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8章 人狠話不多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不知有意還是無意,光頭男跟喬治笙說話的時候,將自己手臂上的肌肉繃得鼓鼓的,胳膊上的紋身更加的張牙舞爪,如果是尋常人看到他這副凶相,一定會退避三舍,但宋喜卻只覺得可笑.

跟喬治笙面前叫板,還不如跟關二爺搶他的青龍偃月刀呢.

毫無意外,喬治笙面不改色,睨著光頭男,似是認真的問道:"只要有人見血,這事兒就算完?"

光頭男想當然的以為,喬治笙要替宋喜流血,所以原本用來威脅宋喜的刀子,直接伸到喬治笙面前,眉頭一蹙,沉聲道:"你小子是真不怕死?"

宋喜距離喬治笙很近,她清楚看到喬治笙黑色的瞳孔中,驟然閃過一抹戾色,混雜了極度的不屑與嘲諷,似是連多說一個字都覺著浪費.

不過是電光火石的刹那,喬治笙右手握住光頭男持刀的手,左臂伸出去,揪著男人的後衣領,然後當著宋喜和寸頭男的面兒,聳著男人迎面撞在洗手間一側的門框上.

柔軟的面部和生硬的門框相比,無異于以卵擊石,鼻骨碎裂的聲音伴隨著男人痛到無法吶喊的悶哼聲一同響起,隨著喬治笙左手松開,光頭男'哐當’一聲倒在地上,竟是直接被撞得暈死過去.

喬治笙右手墊著紙巾,持刀對准宋喜身邊,早就看呆了的寸頭男,寸頭男一動不動,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地上的人--光頭男仰面而倒,滿臉是血,鼻子處明顯的塌下去,血是汩汩的噴湧而出.

宋喜常年上手術台,見慣了流血,但當數秒前還耀武揚威的大活人,這會兒就這麼倒在腳邊的血泊里,她還是不免心驚膽戰,整個人都貼靠在牆邊,站得比之前還直.

喬治笙下手又快又黑,像是完全不介意對方的生死,此刻他手里面還拿著一把刀,寸頭男半晌才把目光從地上挪開,怯怯的轉向喬治笙,嘴唇張了又閉,好幾次都不敢說話.

喬治笙問:"誰派你來的?"

寸頭男臉色煞白,不知道的還以為失血過多的人是他,嘎巴幾下嘴,他掙紮遲疑,更多的是因為恐懼,發不出聲音來.

喬治笙面無表情,薄唇開啟,淡淡道:"我只問這一次,待會兒你想說都來不及."

寸頭男眼睛一眨,怯懦的回道:"我,我真不知道,我是跟他一起來的……"

他話音落下,喬治笙忽然動了下手,男人立馬嚇得往一旁躲,生怕喬治笙會揍他,然而喬治笙只是拿手機.

撥了個號碼,三秒之後,對方接通,喬治笙說:"出來一下,我在洗手間."

電話掛斷,喬治笙站在原地一言不發,也不看宋喜,宋喜不敢說話也不敢走,只好貼著牆,靜靜等著.

前後不過十秒鍾,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,"笙哥."

宋喜側頭一看,趕來的人正是元寶,元寶瞥了眼地上的人,又看到宋喜,很快反應過來.

喬治笙將裹著紙巾的刀子遞給元寶,依舊是不動聲色,淡淡道:"你問吧."

元寶隔著紙巾握著彈簧刀,走至寸頭男身邊,揪著對方的T恤,將人趕到男廁里面.

一轉眼,洗手間門口只剩宋喜和喬治笙二人,不對,明確的說還有地上躺著,暈死過去的光頭男.

宋喜停頓半晌才找回聲音,不知該說謝謝還是什麼,話到嘴邊,她輕聲問了句:"你沒事兒吧?"

喬治笙看了眼宋喜,這一眼不冷不熱,不辨喜怒,宋喜心都涼了.

以前她跟喬治笙沒交集,都是道聽途說,喬家人到底有多恐怖.第一次看他動手,是教訓陳豪,砸碎了半個煙灰缸,腦袋見了血;今天是第二次,她都不用仔細診斷,光頭男的鼻梁骨一准斷了.

讓她害怕的不是血,而是喬治笙動手時和動手後的淡定,仿佛旁若無人,絲毫不計較對方會如何,更不在意會不會被其他人看見,這股從容和淡定,就像任何人都奈他不何.

兩人正面對面站著,終于有侍應生經過,看到這邊倒著個人,還滿臉都是血,當即嚇了一跳.

宋喜面色無異的說道:"幫忙叫輛救護車吧."

侍應生看了看宋喜,又看了看喬治笙,慢半拍點頭,然後掉頭快步跑開.

宋喜對喬治笙道:"你先走,剩下的我處理."

喬治笙終于開了金口,聲音淡漠的說道:"下樓."

宋喜美眸微挑,看著喬治笙,喬治笙不是個愛廢話的人,但還是破天荒的開口道:"元寶會善後."

宋喜聽明白了,他讓她先走.

心底確實是過意不去,畢竟是因她而起,但宋喜也知道,這點兒小事兒,喬治笙動動手指頭就解決了,她在反而不好,他不喜歡別人知道他們的關系.

想到此處,宋喜也不多客氣,只說了句:"那我先下去了."

說完,她快步離開,走到半路,迎面遇上一身紅色裙子的漂亮女人,兩人四目相對,女人明顯的盯著宋喜瞧,宋喜卻垂下視線,一聲不吭的走掉了.

待她下樓回到原位,顧東旭已經來了,韓春萌看著她問:"你怎麼去了這麼久?我還以為你迷路了呢,再不回來我都要去找你了."

宋喜落座,強忍著滿腹心事,隨口說:"這不故意創造機會讓你吃獨食嘛."

說罷,她趕緊把話題岔開,主動問顧東旭,"什麼時候來的?"

顧東旭道:"差不多十分鍾了,你這洗手間去的也真夠久的,胖春把一盤白斬雞都快吃完了."

韓春萌給宋喜夾了一塊兒雞肉,宋喜道:"我們點白斬雞了嗎?"

韓春萌說:"東旭非要加菜."

宋喜這才注意到,原本她們只點了五個菜,現在桌上放了八個菜,新加的三道菜都是韓春萌喜歡吃的.

顧東旭說:"不給某些人喂好了,某些人出門就講究人."

韓春萌馬上瞪眼說道:"可不是我要點的,是你死皮賴臉非要給我加菜,我是不是攔你了?沒攔住."

顧東旭一臉悻悻的表情,故意往韓春萌身上潑髒水.

同樣的戲碼,宋喜看了七八年,顧東旭跟韓春萌兩人就是冤家,嘴上說著損對方的話,可實際上做的,都是對對方好的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