

臨走之前,她還溫和的對宋喜說:"坐啊,別站著了."

宋喜不言語,內心一萬個想奪門而逃的沖動,她是做了什麼缺德事兒了,老天爺非要讓她忍受這種惡心人的尷尬.

說話間喬治笙已經在對面沙發上落座,宋喜也不好一個人站著,不然她成什麼了?喬家的丫鬟?

在喬治笙身邊隔著兩人的位置處落座,宋喜開始默背《出師表》,想當年她一路跳讀,數理化對她而言毫無壓力,英語也還好,唯一有些頭疼的就是語文中的文言文,那一句句繞到舌頭打轉的話,她真想給翻譯成現代話說出來.

她認真的出神,沙發對面的任麗娜在剝桔子,喬頂祥忽然開口說:"醫院方面,准備什麼時候動工?"

喬治笙道:"下月六號,還有一個禮拜."

喬頂祥應了一聲:"我就不去了,到時候你幾個叔叔的孩子會過去."

喬治笙說:"小姑前天打電話給我,說她會回來."

喬頂祥沉默半晌,隨後道:"你招呼他們吧."

宋喜本無意聽別人嘮家常,關鍵一句醫院,瞬間吸引了她的注意力,她剛還納悶什麼醫院方面,不過很快便想起來,喬治笙特地去岄州找程德清,不就是為了占地開醫院嘛.

這才一個多月,竟然要動工了?

正想著,姜嘉伊跟保姆端著盤子從廚房方向走來,前者嘴里還不外的叨念著:"開飯了,快來吃飯吧."

十足的喬家人派頭.

任麗娜馬上回應:"嘉伊,你快坐下歇著吧,忙了一下午了,有人端."

姜嘉伊笑著回道:"沒事任阿姨,我也閑不住,幫幫忙."

喬治笙跟任麗娜負責攙扶喬頂祥,宋喜站在一旁,兩頭都幫不上,她不是沒有眼力見兒,只是沒身份,沒資格.

喬治笙看都沒看宋喜,在經過她身旁的時候,低聲說了句:"去幫忙."

宋喜往廚房方向走,任麗娜對喬治笙道:"同樣都是當官兒家庭出來的,她比人家嘉伊多什麼了?頭不抬眼不睜的,還要別人把飯菜端到她面前來?"

任麗娜擺明了沒顧忌宋喜,甚至就是故意要她聽見.

宋喜腳步沒有停頓,唇角卻勾起一抹淡淡的輕嘲.

她走遠之後,喬治笙扶著喬頂祥坐好,然後面色淡淡的說道:"誰讓你把姜嘉伊叫來了?"

任麗娜滿眼嫌棄和不甘的回道:"我就是要讓她知難而退,別以為拿個雞毛就可以當令箭了,當咱們家是想進就進的?"

喬治笙還是那副不冷不熱的模樣,口吻也不變,淡淡說道:"你叫個人來演賢妻良母,就別怪別人把她當保姆使喚."

任麗娜聞言,嗔怒著瞪了眼喬治笙,但也拿他沒轍.

廚房,宋喜才剛剛走進去,原本正指揮廚師給佛跳牆下蒸鍋的姜嘉伊,馬上轉頭看著她道:"你來干什麼?"

宋喜看都不看她一眼,只對著個喬家的傭人說:"我來端菜."

姜嘉伊說:"來的正好,你把這個端過去."

廚師墊著隔熱手套將一大盅佛跳牆搬下蒸鍋,姜嘉伊站在旁邊,一副指使人的態度.

宋喜懶得搭理她,走過去拿了兩盤其他菜,轉身往外走.

餐桌上,喬頂祥坐在主位,任麗娜坐在她右下手邊,喬治笙坐在左下手邊,宋喜端著盤子過去,還沒等放穩,任麗娜已經出聲,輕蹙著眉頭說道:"糖醋肉放治笙這邊,他喜歡吃什麼你不知道嗎?"

沒轍,宋喜只能稍一用力,再把盤子提起來,擺在喬治笙面前.

她另一手端著的是可樂雞翅,心想這也是喬治笙喜歡吃的,略微一頓,她欲把這道菜也擺在喬治笙面前,盤子剛放下,只聽得身後傳來,"治笙,你別動,小心燙."

宋喜轉頭,看到姜嘉伊戴著隔熱手套,端著偌大的湯盅走過來,長桌這麼多的位置,她偏要往菜都擺好的位置走.

那湯盅不輕,姜嘉伊一路端來,手臂都在輕輕發抖,這會兒眼看著就要放下,桌上卻都是盤子,宋喜愣了一下之後,馬上伸手想挪一個位置出來,可就在這時,姜嘉伊端不住了,湯盅往下一沉.

宋喜的手就在湯盅正下方,這若是壓上去,能燙掉她一層皮,電光火石之間,喬治笙用力一拉宋喜,她一個趔趄,胯骨撞在他的椅背上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