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9章 生活豈能盡如人意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臨近月末的幾天,宋喜忙到腳打後腦勺,先是心外好幾個醫生送上來的患者資料,手術費用低到離譜,細看之下不難發現,醫生沒有給患者開術後藥,或者開的都是現有藥品中價格最低的.

宋喜又不是傻子,大家這麼做為什麼,所有人都心知肚明,任爽為什麼走的?還不是因為報價太高,得罪了宋喜?

可宋喜又不能挨個解釋,其實只要在合理范圍之內,她絕對不會難為大家.

如今別說心外,就是其他科室的人見到宋喜,也跟丫鬟見到主子似的,生怕稍有得罪就被貶出宮.

說是人人自危,如履薄冰,也不過如此.

這還只是其一.其二,韓春萌家里出事兒了,她媽給她打電話,說是她爸出車禍住院,韓春萌趕緊請假趕回老家,宋喜是第一時間知道的,隨後又打給了顧東旭,兩人本想陪韓春萌一起回去,韓春萌固執著說不用.

沒轍,宋喜跟顧東旭只能打了五萬塊錢給韓春萌.

韓春萌是到了機場才看到卡里面突然多了五萬塊,她立即打給宋喜,問是怎麼回事兒.

宋喜說:"叔叔住院一定需要錢,你先回去看看,不夠隨時給我們打電話."

韓春萌說:"不用……"

宋喜打斷,"又不是給你的,你磨嘰什麼,人沒事兒就最好,其他的都不是問題,你別摳摳搜搜的,讓家里人著急上火,我跟東旭又不缺錢,你跟我們還客氣什麼?"

韓春萌是家里老大,下面還有一弟一妹,都在讀書,家里日子不說過的緊巴,但也絕對不寬裕.

宋喜話才說到一半,韓春萌舌頭下面就酸了,等到宋喜說完,韓春萌暗自深呼吸,平穩著回道:"行,那我拿著了."

韓春萌走後的隔天,宋喜去看宋元青,這回她也不顧及許多,大包小攬帶了好多東西過去.

還是上次那樣的房間,只不過這回再見面,宋元青穿著一身囚服,就算洗的再乾淨,熨燙的再筆挺,也還是囚服.

宋喜近乎強迫性的勾起唇角,笑著過去擁抱他,她能給自己最大的縱容,就是笑著掉眼淚.

宋元青仔細的打量宋喜,然後道:"是不是比上次又瘦了?"

宋喜回道:"沒有,我每天按時吃飯,吃的好睡的好,一斤沒瘦,倒是你,你不能再瘦了,是不是有人難為你了?"

宋元青淡笑著說:"誰會難為我?我以前也是太胖了,瘦一點兒健康."

父女兩個坐下來,面對面聊天,宋喜把她帶來的東西放到桌子上,一樣一樣的展示給宋元青看.

普通的探視時間只有半小時,因為是喬治笙找的關系,所以他們今天有一整個小時的時間.

許是職業習慣,以前就是宋喜叨叨宋元青,不讓他抽煙,不讓他多喝酒,不喜歡他太多應酬,現在也一樣,囑咐他怎麼養生,每天在什麼時間喝茶,什麼時間不能喝……

宋元青自始至終像個聽話的小學生,只時不時的點頭,大多數的時候,他都是近乎戀戀不舍的看著宋喜,仿佛要把她的每一個小表情都記在心里.

好不容易等宋喜叨叨完了,宋元青微笑著問:"最近在外面挺好的?"

宋喜笑著回道:"好啊,一想到國家終于給你放假了,還有地方提前給你養老,我再也不用惦記你出去應酬,心情別提多舒暢."

宋元青唇角勾起的弧度變大,"你能這麼想,爸就放心了,我最怕你想不開."

宋喜握著宋元青的手,眼眶憋到通紅,她微垂著視線,輕聲說道:"爸,你自己照顧好身體,在里面有任何事情,千萬要跟我說,不要瞞我,你相信我,我不僅會照顧好自己,我也一定會幫到你."

宋元青輕輕點頭,然後問:"他對你怎麼樣?"

這個'他’,指的是喬治笙,宋喜自然明白,她微笑著回道:"嗯,他對我挺好的,我有任何要求他都會滿足,還是他勸我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."

宋元青聞言,眼底很快的閃過一抹什麼,隨即淡笑著點頭,"那就好."

一個小時的時間,宋喜以為會很長,但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,待到工作人員進門提醒之際,宋喜想到下次再見面,就是一個月後,頓時心如刀絞,眼眶灼熱.

強忍著告別了宋元青,等到出門之後,宋喜免不了又是痛哭一場.有些話騙人騙己,只為了大家都能撐的心安理得一些,不然要怎麼平靜的接受七年牢獄之災?

眼淚還沒等干,宋喜又接到喬治笙打來的電話,她盯著屏幕擦眼淚,深吸一口氣,劃開接通鍵,"喂."

喬治笙道:"見完你爸了吧?"

宋喜略微一頓,還是'嗯’了一聲.

他說:"在哪兒?我去接你."

宋喜問:"有事兒嗎?"

喬治笙言簡意賅,"今天月末."

月末,宋喜幾乎條件反射的想到,月末是她例行公事陪喬治笙回他爸媽家的日子.

可她現在這副模樣和糟爛的心情,是真的不想去.

宋喜問:"我能不去嗎?"

喬治笙不帶任何情緒的回答:"不能."

半小時後,喬治笙開車停到宋喜所站的路邊,宋喜手里拎滿了禮盒,都是這半小時之內在附近買的.

把禮品放到後座,宋喜拉開副駕車門坐進去,她眼睛是紅的,不願意讓喬治笙看到,所以通程低著頭.

喬治笙也無意跟她講話,所以上車後的十幾分鍾,車內針落聞聲.

半路上,宋喜手機響起,她掏出來一看,屏幕上顯示著霍嘉敏三個字.

宋喜略有意外,還是接通了.

手機中傳來霍嘉敏的聲音:"宋喜,你現在忙嗎?"

宋喜余光瞥見身旁開車的喬治笙,不答反問:"你怎麼了?"

霍嘉敏聲音很低落,"我心情不大好,能去找你聊聊天嗎?"

宋喜道:"我這邊現在有些事兒,我晚點兒打給你,我們出來坐坐,我陪你聊天."

霍嘉敏應聲:"好,那你先忙吧."

宋喜掛斷電話,手機拿在手里,因為剛見過宋元青,所以心情低落,整個人都蔫蔫的.

喬治笙見狀,有那麼一瞬間的沖動,想要停車讓她下去,她這副不情不願的樣子,活像是他逼良為娼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