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4章 最難直視的,是人心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任爽就是故意激怒宋喜,如果在這種當口,宋喜情緒失控兩人吵起來,那所有人都會覺著是宋喜個人原因,心情不好導致的,任爽也就可以順水推舟,送宋喜長期回家休息.

但宋喜讓任爽的計劃落空了,只見她面不改色,眉毛都沒挑一下,淡定的說:"我不想跟你吵架,你要是覺得丁主任也不能信任,那你直接去找院領導好了."

說著,宋喜起身,收拾東西准備走了.

任爽站在原地,瞪眼看著宋喜,眼中是赤裸裸的不滿和不服.

宋喜懶得搭理她,將所有重要資料鎖進櫃子里,她拿起包,繞過桌子,一邊往前走一邊說道:"我下班了,你要是後走,別忘了順手把門鎖上."

兩人擦肩而過,當宋喜的手剛剛碰到門把手的瞬間,身後傳來任爽冷笑的聲音,"你爸徹底倒台了,你還哪兒來的自信,在心外耀武揚威?我要是你,我都不好意思往人多的地方擠!"

宋喜意料之中的動作定住,任爽轉身盯著宋喜的後背,即便長著漂亮的臉,那也是滿副惡毒相.

辦公室里一片寂靜,大概過了五六秒鍾的樣子,宋喜慢慢轉回身,任爽知道宋喜的死穴是宋元青,只要她提及宋元青,不怕宋喜不發飆.

宋喜冷眼瞧著三米之外的任爽,兩人目光相對,宋喜唇瓣開啟,聲音冷漠中夾雜著十足的嘲諷,出聲說道:"這些年你一直明里暗里跟我攀比,找我麻煩,別告訴我,只因為上大學的時候,你其中一任男朋友先追的我,沒追上才去追你."

任爽拉著臉,沒好眼神的瞪著宋喜.

宋喜磕都不卡一下的說:"這話說出來我都不信,你缺什麼都不會缺男朋友,這茬不過是個借口,讓你可以光明正大的掩飾敵對我的真相."

說完,宋喜故意眉毛微挑,挑釁似的說道:"你以為我不知道你為什麼看我不爽?做人不怕窮,努力掙錢就好了,怕就怕習慣了不勞而獲,用慣了不義之財,還成天妒忌別人的與生俱來,你不就是覺著你什麼都不比我差,只比我差了個當官兒的爸嗎?"

"說句實在話,我從小到大被要求的最多的一項,就是不要有優越感,我十四歲不到考進的醫大,不是靠我爸,十八歲進協和,依舊不是靠我爸,但我要承認,我爸給我最多的,是怎麼自信自尊,但你全身上下就算裹了再多的奢侈品,骨子里也依舊是自卑的,因為你的錢不是你自己掙來的."

任爽臉色白了又紅,紅了又白,氣得雙手緊握成拳,她深蹙著眉頭打斷道:"宋喜,你不要太自以為是!說什麼我嫉妒你,難道我嫉妒你以前露了多大的臉,如今就現了多大的眼嗎?我甯可從沒有過這樣的爸,我也不願意當貪汙犯的女兒!"

狗急跳牆,任爽這話已經不是故意的挑撥,而是憤怒後的發泄.

若是幾天前,宋喜必定會大怒,就算動手都不稀奇,但隨著宋元青案件的塵埃落定,她的一顆心仿佛也歸于甯靜,哪怕是面對如此侮辱性的言語,宋喜依舊可以雷打不動,只聲音淡漠的接道:"無論我爸是什麼人,他永遠是我爸,但在你心里,家人只分兩種,長臉的和丟臉的,我真替你爸感到悲哀,砸鍋賣鐵供了個白眼兒狼出來."

任爽這一下是真的被宋喜給刺激到了,宋喜剛剛說的每一個字,都像是一把鋒利的手術刀,片片削著任爽那顆外強中干的心髒.

她本想挫一挫宋喜的銳氣,誰料反被宋喜殺個片甲不留.

人真的被逼到退無可退的境地,尤其是女人,除了眼淚別無他法.

宋喜看到任爽瞬間紅了眼睛,眼淚在眼眶中打轉,她面無表情的說:"家人是我唯一的底線,別再來試圖挑釁我,你要明白一件事兒,以前我爸還在職的時候,我是怕給他丟臉,所以凡事兒能忍則忍;現在不同了,我自己好賴自己帶著,你要是非和我過不去,那我只能跟你分個高下,你可以掂量一下自己有幾斤幾兩,就算我沒有後台撐腰,你是不是我對手."

說罷,不等任爽回應,宋喜轉身拉開房門,颯爽的離開.

房門關上的刹那,仿佛震掉了任爽眼眶中含著的眼淚,她被宋喜的一番話懟到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.

抬手抹掉眼淚,她緊咬牙關,眼里盡是不甘心和憤恨.

宋喜說的沒錯,她就是嫉妒,嫉妒自己明明什麼都不比宋喜差,只因為沒有投胎到一個好家庭,所以這小三十年的人生注定要比別人難走很多.

宋喜憑什麼口口聲聲說她不靠家里?如果大家都不靠家里,為什麼同樣的一段路,一個是一馬平川,另一個就要走到腳底淌血?

這個世道不公平,所有贏在起點的人都在振臂高呼善良和道義,那她們這些一路摸爬滾打熬過來的人呢?怎麼能讓她們心安理得的咽下這口氣?

別人能不能咽,任爽不管,反正她是咽不下!

既然開始就不公平,那往後也只能用不公平去贏得公平.

宋喜剛才的那番話,沒有讓任爽覺得自己有任何不對,反而更添心中失衡感,她厭惡極了宋喜那種與生俱來的自信和坦蕩,這些都是她生在一個好家庭才換來的,任爽想,如果她也能生在這樣的家庭,那她自然也會自信坦蕩,憑什麼要在這邊受別人的白眼兒和嘲諷?

越想越覺著委屈,任爽正抹眼淚之際,手機響起,掏出來一看,手機屏幕上顯示著'汪總’來電字樣.

見狀,她立刻擦干眼淚,調整呼吸,接通電話時已經換上一副小女人的聲音,柔柔的叫道:"汪總~"

男人約她吃飯,說現在過來接她,兩人聊了幾句之後,對方順勢問道:"你們醫院打算試用我們的新藥嗎?"

任爽略紅的眼球微微一轉,隨即語氣無奈又委屈的回道:"汪總,人家為了推廣你們公司的新藥,剛還被人欺負了呢."

男人聞言立即說:"還有這事兒?誰欺負你了,跟我說,我替你出頭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