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5章 被他打臉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兩人閑聊了幾句,霍嘉敏主動說:"剛剛的醫生不讓我做手術,說我有心髒病史,要心外的醫生開證明才給我做,正好你來了,你幫我開個證明吧."

宋喜心驚肉跳,喬治笙要這個孩子,她敢隨便開證明就給流了?

想來想去,宋喜佯裝例循公事的問道:"冒昧的問一句,你為什麼不想要這個孩子?"

霍嘉敏墨鏡下的視線微垂,沉默三四秒,唇瓣開啟,淡淡道:"意外懷孕,還沒做好當媽的准備."

宋喜說:"那孩子爸爸呢?你要知道,懷孕生孩子不僅僅是女方一個人的事兒,這是你們的共同'財產’,需要你們兩個人達成共識."

霍嘉敏依舊是那副略顯冷淡的口吻,說:"孩子爸爸也同意做手術."

宋喜心中補了句:撒謊!

但她嘴上又不能這麼說,只能好聲好氣的勸道:"年輕人說話做事都愛一時沖動,尤其是心情不好的時候,說實話,上次我看你男朋友大半夜的送你過來,他真的特別擔心你,我一個陌生人都看出他是真的特別在乎你,他這麼喜歡你,又怎麼會同意不要孩子?"

霍嘉敏隔著墨鏡看著宋喜,忽然唇角一勾,淡笑著說:"醫生,你誤會了."

宋喜一臉茫然.

霍嘉敏道:"上次送我來的,你說是一身黑,長得很帥的男人?"

宋喜點點頭.

霍嘉敏道:"他是我朋友,不是我男朋友."

宋喜聞言,直接震驚到控制不住表情,就連唇瓣都輕輕開啟.

霍嘉敏意外的問:"醫生,你這麼驚訝干什麼?"

宋喜能不驚訝嘛,她一直都以為……

費了好大的勁兒才收回震驚的模樣,宋喜哭笑不得,唯有說:"不好意思,是我搞錯了."

霍嘉敏微笑,"沒關系."

說罷,她緊接著提了口氣,"醫生,你不用多問了,我都想好了,我是自願做流產手術,你們院里沒要求必須要給個合情合理的理由吧?如果你們不能做,趁早說,我換個地方."

宋喜心底著急,嘴上說著:"做手術之前還要檢查一下,看你適不適合全麻,還有你的心髒問題,都要注意,你先別急."

說話間,宋喜手機響起,她低頭一看,是喬治笙打來的,說了聲不好意思,她趕緊出門去接.

"喂."宋喜把手機貼在耳邊.

喬治笙的聲音打里面傳來,"她還在你們那兒嗎?"

宋喜應聲:"在,我剛才正跟她說話,她決定好非要做手術,我們醫護人員不能拖她太久,你趕緊來吧,或者給她打電話再說說."

喬治笙道:"我不在夜城,她手機關機,你拖著她,我四個小時之後回去."

宋喜眉頭一蹙,心中一萬頭草泥馬逆行奔過.

強忍著吐槽,宋喜壓低聲音道:"別說四個小時,就是十四分鍾我都未必拖得住,她說他男朋友也同意她做手術."

頓了頓,她終是忍不住問:"你不是她男朋友嗎?"

這是一句來自靈魂深處的疑問.

喬治笙沉聲回道:"誰說我是她男朋友?"

宋喜仿佛聽到了啪啪兩聲打臉的動靜,她這種人就是不跳黃河心不死,明明霍嘉敏已經說過了,可她偏不信,非要被喬治笙打臉才能清醒.

然而她還有一問:"她跟她男朋友都同意不要孩子,你為什麼非攔著不讓?"

喬治笙說:"這不用你管."

宋喜也是有脾氣的人,當即回道:"那不好意思,我勸不住."

喬治笙那頭沉默,宋喜都怕他一時惱怒,把火撒到她頭上.

電話里面靜了一會兒,喬治笙的聲音傳來,"她所托非人,沒必要拉著孩子受罪,你攔著她,撐四個小時,等我回去就不用你管了."

……

等到宋喜再回房間的時候,霍嘉敏已經起身准備走了,宋喜趕忙問道:"你去哪兒?"

霍嘉敏說:"你們這里這麼忙,我就不在這兒做了."

宋喜腦子飛快的旋轉,一門心思想著,到底用什麼辦法才能拖住霍嘉敏,然而現實不會給她坐下來,喝著水嗑著瓜子仔細琢磨的功夫,僅僅三秒鍾的時間,她腦海中忽然蹦出一幅畫面.

上次她跟韓春萌去逛街,曾看見過霍嘉敏挽著一個帥氣男人.

宋喜顧不得那麼多,當即開口說道:"我見過你男朋友,他挺高的,單眼皮是吧?"

霍嘉敏果然露出詫色,不答反問:"你認識韓中?"

甭管韓中還是陳中,宋喜含糊著先應下,"我想跟你聊聊你男朋友,你現在有空嗎?"

霍嘉敏狐疑著,模棱兩可,宋喜一看霍嘉敏就知道她特別在意她男朋友,果然,最後霍嘉敏還是被宋喜給騙出了醫院.

宋喜覺著自己特像個坑蒙拐騙的人口販子,把霍嘉敏帶到前後左右都沒有醫院的地兒,兩人找了家咖啡店坐下,霍嘉敏問宋喜,"你要跟我聊什麼?"

宋喜故意身子往後一靠,賣起了關子,不答反問:"你覺得韓中愛你嗎?"

此話一出,霍嘉敏明顯的表情一變.

沉默半晌,她出聲回道:"你跟韓中是什麼關系?"

宋喜說:"你先別管我跟他是什麼關系,我保證對你沒敵意,就是想跟你像朋友一樣的聊聊天."

霍嘉敏別開視線,沉默不語.

其實宋喜根本不認識什麼韓中,她對霍嘉敏男友的信息,僅來自于喬治笙的一句話:所托非人.

一個男人對朋友的男朋友是這樣的評價,那十有八九就是對方身上出了不小的問題,如今霍嘉敏又沉默不言,更加確定了宋喜心中的猜想.

宋喜等了半天不見霍嘉敏回答,她主動開口說:"我們上學的時候,開過一門叫心理醫療的課,很多人都覺的看心理醫生就是心理有病,其實現代人心里都有鬼,誰敢說自己沒病?我也難得偷跑出來開小差,你要是信得過我,你就跟我聊聊,也許我能幫到你,如果你覺的我說的不靠譜,大不了你不聽就是了."

宋喜這是死馬當活馬醫,喬治笙給她下了死命令,必須拖上四小時,她都想好了,實在不行就抱著霍嘉敏的大腿,死活不讓她走.

霍嘉敏看外表時髦前衛,但內心卻很是單純,也許是宋喜長得好看招人喜歡吧,她並不排斥,沉默半晌後,開口回道:"他愛我,但沒我愛他多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