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5章 狹路相逢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從樓上下來,韓春萌在醫院大門口等她,兩人碰頭,韓春萌問:"聊了這麼久,怎麼樣了?"

宋喜面色無異的回道:"給她挫了,真當我是軟柿子."

韓春萌立馬八卦的詢問詳情,說話間兩人攔了一輛車,坐進車里,去往水木蓮.

中途韓春萌手機響起,是顧東旭打來的,他那邊臨時有急事兒,要耽擱一會兒,叫她們兩個到飯店先點菜,他隨後到.

韓春萌只說了一句:"你可以晚到,但絕對不能不到,還等你買單呢."

顧東旭沒好氣的說:"最毒胖人心,怪不得你減不下來肥,一肚子壞水兒撐的!"

韓春萌挑眉回道:"你行,本來我還想幫你省點兒錢,你給我等著,我今天非點出一桌滿漢全席來!"

兩人吵吵好幾句,顧東旭輸在了沒時間上,率先鳴金收兵,待到韓春萌這邊收起手機,坐在身邊的宋喜說道:"我忽然萌生了一個賺錢的好想法."

韓春萌眼睛都亮了,連連問:"什麼好想法?快說快說."

宋喜滿眼的若有所思,一本正經的回答:"我想去天橋下邊租個小劇場,每天趕你和東旭倆人上去說一段,票價不貴,五十一張,一天怎麼還不掙個三五千的?"

韓春萌聽出宋喜是在調侃,眼球翻了三百六十度,不以為意的道:"嗐,我還以為是什麼呢,你當我沒想過?我還認真的跟顧某人商量過呢."

宋喜挑眉問:"他怎麼說?"

韓春萌道:"他能怎麼說?讓我哪兒涼快上哪兒待著去,順道別堵著風口."

宋喜忍俊不禁,快要被韓春萌給逗死,韓春萌已經很久沒看到宋喜露出真心暢快的笑容,別看她表面上裝作沒心沒肺的樣兒,其實她很在意身邊人的感受,她不像顧東旭,顧家還有資本可以幫宋喜暗中周旋,她什麼都沒有,只能逗宋喜開心了.

計程車停到水木蓮大門外的街口,兩人先後下車往里走,水木蓮是全夜城最出名的粵菜飯店,門臉兒特別大,橫向拉鋸近百米,是四層樓的王府式建築,色彩豔麗,外地人乍眼一瞧,還以為是夜城里的一觀光勝地.

計程車沒有停車位,都是即停即走,其他開私家車過來的人,都是有停車位的,門外光安排客人停車的店員都有六七個.

宋喜跟韓春萌並肩往里走,無意中一抬眼,竟然看到一個熟人,元寶.

看到元寶的刹那,宋喜心中已經聯想到喬治笙,誰讓兩人成天形影不離的,果然,宋喜在元寶附近一瞧,馬上便看到一抹頎長身影,一身黑色,一米八六七的大高個,人群里面分外打眼,哪怕就只有一個側影.

喬治笙不是一個人來的,距離他最近的是個女人,一襲酒紅色的裹身中長裙,將傲人的曲線彰顯的淋漓盡致,女人轉頭叫人,宋喜清楚看到她的臉,不就是那晚喬治笙送到心外急診的女人嘛…懷了孩子的那個.

順著她的視線往左看,左邊不遠處停了輛銀白色的捷豹F-TYPE,車上下來兩個高個子的男人,一前一後,皆是極出挑的模樣,尤其是打頭的那個,穿了件絲質的明黃色襯衫,鼻梁上架著副JINNNN的腳架移位眼鏡,他轉頭跟身後人講話,一張帥氣的臉上妖孽氣十足.

他穿的騷氣,宋喜自然看他,結果他一轉頭,視線掃到宋喜,竟也直直的看過來.

韓春萌一把扣住宋喜的胳膊,激動之情溢于言表,沒辦法,她是實打實的外貌協會.

宋喜跟黃襯衫的男人目光相撞,兩人分明是不認識的,但他卻朝著宋喜勾起唇角,笑得分外妖嬈.

韓春萌簡直不能自持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男人的方向,嘴唇未動,聲音很低的傳出來,"認識?"

宋喜剛想說不認識,只見走在前面的喬治笙突然回過頭,像是早有預兆一般,視線越過其他障礙物,直接落在宋喜這邊.

自打顧東旭跟宋喜嚇唬過韓春萌之後,韓春萌就對喬治笙避如蛇蠍,突然看見喬治笙,她恨不能嚇得一哆嗦,拉著宋喜胳膊的手也驟然一緊.

宋喜已經好幾天沒看見喬治笙了,在家都碰不到,沒想到在這兒碰見了.

喬治笙身邊的女人也順勢朝這邊看來,宋喜莫名的心虛,總覺得自己這個'正牌老婆’是鳩占鵲巢,名不正言不順,生怕被正宮盯上,所以馬上別開視線,拉著犯慫的韓春萌邁步往飯店大門口走.

在經過常景樂面前的時候,他眼珠子都快黏在宋喜身上,旁若無人的盯著她瞧,直到宋喜跟韓春萌的身影消失,他才唇角一勾,笑著道:"欸,漂不漂亮?"

元寶立即偷著打量喬治笙的臉色,但見喬治笙面無表情著一張俊美面孔,一旁的阮博衍出聲說道:"春天已經過去了,注意點兒."

常景樂不理會他的夾槍帶棒,徑自笑說:"是真的很漂亮,你們沒長眼睛嗎?"

阮博衍懶得搭理他,喬治笙沉聲說道:"漂不漂亮關你屁事兒,又不是你的人."

常景樂不以為意的長眸一撇,調侃道:"瞧你這話說的,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你的人呢."

元寶暗自歎氣,心想,可不就是嘛.

說話間幾人往里走,水木蓮的經理認出這幾位主,滿面笑容的親自過來接待,伸手做著請的手勢,招呼他們去樓上.

常景樂抬眼眺望,似乎在找人,看了一圈之後,還真被他找到了,他看見宋喜和韓春萌坐在一樓大堂的某個座位,馬上慫恿著其他人,"欸,我們也在樓下吃吧?"

喬治笙順著他的視線一看,緊接著說:"你自己去吧."

他率先抬腳往樓上邁,其余幾人緊隨其後,常景樂一邊磨嘰一邊跟上去,嘴里叨咕著:"你們猜她有沒有主?"

阮博衍說:"你跟那火鍋妹玩兒夠了?"

常景樂說:"最怕貨比貨,一比立見高下,我又不瞎."

兩人在身後邊上樓邊說話,走在最前面的喬治笙忽然說了句:"別去騷擾她."

此話一出,跟在他身後的女人第一個露出意外之色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