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章 當眾詆毀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晚上回家,宋喜想著要不要等喬治笙回來,親口跟他說聲謝謝,也順帶著問問後來的事兒怎麼處理了,但是等了許久,宋喜還是放棄了,她都不曉得他晚上回不回來,就算回來,八成也是三更半夜,沒心情搭理她,兩人話不投機,反而添堵.

找了紙筆,宋喜寫了一張感謝的小紙條,放到喬治笙門口,然後安然的回到三樓睡覺.

第二天早上起來,收拾完下樓的時候,宋喜特地躡手躡腳的來喬治笙房門口溜達了一圈,見紙條不見了,這才知道喬治笙回來了.

准時去到醫院,宋喜如常工作,她剛剛回來上班,丁慧琴暫時沒給她排太多的手術,而是讓她先下門診.

宋喜在門診待了一上午,午休只有一小時,她趕緊跟韓春萌去員工食堂吃飯,偌大的一層樓,放眼望去全是穿著醫生袍和護士服的人,兩人分頭行動,一個打中餐,另一個拿點心,這才剛坐下沒吃兩口,只聽得略顯吵鬧的食堂里,一個尖銳的女聲破空傳來,"宋喜!"

宋喜嘴里含著半塊兒牛奶饅頭,嚇了一跳,轉身去看,只見腳踩六公分細跟高跟鞋的任爽,帶著殺氣洶洶而來.

她這一嗓子不要緊,滿食堂的人都安靜了,就連窗戶內負責做飯的工作人員,都翹首以望.

任爽看到宋喜,直奔她而來,宋喜坐在原位沒動.

"宋喜,你什麼人啊?有什麼事兒不能光明正大的擺出來說,你非要背地里捅我一刀!"

任爽站在宋喜面前,開口就是暴躁的質問,聲音大到所有人都在注視.

宋喜咽下口中的饅頭,忍著心底厭惡,面無表情的說:"我做什麼了?"

任爽怒極反笑,嗤聲道:"到現在你還裝糊塗?你做了什麼自己心里沒數嗎?!"

任爽聲音尖銳,順著陽光,宋喜甚至看到她嘴邊有唾沫星子飛出來.

心底已經是非常的不爽,宋喜最煩當眾丟人現眼,偏偏任爽自己不要臉,還非要拉著她一起給人看免費的猴子戲.

韓春萌先于宋喜,蹙眉說道:"任爽你有毛病吧?當著這麼多人的面,你喊什麼喊?不嫌丟人啊?"

豈料任爽瘋了,當即瞪著韓春萌說:"你他媽閉嘴,我跟你說話了嗎?你是宋喜養的看家狗嗎?"

話音落下的零點一秒,宋喜已經抄起右手邊的白色餐碗,直接潑向任爽.

"呀……"

"啊!"

食堂中,各種驚呼聲齊齊響起.

任爽張著嘴,連聲音都沒發出來,本能的閉上眼睛,一偏頭,往後連退了兩步.

宋喜將空碗擲在桌子上,碗不是瓷的,而是硬塑材質,沒有摔碎,但卻發出清脆的聲響,連著滾了好幾下.

宋喜美目豎起,瞪著任爽說:"我給你慣的!"

宋喜的底線從來都不是自己,而是心里最在乎的人,任爽跟她吵幾句也就罷了,現在連韓春萌都咬,宋喜要是還忍,那她就是個王八.

眼看著事情鬧大,其他科室的人因為不認識,看也就看了,但心外的人不能再坐山觀虎,趕緊從四處快步趕來,一伙站在宋喜這邊,另一伙站在任爽身邊,七嘴八舌,叨叨著有話好好說.

宋喜潑任爽的那碗是南瓜湯,好在現在天氣熱,湯都是晾的溫熱才端給大家喝,這要是滾熱的,任爽還不得脫一層皮?

可眼下就算是沒燙著,那也是傷了面子的,當著這好幾百號人的面兒,任爽從頭到胸都濕透了,有人給她遞紙巾擦了臉,她剛睜開眼睛,馬上就伸手指著宋喜,又怒又委屈,邊哭邊喊:"宋喜你什麼意思啊?我到底怎麼得罪你了?你要這麼整我……我知道以前你爸是市長,別說我這種小人物,就連院里的領導也要看你的臉色行事,但我自問從來沒做過什麼對不起你的事兒,你不就是看我不順眼,千方百計的想要把我趕走嗎?"

"我也是憑自己的本事進的協和,你憑什麼在背後給我穿小鞋,讓院里開除我?"

任爽此話一出,滿室皆驚,眾人紛紛露出驚訝之色,緊隨其後看向宋喜.

宋喜繃著臉,一臉怒意,她還在惱任爽罵韓春萌,跟個瘋狗似的,得誰咬誰.

直到所有人都意味深長的看著她,她慢半拍回神,頓了幾秒才道:"你說什麼呢?誰讓院里開除你了?"

任爽頭上還掛著未擦掉的南瓜,看起來著實狼狽可憐,哭的眼睛都紅了,她大聲說道:"大家給我評評理,這又不是舊社會,還有沒有天理了?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事兒,宋喜能把小鞋給我穿到院長副院長那里."

"我知道,我是家庭條件不好,我爸媽砸鍋賣鐵供我讀醫大,我進了協和一直兢兢業業,我是手術做的沒別人好?還是專業技能比別人差?憑什麼我努力了十幾年,好不容易有了今天,就憑某些人背地里的一句話,現在我連工作都保不住了!"

"家里沒錢沒勢怎麼了?家里有錢有勢又怎麼了?你憑什麼這麼欺負我啊?"

任爽哭天搶地,說到急處,伸手捂著心口位置,像是扛不住了一般.

眾人見狀,已有越來越多的人湊近任爽那邊,出聲勸她先別激動.反之,越來越多的人看著宋喜的眼神,很是奇怪,仿佛她是個恃強凌弱的女匪.

韓春萌始終站在宋喜身邊,她不管那麼多,大聲反擊回去:"任爽你少在這兒裝可憐,到底是誰給誰穿小鞋?別人不知道,難道心外的人還沒數嗎?整個心外就數你人品最差,還成天對宋喜羨慕嫉妒恨,人家家里出點兒事兒,你在背後都要樂翻天了,我他麼不指名道姓的罵你,是給你面子,現在我看有些人就是給臉不要!"

任爽身旁有人蹙著眉頭,出聲說了句:"行了,這時候就少說兩句吧."

態度不是很友善,還帶著幾分不爽跟嫌棄.

宋喜當場拉著臉道:"我們就說了,怎麼的吧?嘴都長在自己身上,只許她任爽說,我們就要干挺著?"

宋喜這一發話,對方女醫生立馬面露尷尬,眼睛都不知該往哪里擺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