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2章 納涼,要債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最近接二連三的幾樁事,宋喜攢了好些話想跟喬治笙當面聊聊,當然了,光是給他打電話這項舉動,宋喜就活活拖延了一兩天,不怪她,是每次跟喬治笙說話的時候,他那副冷冰冰的語氣就讓她頭皮發麻,他不用直說嫌棄她,但表現已經很明顯了,所以除非必要,她真不樂意找他.

終于找了一個陽光明媚鳥語花香的大中午,宋喜站在窗戶邊,任由刺目的陽光照在身上,現在熱不要緊,待會兒就涼了.

拿著手機,她找到喬治笙的電話號碼,然後不給自己絲毫退卻的機會,一咬牙一跺腳,撥出去.

手機貼在耳邊,那一聲聲傳來的嘟嘟聲,仿佛是自己的心跳.

宋喜都納悶了,從小到大她沒怕過誰,怎麼就這麼怕喬治笙呢,他又沒打過她.

她既盼望接通,又希望打不通,這種情緒一般人還真理解不了.

嘟嘟聲響了能有五六聲,手機中忽然傳來男人低沉冷淡的聲音:"喂."

宋喜一個激靈,馬上道:"是我."

"嗯."喬治笙嘴巴都沒張開.

宋喜能想象到他臉上的表情,與其說不耐煩,不如說是冷漠.

她不敢耽誤他太久,趕緊直奔主題,"你晚上有時間嗎?我有點兒事兒想跟你說."

喬治笙回答的利落,"沒時間,我不在夜城."

不在夜城?

這倒是宋喜沒想到的一種可能,她正遲疑著,喬治笙問:"什麼事兒?"

有些話還是當面說才不會鬧誤會,宋喜回道:"不在電話里聊了,等你回來再說吧."

喬治笙還是只有一個字:"嗯."

宋喜說:"那你忙,我不打擾你了."

喬治笙直接掛斷電話.

終于不用再聽到他的聲音,也不用難為自己強打精神浪,宋喜收回手機的刹那,甚至覺得有些話不說也行,憋一憋就過去了,可見跟喬治笙說話的壓力到底有多大.

喬治笙不在夜城,宋喜莫名的覺著心情放松,就好像要做壞事兒的孩子恰好趕上家長出差,簡直不要太舒服.

她出門去找韓春萌,想著待會兒再叫上顧東旭,晚上三人一起吃頓飯.

一路邊走邊問,等宋喜找到韓春萌的時候,韓春萌正躲在角落處講電話,她語氣不爽之中帶著無奈,"你這麼做怎麼行?總得給人一個緩和的時間吧?"

宋喜一聽,馬上神色緊張,湊上前去.

韓春萌看到宋喜,臉色稍有緩和,宋喜小聲問:"怎麼了?"

韓春萌做了個口型:房東.

宋喜了然,韓春萌在夜城是租房子住,聽這話八成是跟房東起了沖突.

果然,韓春萌站在牆角,背對宋喜,停頓片刻忽然情緒激動的說道:"你什麼意思?現在明明是你違約,你敢動彈我東西一下,我立馬告你!"

宋喜一看越吵越嚴重,不由得走上前,伸手搭在韓春萌肩膀處,手機離得近,里面傳來一個女人咄咄逼人的聲音,"反正我跟你說明白了,你今天必須搬走,大不了我反你半個月的房租,明天早上我會去收房子,我們互相別讓對方為難,我也不想欺負你一個小姑娘……"

韓春萌一著急,眼淚迅速湧上眼眶,急得說不出來話.

宋喜把手機接過來,出聲說:"你好."

里面的女人頓了頓,"你是?"

宋喜說:"我是韓春萌的朋友,也是一名律師,有什麼話你可以跟我說."

女人嗤笑著道:"呵,律師都找來了?嚇唬我呢?"

宋喜平靜的回道:"這位女士,當初我朋友是從正規渠道租的房子,白字黑字寫得很明白,現在不存在強租強搬,如果你強行要我朋友搬出去,要麼賠錢,要麼打官司,你這房子短時間也別想自己拿到手."

女人見宋喜不驕不躁,頗有公事公辦的意思,她出聲說:"我是真著急用,不然也不會難為她一個小姑娘,我剛才也跟她說了,反她半個月的房租."

宋喜說:"現在還不到月中,你反我朋友半個月的房租,倒是你毀約,我朋友搭錢了?"

女人聞言,停頓了數秒,隨即道:"哎呀,好了好了,算我吃虧,我反她一個月的房租行了吧?"

宋喜道:"違約又呵斥強搬,如果我們想去有關部門告你,你這房子以後就別想再掛出去租."

女人頓時火冒三丈,"我都賠一個月的房租了,你們還想怎麼樣?做人不能太過分!"

宋喜面色平靜的說:"同樣的話也送給你,做人是不能太過分,欺負一個小姑娘算什麼本事?你一句話,說讓人搬就讓人搬,只有一晚上的時間,她的損失和務工誰來給?一個月的房租是你應該返還的,不要把理所應當當做施舍."

女人問:"那你們想怎麼樣?"

宋喜道:"賠償兩個月的房租."

女人當即嚴聲拒絕,"不可能!"

宋喜說:"那讓她搬出去,同樣不可能,你試試敢動她東西?我保證你會賠的更多."

雙方你來我往,女人是先唱紅臉再唱白臉,宋喜始終是一個語氣,標准即是底線,沒得商量.

磨嘰了半天,到底是女人敗下陣來,喪著道:"行,就兩個月房租,但是說好了,今晚就收拾東西,明天我要去收房子的."

宋喜道:"你聯系韓春萌,把錢打給她,我們現在就去搬家."

宋喜掛斷電話,側頭看向韓春萌,本以為她會哭,結果丫睜著亮晶晶的大眼睛,好信兒的問:"怎麼樣?她怎麼說?"

宋喜道:"答應賠兩個月的房租,待會兒她會聯系你打錢."

韓春萌眼睛一亮,"賠兩個月?真的假的?"

正說著,手機進來一條短信,是房東要她的卡號.

韓春萌利落的發過去,不多時,房東回了一條:錢打過去了,你查收吧.

不到一分鍾,手機來了一條短信余額變動提醒,上面多了六千六百塊錢.

韓春萌個見錢眼開的,開心的不得了,宋喜瞥眼道:"美什麼呢,又要搬家."

韓春萌笑著道:"感覺這錢跟大風刮來的一樣,走,晚上我請客,叫上東旭,慶祝我搬家."

宋喜忍俊不禁,"你是又想拿他當苦力吧?"

韓春萌眨了眨眼睛,"人艱不拆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