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章 只要需要,隨叫隨到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最會難為人的,其實是人心,心里一旦通了,看事情自然也就看得開.

宋喜本想找機會問問喬治笙,看近期還能否再去探望一下宋元青,上一次倉促,她沒做好准備,好些話都沒來得及說,她還想再過去一趟,順道把茶具也給他帶去.

但一連幾天都沒抓到喬治笙的人影,他根本不回來.

宋喜成年到頭難得閑下來,整日里除了吃就是睡,然後是發呆想事情,日子過得單調乏味.

這天她還在睡覺,手機突然響起,她迷瞪著拿起,看了眼來電人,是丁慧琴.

丁慧琴打電話過來,八成是醫院里有事兒,宋喜馬上就清醒了,劃開接通鍵,主動出聲道:"丁主任."

丁慧琴的聲音傳來,"小宋,在家休息呢?"

宋喜回道:"嗯,怎麼了丁主任?是不是醫院有事兒?"

丁慧琴又著急又為難的說道:"按理我真不該在這種時候給你打電話……但這邊臨時出了個急事兒,除了你我真想不到別人."

宋喜認真問:"怎麼了?"

丁慧琴說:"本來今天下午我要給一個申請慈善基金的孩子做手術,但剛才院長妹妹突然送過來,腦出血加心動脈瘤,必須馬上動手術,院長點名要我來做,但我要是上了這台手術,下午那台基金的絕對來不及,其他醫生也都有手術要上,我這邊……"

宋喜適時道:"別著急丁主任,下午那台手術幾點?我現在就去醫院,看來不來得及?"

丁慧琴說:"下午兩點半,現在差點兒不到一點."

宋喜在腦子里飛速的過了下時間,"我快點兒趕過去,應該來得及,丁主任,麻煩您把患者資料發我郵箱,我去的路上看,別耽誤時間."

丁慧琴連連道:"謝謝你了小宋."

宋喜說:"謝什麼啊,應該的."

治病救人,醫生的天職,就算有事兒都要盡量趕過去,更何況是閑著.

掛斷電話,宋喜飛身下床,從穿衣服到出門,不超過一分半鍾.

家里只有一個保姆,這個點兒沒做飯,坐在客廳看電視,看到宋喜下樓,她問了句:"宋小姐,出門?"

宋喜風風火火的走向玄關,抽空回道:"有急患要回醫院."

保姆跟到玄關口,本還想再說什麼,宋喜卻沒有時間耽擱,打了聲招呼便出了門.

別墅外的私家道路上停靠了一輛黑車,許是沒想到宋喜會突然出門,坐在駕駛席正在抽煙的男人,第一反應就是趕緊升起車窗,像是怕被宋喜發現.

宋喜卻直奔他而去,敲了敲車窗,車窗再次降下,里面的男人抬眼看著宋喜.

宋喜問:"能送我去協和嗎?"

男人眨了眨眼睛,隨即點頭.

宋喜拉開後車門坐進去,男人發動車子,掉頭離開.

路上,宋喜低頭用手機看患者病例,等到了醫院大門口,她已經把病曆翻來覆去看了三遍不止,爛熟于心.

臨下車之前,宋喜說了聲謝謝,然後快步往醫院里走.

整個協和光醫護人員都有上千,除了同部門同科室的,大家同一個醫院工作,互相不認識很正常,但宋喜無疑是個例外,整個醫院就沒有不認識她的,因此一看到宋喜的身影,無論醫生還是護士,皆是一臉驚詫,仿佛宋元青出了事兒,宋喜就不該再來這邊上班.

宋喜著急回心外,對于大家各種打量的目光,她沒時間做回應.

電梯門打開,宋喜出現在心外走廊里,迎面第一個看到她的小護士,因為猝不及防,當場愣在原地,直到宋喜徑直走過去,出聲說:"馬上安排一下,兩點半23床丁主任的手術,改由我做,其他副手不變,我十分鍾之後進手術室,通知里面做准備."

說完,不待小護士回答,宋喜又一陣風似的滑過,快步往里走.

待她走後,不遠處同樣愣住圍觀的小護士們一窩蜂的圍上來,七嘴八舌的小聲嘀咕,"宋醫生怎麼來了?"

"是啊,我還以為她不會再來了呢."

"她爸出了這麼大的事兒,她現在還能回來做手術?"

"宋醫生不愧是咱們心外的'拼命三娘’."

"以後該叫全院的'拼命三娘’了."

宋喜回來的消息,在她還沒進手術室之前,已經傳遍了大半個醫院,所有醫護都在私下里議論,宋喜是真堅強還是寄情于工作?怎會家里出了這樣的大事,還能面不改色的回來工作?

更有甚者,開始借此懷疑宋喜的動機.

任爽就是其中一個,她冷笑著道:"如果宋喜不是真的冷血,那我不信她會一點兒都不受影響,讓一個剛遭受過巨大打擊的人上手術台,萬一出了什麼事兒,算誰的?"

身旁有人接道:"據說是丁主任給她打的電話,因為忙不開."

任爽聞言更是嗤笑一下,"丁主任也是信得過宋喜,不是我說得難聽,好些遭受過巨大打擊的人,都會性情大變,報複社會蓄意傷人也不是沒有,更何況還是個隨時拿著手術刀的醫生,如果她在手術台上發瘋,傷了人,到時候倒黴的不光是她自己,是我們整個心外!"

"不會吧?"

"哼,當了二十多年的市長千金,現在爸爸被雙規,她是貪汙犯的女兒,擱著你,你能馬上就來醫院上班做手術?"

"……"

宋喜進到手術室的時候,手術室中的醫護人員看到她,同樣驚訝,宋喜卻通程面色如常,尤其是術前跟副手打招呼的時候,一如既往,搞得其他幾名副手都不好做出意外之色.

小患者的手術不大不小,宋喜的表現是一貫的超高水准,每一刀,每一針,都堪稱教科書般的典范,其實都用不到其他幾個副手,旁邊人也就是現場觀摩學習.

待到最後一步完成,宋喜抬起戴著手套的雙手,剩下的由護士完成.

一旁的副手笑著說:"宋醫生就是厲害,手術提前二十幾分鍾完成."

另一個說:"這孩子幸運,趕上宋醫生親自主刀,這回孩子媽媽可以安心了."

"是啊,孩子沒爸,就媽媽一個人帶著,勞心勞力,怪可憐的."

此話一出,宋喜表情一頓,即便她很努力的想要掩飾失態,可還是被旁人看出端倪.

她說了聲辛苦,轉身離開,剩下幾人面面相對,後悔不該哪壺不開提哪壺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