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3章 到處都是硝煙戰場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走出手術室的時候,迎面而來的醫護人員皆是笑容略顯尷尬的跟她打招呼,"宋醫生回來了?"

宋喜努力維持著面不改色,微笑著頷首.

丁慧琴找到宋喜,當面感謝,宋喜說:"不用謝丁主任,應該應分的."

丁慧琴眼神欣慰中帶著歉疚,低聲問道:"家里怎麼樣了?"

宋喜視線略微下垂,隨即輕聲回答:"沒事兒了,您不用擔心."

丁慧琴輕歎一口氣,"我也不知說什麼才好,江主任不在,你有任何需要隨時跟我提,今天也是我實在沒轍才把你叫回來,你快回去休息吧,別太難過了,咱日子還要照常過."

宋喜抬頭回道:"丁主任,我正想跟您說呢,原本我就想這兩天回來上班,既然今天回來了,那我就把假期消了."

丁慧琴眼露詫異的問道:"怎麼不多休息幾天?"

宋喜說:"咱們心外這邊本來就患者流量大,醫生緊張,我一走,原本排在我這邊的手術就要其他人幫我做,我不好意思,再說家里已經沒什麼事兒了,老在家待著也沒用,不如過來上班."

丁慧琴看著宋喜,眼中是明顯的心疼和無奈,伸手輕拍了幾下宋喜的手臂,丁慧琴道:"也好,一個人在家要胡思亂想的,人有時候要讓自己忙一點兒,忙起來就不會想別的了."

宋喜心里很酸,面上卻在微笑.

跟丁慧琴打好招呼,宋喜即日起恢複正常工作,今天的手術都已經安排好了,用不著她做,她先去看不在的這幾天,積攢下來的申請慈善基金的患者資料.

韓春萌得知宋喜回來,忙完立馬竄到宋喜所在的辦公室,意外又驚喜的問道:"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?"

宋喜撅了噘嘴,半真半假的回道:"想你了唄."

韓春萌明知道這個理由不靠譜,可還是忍不住唇角上揚,走過來坐在桌邊,看著宋喜說:"你不在的這幾天,我一個人孤軍奮戰,你都不知道我日子過得有多無聊."

宋喜低頭看資料,邊看邊說:"失去了才知道珍惜,現在明白我有多重要了吧?"

韓春萌道:"聽東旭說你想開了,想開了就好,醫院里面多少人等著看你的熱鬧,你要是遂了他們的意,我都不樂意!"

宋喜聲音不變的說:"氣人有笑人無,我還真是具備了被看熱鬧的所有關鍵要素."

韓春萌道:"他們越是等著看你的熱鬧,你越是要啪啪打他們的臉,原本你就不靠家里,他們心知肚明卻非要自欺欺人,自己沒個好爹就去妒忌別人的,這都什麼世道."

宋喜眉頭一蹙,韓春萌問:"怎麼了?"

宋喜手中拿著一份資料,蹙眉回道:"某些人想錢想瘋了,一個房間隔缺損,能開出三十萬的報價."

韓春萌一臉八卦,"誰啊?"

宋喜眼底滑過厭惡,"任爽."

韓春萌撇了下嘴角,毫不意外的說道:"她有什麼干不出來的?你這麼一說我想起來了,你不在的這幾天,據說她一直在騷擾丁主任,想著盡快把這台手術給做了,八成丁主任也看出她這手術報價貓膩太大,所以躲著沒批,就等你回來呢."

宋喜沉默片刻,"我出去一下,你沒事兒趕緊准備一下職稱考試,成天讓任爽拿這事兒壓你一頭,你心里好受?"

韓春萌顯然被刺激到了,一臉不成功便成仁的表情道:"我特麼就是為了堵她的嘴,我也要把職稱定下來,走了!"

韓春萌邁著沉重的步伐,如暴風一般卷過,剩下宋喜也收拾一下出了辦公室,她先後找到幾名醫生,跟他們溝通申請已通過,隨時可以排期手術,但卻沒有主動去找任爽,因為算到任爽一定會主動過來找她.

果不其然,距離晚上下班還有不到半小時,任爽找到宋喜,進門招呼都不打一聲,開口便問:"我的患者什麼時候排期手術?"

宋喜面色淡淡,出聲回道:"你的申請沒有通過."

即便是意料之中,可任爽還是一副驚訝不爽的模樣,蹙眉問:"為什麼?"

宋喜直言道:"手術報價太高."

任爽當場噼里啪啦的細數了手術過程中的所有開銷,尤其是術後的用藥,最後咄咄逼人的問道:"宋喜,你還說你不是故意針對我?其他人的申請你都給通過了,陳醫生一個手術報價三十三萬,你也沒說高,怎麼到我這兒就高了?"

宋喜說:"陳醫生的患者是法洛氏三聯並大血管錯位,要做兩台手術,你的患者只需要做一個房間隔缺損,無論從手術難度還是術後恢複上,花費都不能相提並論."

任爽拉著臉問:"你到底有沒有仔細看過患者資料?我的患者今年才兩歲,手術風險和術後恢複能跟個八九歲的孩子比嗎?"

宋喜不答反問:"所以你選擇的五種藥物,都是英國進口藥,比普通的要高近八倍?"

任爽眼睛一眨不眨,但氣焰卻明顯的壓低了幾分,她開始跟宋喜辯解這些進口藥的療效.

宋喜耐心聽她講完,然後說:"我能理解你為患者著想的心,但你也要知道,我們拿著這筆錢,是想盡可能地為更多家庭困難的患者提供幫助,而不是為了其中某一個患者可以享受到最優的服務,說的再直白一點兒,多少普通家庭也就只能勉強支付手術費用和普通術後藥?沒必要浪費進口藥的錢,普通藥物足夠."

任爽暗自調節呼吸,企圖跟宋喜好說好商量,五種進口藥不行,可以適當的減少幾種.

宋喜通程面色和善,等任爽說完,她依舊是那句話,"我認為不需要."

任爽瞬間被宋喜惹惱,蹙眉問:"你故意難為我是吧?"

宋喜說:"到底是我難為你,還是你難為我,我們心知肚明,咱倆也聊了快半小時了,我這邊的建議很簡單,你把所有藥物改成我們醫院慣用的,我現在就批;如果你不能接受,那就等明天丁主任有空,大家再一起探討."

辦公室里面就她們兩個,任爽毫無顧忌的說道:"誰不知道丁主任向著你?你倆一唱一和,咱們心外的這筆錢就是你一個人說了算,還談什麼公平?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