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0章 上次偶然,這次故意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但最後喬治笙還是什麼都沒說,因為喬家規矩嚴,甭管這兒媳婦是因為什麼娶的,總之每月的月末,帶回家吃飯是板上釘釘的事兒.

兩人一路無言,直到車子停到四合院門口,喬治笙跟宋喜各自提著自己准備的東西,邁步往里進.

剛跨過四合院門檻兒的時候,宋喜就隱約覺著不大對勁兒,空氣中似乎飄蕩著一股不是人身上散發的味道.

果不其然,她才剛剛側頭往旁邊看,只見右側院的牆邊小路,忽然閃過一抹黃黑色的身影,那是一條近一米高的德國黑背,俗稱狼犬,它撒開四爪,呼嘯著朝宋喜的方向奔來,關鍵它還不是孤身一狗,身後還跟著最少六七條.

一群大狼狗朝著宋喜撲來,是真的跳起來往她身上撲,饒是宋喜一個平時不怕狗的人,此時也難免嚇的花容失色,驚叫著往喬治笙身邊躲.

她轉身背對狗,一頭紮到喬治笙懷里,這種時候就別想什麼投懷送抱和趁火打劫了,保命要緊.

喬治笙抬起手臂,撲過來的大狗兩只前爪順勢搭在他手臂上,棕色的瞳孔中帶著明顯的興奮和希冀,搖晃著大尾巴,伸著舌頭要去舔喬治笙.

喬治笙被一群狗圍住,但也不是每只狗都敢往他身上撲,不過眼下的畫面特別搞笑,他跟立起來的大狗之間,還夾著一個宋喜,宋喜只聽到耳邊呼哧呼哧喘氣的聲音,她腦門貼著喬治笙的左肩膀,嚇得眉頭緊蹙,眼睛緊閉.

喬治笙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大狗的頭,眼中帶著溫和的神情,幾秒之後,他手臂往前一送,說:"去吧."

大狗通人性,馬上跳下去站在一旁,揚著頭搖尾巴.

喬治笙視線微垂,睨著下巴處的黑色頭顱,低沉著聲音說:"便宜占夠了嗎?"

宋喜一動沒動,先緩緩睜開眼睛,入眼的是他身上的黑色襯衫,她眼睛大,余光瞥見大狗都圍在不遠處,但卻沒有進一步的動作,慢慢抬起頭,她左右一看,隨即很輕的喘了口氣,心髒病都要嚇犯了.

兩人正跟門口處面對面,距離很近的站著,對面主房房門打開,是喬家的保姆,看到喬治笙跟宋喜,馬上打招呼,迎接他們進去.

喬治笙抬腳往前走,宋喜一刻不停留,緊隨其後,一幫大狗就圍在兩人身邊,與其說是保護,不如說讓宋喜感覺危機四伏.

喬家的狗都敢欺負她.

每次來喬家,宋喜的心情都無比沉重,比一個月一次的大姨媽還心煩.

上次來偶遇姜嘉伊,宋喜以為這次不會再這麼巧,誰料兩人才走到門口,出來迎接的人正是姜嘉伊.

如果說上次是偶遇,那麼這一次,擺明了就是刻意為之.

宋喜猜姜嘉伊不會每天長在喬家,這回十有八九是任麗娜故意把她給叫來的,目的為何,再明顯不過,她這個名義上的婆婆真是討厭她到極處,勝過喬治笙對她的排斥,一心想要告訴她,別以為有了張結婚證就真是喬家的兒媳婦.

同樣的地點,同樣的人,姜嘉伊跟宋喜四目相對,眸子一挑,不知是真驚訝還是假裝的,開口便道:"這麼巧,你又來了?"

宋喜看任麗娜不在,面無表情的回了句:"早知道你在,我就不來了."

姜嘉伊沒想到宋喜當著喬治笙的面兒,說話還是這麼沖,她當即看了看喬治笙的臉色,喬治笙只是低頭換鞋,像是沒聽見一樣.

姜嘉伊看著宋喜明顯發紅的眼睛,又是一番嘲諷,"你眼睛怎麼了,哭了嗎?不會是被狗嚇的吧?"

宋喜今兒心情不好,本就不想來演戲,來了又好死不死的撞見姜嘉伊,粉唇開啟,她低聲回道:"我不想跟你說話,麻煩你別沒話找話."

姜嘉伊連著被宋喜懟了兩回,自是忍不下,她轉而看向喬治笙,委屈的道:"治笙你看她,我招她惹她了?"

喬治笙面不改色,不冷不熱的回道:"你就這麼想跟她說話?"

"……"姜嘉伊喉嚨一哽,差點兒背過氣去.

宋喜慣會察言觀色,上次她就發現了,任麗娜待見姜嘉伊,但不代表喬治笙也跟著買賬,他這人就這點好,看不上誰是真的不慣著,能懟得人一口老血把自己給嗆死.

忍不住露出一抹淡淡的嘲諷,宋喜把東西放在門邊,隨著喬治笙一同往里走.

姜嘉伊敢怒不敢言,她倒不是生喬治笙的氣,只是氣宋喜狐假虎威,狗仗人勢.

宋喜剛走到客廳,聽到左邊有動靜,聞聲望去,見是任麗娜推著輪椅,慢慢的往這邊走.

任麗娜今年才四十七歲,本就是大美人,加之養尊處優,保養得當,所以看起來分外年輕;可輪椅上的喬頂祥今年已經已經七十八歲了,再怎麼裝扮保養,也是個耄耋之年的老人,兩人出現在一起,別說沒人會往夫妻的方向想,就算說是父女,都顯得年紀差太大.

姜嘉伊本是站在宋喜後頭,忽然就迎上前去,笑著叫道:"任阿姨,喬叔叔."

任麗娜抬起頭,朝著姜嘉伊微笑,喬頂祥滿是褶皺的臉上,也帶著淡淡笑容,略微頷首示意.

任麗娜的視線越過姜嘉伊往後看,像是看不見宋喜,她只跟喬治笙講話,喬治笙邁步上前,接替任麗娜推著喬頂祥去客廳沙發處.

喬頂祥年紀大了,近些年又疾病纏身,身體大不如前,不是不能走動,只是乏了,不願意動.

喬治笙將他從輪椅上攙扶起來,任麗娜在另一側扶持,姜嘉伊湊上前欲幫忙,喬治笙頭也不抬的說道:"不用."

他說話從來不是客氣和商量,更像是命令,姜嘉伊手都伸出去了,到底是沒敢扶.

任麗娜從旁笑著打岔,"不用你上手,治笙一個人就行."

宋喜站在四人身後不遠處,無一例外的格格不入,其實除去對姜嘉伊的個人偏見,她覺著這樣的一家四口還是不錯的,姜嘉伊家里面有權有勢,配喬治笙不說門當戶對,但也差不了多少.

如果沒有自己,人家其樂融融的多好?

哎,老天爺偏愛跟人開這種玩笑,搞得每個人心里都不舒坦.

喬治笙覺著有人在看他,突然間一回頭,他跟宋喜目光相對,宋喜下意識的別開,喬治笙想,她一個人被晾在那里半天了,擱著誰,誰心里都不會好受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