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4章 緊急事件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計程車停在別墅大門口,宋喜掏包給錢的時候,司機打量豪華別墅,笑著問了句:"這是你家嗎?"

宋喜笑的略微有些尷尬,回道:"朋友家."

司機點點頭,"慢走."

宋喜應聲,自己先下車,然後把大袋貓糧拿下來,隨後是兩大袋的罐頭跟零食.

貓爬架被顧東旭拆成了兩段,一段一米,橫放在車後座,宋喜彎腰去拿,忽然聽到身後傳來男人的聲音:"宋小姐,我們幫你吧?"

宋喜扭頭一看,身後站著個臉有些熟的男人,她想了幾秒恍然大悟,就是那天送她去醫院的.

一輛私家車停靠在不遠處,兩個男人站在宋喜左側,隨時等候幫忙,宋喜往旁邊退了退,微笑著道:"那麻煩你們了."

"不麻煩."

兩個大男人動起手來就方便很多,一個拿貓爬架,另一個拿貓糧跟罐頭.

宋喜掏出別墅鑰匙,跟著他們一起往里走,從大門口到門口還有個花園,幾十米的路程,宋喜走著走著,忽然半開玩笑半認真的口吻問道:"你們看見我帶貓回來了吧?"

面熟的男人看了眼宋喜,隨即點了點頭,"看見了."

宋喜問:"你們告訴喬治笙了嗎?"

兩個男人皆是表情怪異,停頓數秒,面熟的男人回道:"沒有."

宋喜輕呼了一口氣,"還好."

男人見狀,不由得補了一句:"如果寶哥問起來呢?"

宋喜楞了一下,隨即腦子稍微一轉就明白了,他們都是跟元寶直接聯系的.

若是元寶知道了,喬治笙還能不知道?

想著,宋喜抿了抿唇,特別天真無邪的說道:"我朋友臨時搬家,最近幾天我幫忙養貓,如果可以的話,能不能幫我瞞幾天?"

多一事不如少一事.

兩個男人皆是不出聲,宋喜也不想為難他們,便笑著說道:"沒關系,你們有你們的原則嘛,我懂,要是元寶問起來,你們直說吧."

走到別墅門口,宋喜打開房門,讓身道:"放在這兒就行,謝謝你們."

兩個男人把東西放下,面熟的男人抬起頭,看著宋喜說:"宋小姐,我們先不跟寶哥說,你有什麼事兒隨時叫我們,我們就在外面."

宋喜瞬間心暖,覺的面前的倆人頭頂都帶著光環,一番感謝,她送走了人,然後關上門,慢慢把東西從玄關搬到三樓.

韓春萌給宋喜打電話的時候,宋喜正坐在窗台處擼貓,韓春萌還是擔心,"你弄倆貓回去,人家沒有不高興吧?"

宋喜低頭睨著腿上的兩只貓,輕笑著說:"可樂跟七喜顏值這麼高,誰看了會不喜歡?"

韓春萌當即答道:"顧某人啊,被迫害妄想症."

宋喜忍俊不禁,韓春萌繼續吐槽,"他自己不說嘛,自打小時候看了《春光燦爛豬八戒》里面的貓妖,從此再也無法直視貓,他這種人,就是矯情."

宋喜還不待出聲,手機中傳來顧東旭的背景音:"韓三胖子,你是不是不想在我家住了?"

宋喜差點兒笑栽下去,韓三胖子,什麼鬼?

緊接著倆人隔著手機給宋喜說了段相聲,宋喜聽完之後,只發表了一句感言,"祝你們同居愉快,我掛了."

一連數日喬治笙都沒有回家,原本宋喜只是將可樂和七喜關在自己房間里面玩兒,但有時候也忍不住,帶它們到客廳或者三樓平台轉悠轉悠,好在兩只貓都很是聽話,不會亂抓亂跳,也不會破壞公物.

這天宋喜如常在醫院上班,剛出手術室,一旁的小護士把手機遞給她,宋喜開機,屏幕上馬上顯示了幾個未接電話,還有一個未讀短信,五分鍾之前發來的,叫她快點兒去一趟婦產科.

宋喜趕緊把電話打過去,對方接的很快,宋喜問:"什麼指示?"

對方壓低聲音說:"你趕緊過來吧,你朋友要做人流,你知道嗎?"

宋喜眉頭一蹙,"誰?"

對方回道:"霍嘉敏,就你上次囑咐我多加關照的那個女人,她現在還在我們婦產科呢,說要做手術,我看她情緒不大對,身邊也沒人跟著,八成是跟誰鬧脾氣了,找不到別人,我只好打給你了,你快點兒來吧,我怕拖不住她,她待會兒去別的地方做."

宋喜頓時心底咯噔一下,霍嘉敏,喬治笙的女人,上次來心外急診的時候,她瞥見過病曆.

還有之前在家,她無意中聽見喬治笙跟霍嘉敏通話,他警告過她,如果不要孩子,她會後悔,可現在霍嘉敏還是一意孤行嗎?

宋喜先在電話里面應了聲,說這就過來,隨即掛斷電話,她馬上打給喬治笙,這是大事兒,她必須要通知他.

可好死不死,喬治笙的手機打通卻沒有人接,宋喜浪費了三分鍾,不敢再耽擱,一邊疾步往電梯口走,一邊給喬治笙發了條短信,內容如下.

你女朋友來我們醫院做人流,你看見之後趕緊回話.

確認發送,宋喜收起手機,一路風風火火的趕到婦產科.

相熟的同事正在單獨房間中跟霍嘉敏談話,宋喜敲門進來,第一眼就看到霍嘉敏,她今天穿了一身紫色的裙子,更襯的皮膚白皙,臉上罩著大墨鏡,嘴上塗著'想你色’的粉紫色口紅.

無論何時見她,霍嘉敏都是漂亮的模樣,哪怕是一身酒氣,心髒病發被送進心外手術室.

宋喜覺的,喬治笙喜歡的女人跟他一樣,全都驚世駭俗.

婦產科的醫生看到宋喜,簡直如蒙大赦,起身說了句:"你來了,那你們先聊,我出去一趟."

宋喜進來,同事出去,房間中眨眼只剩宋喜跟霍嘉敏兩個人.

霍嘉敏看著宋喜,數秒後,主動開口說:"我們見過吧?之前在水木蓮."

宋喜勾起唇角,微笑著回道:"嗯,不僅在水木蓮,在那之前我就見過你."

霍嘉敏隔著墨鏡,眸子微挑,"是嗎?什麼時候,我不記得了."

宋喜說:"之前你半夜心肌炎突發,你男朋友送你來醫院急診,我是當晚的值班醫生."

霍嘉敏不咸不淡的'哦’了一聲:"原來你是協和的醫生啊."

宋喜微笑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