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0章 東窗事發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任爽邊哭邊說:"大家看看,當著這麼多人的面,宋喜就能這麼欺負我,是我冤枉她嗎?"

"你……"

韓春萌作勢上前,宋喜把她拉住,然後冷眼看著任爽道:"我不想跟你在這兒講是非打官司,你說我背地給你穿小鞋,說我去院長副院長那里說你壞話,好,我現在就跟你上去找他們,到底是不是我說的,咱們當面講清楚!"

所有人都看向任爽,任爽抹著眼淚,委屈的說道:"我沒你背景強大,我人微言輕,我認輸還不行嗎?我以後再也不礙你眼了,我躲著你走,你能不能讓院里別開除我?你這是想把我趕盡殺絕……"

說到最後,任爽只剩啜泣.

隨著她的話,眾人看宋喜的目光中越發的多了探究甚至是鄙夷,宋喜覺的懵逼的同時,也覺得任爽這招真是狠,顛倒黑白,扮豬吃虎,最後再來個無可奈何的弱者形象,簡直分分鍾把對手送上道德的絞刑架.

關鍵被潑髒水的一方還不能反擊,反擊就是恃強凌弱,反駁就是欺負老實人,宋喜拉著躍躍欲試的韓春萌,怕她忍不住一記飛踢.

自己動手還情有可原,如果韓春萌動了手,保不齊任爽還要拉韓春萌下水.

整個一大午休時間,醫院食堂炸廟了,原本就有百十來號人,這幫人又各自電話微信短信聯系沒來的人前來看熱鬧,如果拉個遠景,只見全協和的醫護人員不約而同的從各個樓層分批趕來,知道的是宋喜跟任爽1V1大戰,不知道的還以為這兒有個金礦山.

人群最里面的人毫無知覺,但外面已經圍了不下十圈,後到的人根本擠不進來,只能站在外面聽個動靜.

鬧了這麼久,全醫院上下都轟動了,院領導自然不可能毫無風聲,副院長帶著兩個人聞訊趕來,看到食堂從大門口就開始圍堵,他上前扒了一下前面的人,前面的人頭都沒回一下,還有些不耐煩的聳了聳肩膀.

副院長眼睛一瞪,"都圍著干什麼?哪個科室的!"

聞聲,最外圈的人轉過頭,見是副院長,連連閃身,副院長刷臉往里擠,饒是這樣,從外圈到中心,還花費了十秒不止.

來到人群中央,剛剛打開的缺口立馬嚴絲合縫,副院長看了看宋喜,又看了看任爽,蹙眉道:"任爽,院里為什麼處罰你,說的還不夠明白嗎?你來這里鬧什麼?"

任爽看到潘厚循,就知道再也演不下去了,抬手抹掉眼淚,她微揚著下巴,出聲回道:"副院長,是誰跟院里說的?不是宋喜還有誰?"

潘厚循眉頭蹙的更深,近乎呵斥道:"胡說什麼!誰跟你說是宋喜說的?"

任爽怒極反笑,"你就別幫宋喜隱瞞了行嗎?我又不是傻子,難道連誰在背後整我,我都不知道?"

說罷,不待潘厚循回答,她目光徑自轉向宋喜,話卻是對著在場的眾人說的:"大家都聽好了,以後這協和姓宋,宋醫生看誰不爽,誰准倒黴,現在都不是吵架和看不順眼的問題,而是你只要有一絲絲的得罪她,她讓你在協和混不下去!"

眼眶泛紅,任爽咬著牙,直勾勾的盯著宋喜,一字一句的說道:"宋喜,你狠,以前你有你爸撐腰,我不知道你現在又傍上哪個厲害主,這次算我栽,不過你記著,風水輪流轉,我不信你一輩子有人罩,你做事兒這麼絕,小心早晚有一天牆倒眾人推,你死都不知怎麼死!"

韓春萌掙脫宋喜,一掌推在任爽胸口,直給任爽推得一個踉蹌.

連宋喜帶身旁的人都趕緊拉著,韓春萌也氣哭了,紅著眼眶說道:"老天有眼,誰做缺德事兒誰自己心里明白,你這麼血口噴人,小心遭報應!"

吵吵鬧鬧,亂成一鍋粥,潘厚循發威,大聲說:"都給我閉上嘴!"

副院長發威,眾人豈有不聽令的道理,所有人都消停了,潘厚循拉著臉道:"你們都是醫護人員,是協和的醫護人員!一個個不忙正事兒,看熱鬧一個頂兩個,都想干嘛?不稀罕這份工作是不是?你們不稀罕,外面多少人擠破腦袋想進協和還進不來呢!"

站在最里圈的人好生後悔,生怕潘厚循記住他們的臉,以後評優定級可就懸了,最開心的就是中間的人,熱鬧看了,麻煩也落不到自己身上.

在所有人都不敢發話之際,只有任爽冷笑著,意味深長的說了句:"副院長不用指桑罵槐,我聽從院里安排,不就辭退嗎?好,我走,我不信夜城這麼大,容不下我任爽一個人!"

說完,她從人群中擠出一條縫,揚長而去.

剩下的眾人看了看潘厚循的臉色,也都趕緊散開,以免粘連到自己.

宋喜正在安慰韓春萌,讓她別氣別哭,潘厚循轉身看向宋喜,表情換得很快,溫和的問道:"小宋,沒事兒吧?"

宋喜覺的今天這事兒絕非空穴來風,被罵了個狗血噴頭,她到現在還不知道怎麼回事兒.

"副院長,到底怎麼了?"

潘厚循抿了抿嘴,似是不好直言,叫宋喜跟他去樓上一趟.

等到進了副院長辦公室,潘厚循才對她說:"任爽近期是不是在推廣心外使用一批進口藥?"

宋喜眼球略微一動,點了點頭,"嗯,是."

潘厚循歎氣,"她膽子也太大了,這種事兒是她一個普普通通的醫生就能做主的嗎?據我們了解,任爽是跟這家叫華甯的醫藥公司副總關系不一般,兩人之間存在利益往來,任爽推廣他們公司的進口藥,是拿大筆提成費的,所以她才會從申請基金的患者身上下功夫,這樣的人,不配在咱們協和當醫生,我跟院長和院里其他領導商量過後,一致決定開除處理,本想讓她安靜的走,我們也就不公開譴責她,誰想到她竟然跑去找你,嗐……"

潘厚循一臉的痛惜,像是做了多對不住宋喜的事兒,幾乎要看她的臉色,嘴上還說馬上全院通知,對今天食堂的事情做出解釋,同時警惕全部協和在職醫護人員,別想在工作上弄虛作假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