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7章 他們才是一路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霍嘉敏說:"人啊,又不是東西,我愛他也不是我說了算,是心說了算,我能怎麼辦?"

宋喜明豔的面孔上,眼神清澈無比,就像是兩汪清潭,細看下仿佛噙著冬日里的冰水,冷到了骨子里.

粉唇輕啟,她不帶任何情緒的回道:"越是愛一個人,越是不能迷失自己,別人對我好,我百倍千倍回報;但別人要是以愛之名傷我,那我就再也不愛他,我讓他永遠都傷不到我分毫."

有些話的力度未必要擲地有聲的讀出來才夠震撼,就如宋喜此時的表情和云淡風輕的語氣,同樣能夠直戳霍嘉敏的心房.

這是霍嘉敏第一次坐下,跟宋喜面對面的聊天,她們彼此不熟,甚至陌生,她們性格也完全不同,因此霍嘉敏才會刹那間覺的,從宋喜身上散發出的氣場太過凌人,讓她想到一個人……喬治笙.

喬治笙是那種乍看就很冷的人,而宋喜是看起來很好接觸,但偶爾一個瞬間,比如涉及她內心的寒冰帶,她就會渾身散發寒意,讓人無比清醒.

之前霍嘉敏還頭腦發熱,眼下好像被一盆冷水兜頭澆下,簡直提神醒腦.

兩人同樣一言不發,過程長達十幾秒,最後還是霍嘉敏主動開了口,她輕聲說:"你是什麼星座啊?"

宋喜回道:"獅子."

霍嘉敏也學著宋喜先前的口吻,"你是獅子座,怪不得呢,氣場強大."

宋喜黑曜石般的瞳孔轉了轉,道:"你不是在轉移話題吧?"

霍嘉敏'咳’了一聲:"很明顯嗎?"

這回輪到宋喜沒忍住,唇角一勾,本就漂亮的臉上像是開出了一朵桃花.

霍嘉敏跟著樂,兩個原本趕鴨子上架的陌生人,就這麼不知不覺中拉近了距離.

喬治笙推開咖啡店門走進來的時候,一眼就看到坐在角落處的宋喜跟霍嘉敏,兩人不知說到什麼事兒,頻頻點頭,一副英雄所見略同的模樣.

宋喜坐在面朝門口的方向,因此喬治笙走來,她比霍嘉敏先看到.

霍嘉敏順著宋喜的視線往後看,看見喬治笙,她如常打招呼,"你怎麼來了?"

喬治笙往她身邊的沙發處一坐,俊美面孔上表情淡淡,出聲說:"喝東西."

鬼才相信,霍嘉敏側頭看了眼宋喜,宋喜很有眼力見的站起身,主動說道:"那你們先聊,我還有些事兒,先走一步."

霍嘉敏也跟著起身,"欸……"

宋喜已經拿起包,邊走邊微笑,"改天約."

喬治笙前腳一來,宋喜馬上一溜煙的跑走了,霍嘉敏看著宋喜快步走出咖啡廳,她落座之後,側頭瞥著喬治笙說:"你怎麼人家了?看給她嚇的."

喬治笙不答反問:"想通了?"

霍嘉敏一愣,隨即別開視線,低頭把玩著面前的咖啡杯.

兩人坐了一會兒,霍嘉敏輕聲說道:"你很愛很愛一個人,舍得把她從心上挖掉嗎?"

喬治笙面無表情,低沉著聲音回道:"有什麼不舍得?甯可整顆心扔了,也不能讓別人為所欲為."

霍嘉敏聞言,忽然勾起唇角,輕笑著道:"一模一樣的原話,宋喜也是這麼說,我覺的你跟她更像是一路人,怎麼你們不能當朋友?"

喬治笙不語,咖啡廳光線昏暗,他臉上的表情也是晦暗不明.

……

宋喜回到翠城山,不像往常一樣慢悠悠的往樓上走,而是一路小跑著奔上三樓,房門打開,她摸到牆邊開關,室內大亮,她一邊往里走,一邊軟綿綿的叫道:"七喜,可樂."

兩只貓正趴在她床上,可樂是綠色瞳孔,七喜是天藍色瞳孔,兩雙彩色的寶石直盯著她看,宋喜湊過去,一手摸著一只的頭,親昵的跟它們打招呼.

拍了一些它們的照片,宋喜給韓春萌發過去,韓春萌發了語音過來,問:"你今天怎麼突然走了?什麼事兒?"

宋喜回道:"婦產科那邊有個熟人,今天陪她出去辦事兒."

韓春萌道:"七喜跟可樂真愜意,我一看它們一臉享受,就知道小日子過的滋潤."

宋喜笑說:"那是,好吃好喝供著."

韓春萌問:"它們有沒有想我?"

宋喜說:"完全沒有,倆沒心沒肺的."

韓春萌說:"切,說的我都不想把它們接回來了,要不就擱你那兒養著吧."

宋喜道:"行啊,你就在東旭那邊住,他也不好意思收你房租,那你以後每個月可松快多了."

韓春萌說:"可得了吧,我在他這里住算怎麼回事兒?萬一他哪天又處了女朋友,人家倆豈不是有家都不能回?"

宋喜打趣道:"怕什麼,你是婆家人,正好幫他把把關."

韓春萌嘲諷說:"丫現在還沒回來呢,不知道又上哪兒浪去了."

宋喜橫躺在床尾,一邊跟韓春萌閑侃,一邊擼貓,她完全沒聽到外面有什麼動靜,關鍵也沒想到喬治笙會上三樓,所以突然聽到敲門聲,那驚嚇程度不亞于午夜凶鈴,嚇得宋喜一個激靈,翻身坐起,明知故問:"誰啊?"

"我."

聲音很近,就在門口,是喬治笙.

宋喜趕緊下床,看了眼床上的兩只貓,當機立斷,被子一掀,把它們罩上,然後快步往門邊走.

人最不能做賊心虛,宋喜開門只開了半條縫,透過縫隙,她抬眼看著門外的喬治笙,問:"找我有事兒?"

喬治笙一眼將宋喜從頭打量到腳,她分明是緊張心虛,門都不敢打開.

從不大的門縫中,他看到她衣著完整,不曉得她在藏什麼,難不成屋里藏人了?

薄唇開啟,他出聲說:"給你的."

說著,他抬起手,宋喜這才看到他手里拎著個袋子.

美眸露出詫色,宋喜頓了一下才又稍微打開一絲房門,伸手接過,是外賣袋子.

她正暗歎太陽打西邊出來了,喬治笙竟然會給她買吃的?

喬治笙說:"嘉敏買的,說你一直陪她聊天,沒吃晚飯."

宋喜'哦’了一聲,說不出是意料之外還是意料之中,"謝謝."

收了東西,她作勢關門,喬治笙道:"你之前打電話,不是有事兒要說嗎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