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章 找的就是她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當然不是心血來潮出現在宋喜面前,正如顧東旭不會'碰巧’接到局里打來的電話,一切都是早就准備好的.

喬治笙打聽到宋喜先前見了顧東旭,從外環繞回市區,也是進了顧東旭的家門,當時他心里就只有一個想法,雖然他跟宋喜是假結婚,她在外面怎麼樣,他也管不著,但前提是兔子不能吃窩邊草.

所以他調走顧東旭,想著一會兒開了門,如果是宋喜自己在家,那他會對她說兩個字:離婚.

他不管宋喜跟顧東旭到底是哥們兒還是朋友,他又不是調查組的,總之孤男寡女,三更半夜,這頂潛在的綠帽子,他不戴,結果門一打開就聽到韓春萌的聲音,喬治笙安心了,一句廢話沒有,來也匆匆去也匆匆.

他乘電梯下樓,剛走到小區門口停靠的黑色私家車旁,伸手還沒等打開車門,身後便傳來宋喜的聲音,"等一下."

喬治笙轉過身,宋喜幾步走到他面前,看著他道:"你找東旭嗎?他剛走,局里有事兒."

喬治笙一如既往,面色冷淡的說:"找你."

宋喜有些意外,但很快恢複平常心態,開口問道:"找我什麼事兒?"

喬治笙說:"哈雷騎到快一百五,你找死嗎?"

宋喜直勾勾的看著喬治笙,倒也不是生氣或是其他,而是喝多了,反應略微有些遲緩.

慢了幾秒,她別開視線,輕聲回道:"我沒想死,也沒打算給別人找麻煩,我自己幾斤幾兩,多少本事,自己心里清楚."

喬治笙說:"我也不愛多管閑事兒,只是你在外面有個三長兩短,你爸回頭別再怪我保護不周,你的一舉一動,會牽連到我."

宋喜想到宋元青,偷偷的張口吐納呼吸,緩了緩才道:"我知道."

喬治笙依舊是那副冷淡中摻雜著絲絲嫌棄的口吻,"現在夜城里究竟有多少雙眼睛在盯著你,你有丁點兒的把柄落在別人手里,你爸只會罪上加罪."

言外之意就是說,難過也要躲在沒人的地方偷著難過,別跑到大街上去撒歡.

宋喜從未有過的憋屈,心口像是被人塞了一塊兒巨石,喘氣兒都喘不上來.

她很想發脾氣,或者是借著酒勁兒跟喬治笙喊上幾句,但喝了這麼多酒,她依舊保持著一分理智,知道自己是誰,也知道面前的人是誰.

唇瓣張開,她無聲的動彈了幾下,半晌才找回聲音,不冷不熱,不咸不淡的道:"以後不會了."

其實喬治笙心底早就有所打算,但凡宋喜有一點兒不順他的意,他一定想盡辦法叫宋元青後悔威脅他,可偏偏宋喜能忍,每次他都以為她忍不了的時候,她又生生忍下了.

就像現在,宋喜明明難受的要死,可是在喬治笙面前,她不哭也不怒,一句抱怨和委屈都沒有,除了一雙眼睛一直是紅腫的狀態外,她將所有的心事兒都埋在心底,不對喬治笙表露半分.

喬治笙見過的女人不少,像是宋喜這種的,她是獨一份,如果不是昨晚親眼見到她燒糊塗,無助流淚的模樣,他都要誤以為她穿了金鍾罩鐵布衫,仿佛刀槍不入.

站在原地,喬治笙漂亮卻冷漠的狐狸眼睨了宋喜片刻,薄唇開啟,忽然出聲道:"上車."

宋喜不知道喬治笙要帶她去哪兒,她機械的打開副駕車門,佩服自己竟然還記得喬治笙開車的時候,不喜歡她坐後面,這樣他會覺得他是她司機.

宋喜忘了自己喝了多少罐的啤酒,眼下整個人都是暈的,尤其是坐進車里,寬大的真皮座椅柔軟舒服,更讓她平添睡意,她連安全帶都忘系,還是身旁的喬治笙提醒她,"系安全帶."

宋喜的動作有些機械,這頭安全帶還沒等系好,喬治笙已經一踩油門,她只覺得身體往後慣性一晃,車子飛速沖向馬路.

現在已經過了午夜時分,路面上的車並不太多,但也不是沒有,喬治笙一腳油門,表盤上的指針瞬間超過一百.

他車速提的太猛,宋喜始料未及,一個激靈,酒意頓時去了大半.

在夜城市區,普遍限速不能超過六十,即便沒有交警站崗,也沒人敢不守規矩,但喬治笙本身就是個例外,放眼夜城,誰敢找他的麻煩?他不找別人的麻煩,已是萬幸.

就這樣,喬治笙面無表情著一張冷俊面孔,駕車飛速越過前方一輛輛車,還好他還知道等紅燈,到了停止線,他一個急刹停住,宋喜身體往前一沖,安全帶勒得她胸口有些難受.

等紅燈的時候,喬治笙點了一根煙,抽了一口之後,修長的食指和中指夾著,伸出車窗彈煙灰.

宋喜胃里不怎麼舒服,想著再挺一會兒就回家了,所以沒有說話.

紅燈轉綠,喬治笙依舊是一馬當先,車速直接飆到一百二以上,宋喜背靠著真皮座椅,窗戶吹進來的風,呼呼地刮著她的頭發,她幾乎睜不開眼.

一路碰到三個紅燈,每次都是急刹,最後當喬治笙把車子停下的時候,宋喜是沖下車的,幾步跑到路邊,彎腰干嘔,她以為自己一定會吐,但只是難受,嘔到眼圈發燙,還是什麼都沒有.

喬治笙也下了車,站在路邊點煙抽煙,宋喜彎著腰,一手撐著膝蓋,另一手撫著胸口,半天都站不起來.

喬治笙說:"要是後悔了,隨時跟我說,送你出國不是問題."

宋喜背對著喬治笙,她想直起身,但渾身無力,像是昨晚暈倒在浴室里的感覺,她怕自己真的暈了,所以干脆慢慢蹲下,最後直接坐在馬路牙上,有氣無力的回道:"我不走."

喬治笙沒有看她,只徑自說道:"不走,成天以淚洗面,沉迷消瘦,還是你打算以後七年的日子里,每天借酒消愁,苦中作樂?"

宋喜沉默不語,喬治笙夾著煙送到唇邊,抽了一口後,吐出白色的煙霧,過了會兒才道:"要麼承認自己沒有想象中的能扛,離開是非之地;要麼就干脆裝的天衣無縫,讓所有人都看不出你的軟弱.像你現在這樣,嘴上口號比誰喊得都響,實際上又活得窩窩囊囊,給誰看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