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1章 背後主使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在回心外的路上,越想越覺得不大對勁兒,她剛才問潘厚循,是誰跟院里反應的情況,潘厚循顧左右而言他,實際上什麼有用的話都沒說.

無意間一抬頭,宋喜瞥到斜對面兩個小護士在看她,不小心跟她視線相對,小護士們眼球滴溜溜的轉,表情不自然的叫道:"宋醫生."

說完,還不待宋喜回應,趕緊一溜煙的跑掉,仿佛宋喜是什麼傳染性病毒.

剛剛在食堂吵架,整個醫院都已經傳遍了,任爽突然被院里開除,隨後副院長又把宋喜叫走,現在不光心外,全院都在傳,這事兒板上釘釘,絕對是宋喜做的,不然還會有誰?

然而其他科室的人只是八卦八卦,但心外就不一樣了,心外的人是驚恐.

再怎麼說,任爽也是心外數得上的優秀青年醫生,人品好不好另算,業務上絕對拿得出手,這也是她平時大大小小搞出一些事情,丁慧琴都會包容她的最主要原因,避免人才外流.

但這回竟然直接被開了,還是院里下的指令,誰不知道任爽跟宋喜不對付?宋喜昨個才剛回來上班,今天任爽就被開了,如果不是宋喜所為,任爽又怎會直接吵到食堂,當眾指責?

三人成虎,人言可畏,宋喜去樓上下來,整個心外的氣氛都變了,無論醫生還是護士,看她的目光中總帶著一絲絲的畏懼.

宋喜直接找到丁慧琴,之前鬧事兒的時候,丁慧琴在手術室里面,並不知道,這會兒也是剛剛聽說.

宋喜問:"丁主任,是您跟院里反應任爽拿醫藥公司回扣的事兒嗎?"

丁慧琴是個老實人,眼睛一瞪,驚訝的回道:"不是我啊,剛才有人來跟我說,任爽被院里開除了,我正想去找你,到底怎麼回事兒?"

宋喜把潘厚循的原話一說,丁慧琴也懵了,"真不是我說的,前些天任爽把資料和報價給我,我看到她上面開的都是進口藥,當時就有些懷疑,但你也知道,雖然院里明文規定,各科室醫生不許跟醫藥公司有牽扯,但有些事兒也不是絕對的,我想抽個時間跟她聊聊,結果連續幾天都很忙,這事兒就岔過去了,直到昨天你來上班."

宋喜道:"丁主任,也不是我說的,我今天才看到副院長."

丁慧琴馬上道:"我相信你,我的意思不是你說的……就是納悶兒,任爽的報價只有你跟我知道,還有誰會直接捅到院領導那里去?"

當天下午,全院各科室接到院里下達的通知,心外任爽因私下跟華甯醫藥公司進行了不正當利益交換,嚴重影響醫院規章制度,院里一致決定,開除處理.

雖然有理有據,但于情還是嚴重了,通報批評就可以,畢竟任爽的報價也沒有通過,所以眾人私下里都在議論,宋喜是真狠,直接把人給趕出去了,就像任爽上午在食堂哭訴的那番話,這是要趕盡殺絕啊.

一時間,心外的人看宋喜的眼神全都怪怪的,宋喜這頂黑鍋背的冤,但真不是她,可磨破了嘴皮子有什麼用?誰信?

如果說得太多,難免不會有人挑撥離間,把矛頭指向丁慧琴,到時候里外不是人的,還是宋喜.

昨天眾人看宋喜,目光中還帶著唏噓跟落井下石,畢竟宋元青倒了;但今天搖身一變,他們看宋喜,不對,很多人看都不敢看她,生怕一不小心得罪了.

宋喜一個人躲在辦公室看患者資料,腦子里始終被這件事纏繞,到底是誰?是幫她還是害她?

下午兩點多鍾,宋喜手機響起,拿起來一看,上面顯示著一串陌生號碼,不過尾數很特別,也很好記,她本能的覺著不是普通來電,果然電話一接通,宋喜才'喂’了一聲,里面熟悉的聲音傳來,"宋小姐,我是元寶."

宋喜頓了頓,隨即道:"有什麼事兒嗎?"

元寶說:"宋小姐,昨天在水木蓮騷擾你的那兩個人,是華甯醫藥公司副總汪運林派去的,而汪運林跟你們心外一個叫任爽的女醫生走的很近,據汪運林說,是任爽慫恿他派人找你麻煩,因為你攔著使用他們公司的進口藥.你不用擔心,這件事兒到昨天為止,再也不會有後續,醫院那里我們也打好招呼,那個女醫生也不會再礙你的眼."

最後元寶說:"跟你打聲招呼,免得你擔心."

這下宋喜徹底通了,原來是喬治笙,她就說呢,如果是醫院里的人,誰有這麼大的本事,能使喚得動院領導?

原來背地里牽扯到昨天找麻煩的兩個人.

沉默數秒,宋喜開口回道:"昨天謝謝你,給你添麻煩了."

元寶慣常平靜的說:"宋小姐不用客氣."

電話掛斷,宋喜坐在椅子上久久未能回神,心想竟然是喬治笙在背地里出手,照這麼說,任爽罵她偷偷給人穿小鞋,好像也不完全是冤枉她.

稍晚一點兒,韓春萌進來找宋喜,她還是氣鼓鼓的,一個勁兒罵任爽心黑,臨走臨走還要拖宋喜下水,簡直不是人,祝她離開協和就一落千丈.

有些事情瞞著韓春萌,宋喜是逼于無奈,但她不能眼睜睜看著韓春萌被蒙在鼓里,一個人生悶氣,所以她開口說:"大萌萌,我要是告訴你,任爽被開除,其實跟我有關系呢?"

韓春萌抬眼看向宋喜,完全懵逼,頓了片刻才問:"怎麼回事兒?"

宋喜回道:"我沒有批任爽的報價申請,她竟然聯合對方醫藥公司的人,背地里找人威脅我,昨天吃飯的時候,我說去洗手間,你們說我去的久,其實我是被人給堵住了."

韓春萌眼睛一瞪,不可置信的說:"真的假的,你怎麼才跟我說?"

宋喜道:"怕你們擔心."

韓春萌眉頭緊鎖,憤怒的道:"你該大聲喊我們啊,昨天下來你都沒說,他們沒傷著你吧?"

宋喜搖搖頭,"沒事兒,有事兒早說了."

韓春萌又是恍惚片刻,然後道:"那你是跟院領導反應的?"

宋喜搖搖頭,"不是我,八成任爽跟醫藥公司那邊鬧翻了,窩里反,被人捅到院里."

韓春萌聞言,一拍桌子,大快人心的說道:"該!活該!果然惡有惡報,怎麼會有這麼壞的女人,祝她一輩子嫁不出去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