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7章 她並不孤單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進了窄巷,成功將身後的尾巴甩掉,本想自己找個人少的地兒發泄一下就好,結果前有瑪莎拉蒂,後有賓利,兩輛車都跟有病似的攆著她跑,倒也托了他們的福,宋喜將車開回顧東旭所在的小區,前後剛剛好四十分鍾.

上樓按門鈴,韓春萌過來開門,看到宋喜的瞬間,她立馬一個箭步上前,二話不說抱住宋喜的脖子,宋喜聽到韓春萌強忍哽咽的聲音,喉嚨一酸,反過來拍著韓春萌的後背,安慰道:"沒事兒."

兩人在門口抱成一團,顧東旭從客廳閃出來,先是看了眼宋喜,見她沒哭,隨即走過去,大手罩在韓春萌頭頂,大咧咧的道:"行了,進屋哭去."

韓春萌往後退了一步,伸手抹眼淚.

顧東旭故意岔開話題,對著宋喜說:"回來挺快啊,開到哪兒?"

宋喜說了個地標,顧東旭挑眉道:"都跑那兒去了?這麼遠,我最少也要四十六七分鍾."

宋喜一邊換鞋一邊道:"我是誰?我能跟你一樣嗎?"

顧東旭吊兒郎當的說:"你牛,這我不跟你爭."

說話間三人一起從玄關走到客廳,客廳茶幾上擺滿了宋喜平日里喜歡吃的菜,沙發上幾大包的零食,一旁還有一罐罐綠色的啤酒.

韓春萌問:"你還沒吃飯呢吧?"

宋喜脫口而出,"吃了."

韓春萌問:"在哪兒吃的?"

宋喜回了回神,"我爸朋友家."

提到宋元青,韓春萌眼淚窩子淺,頓時低下頭,本想很輕松的說一句再吃點兒,結果從開口的第一個字,就浸滿了酸澀.

宋喜是特怕因為自己而影響身邊人的人,見狀,她反而努力裝成沒事兒人的樣子,拍著韓春萌的後背說:"呀,沒事兒的,別哭,你看我都挺住了."

宋喜這麼一說,韓春萌眼淚掉得更凶,止不住的哽咽,她也怕宋喜難過,所以背過身去.

宋喜已經紅了眼眶,她微笑著對顧東旭道:"你趕緊的,哄哄她."

顧東旭從胸口到嗓子眼兒,仿佛都被什麼東西給堵住了,又悶又酸,一個字兒都憋不出來,他干脆往沙發上一坐,打開一罐啤酒,仰頭灌下.

宋喜站在兩人中間,左側就是韓春萌的抽泣聲,她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,靜靜的在原地站了片刻,隨即在顧東旭對面坐下來,摳開一罐啤酒,低聲說:"別一個人喝."

她舉著啤酒罐,顧東旭停下來,跟她碰了一個.

宋喜仰起修長白皙的脖頸,將冰鎮啤酒填鴨式的往肚子里面灌,她喝到三分之一的時候,顧東旭一罐已經喝完了,韓春萌抹了眼淚,悶聲道:"還有我呢."

她拿了一罐啤酒跟宋喜碰杯,三人一句話沒有,先是一人干了一罐.

喝完酒,宋喜拿起桌上的一次性筷子,低頭夾了個椒鹽大蝦往嘴里送,含糊著說:"我正想吃這個."

往日里韓春萌見到好吃的,一定會開心的眉飛色舞,今兒卻淚眼婆娑,拿著筷子往宋喜碗里夾菜,嘴里嘀咕著:"吃這個,這個也好吃……"

宋喜看著碗里堆起的食物,打趣道:"干嘛啊,我也不是吃了這頓就沒下頓."

韓春萌眉頭一蹙,"呸,瞎說什麼呢?"

說著說著,眼淚又掉下來了.

宋喜看著韓春萌,唇角勾起,"大萌萌,別這樣,你看我不挺好的嘛,聽話,別哭了."

韓春萌像是委屈極了,忽然哽咽出聲,邊哭邊道:"小喜,你別怕,就算天塌下來,有我們陪你一起頂著."

宋喜打從進門的那一刻就在忍,一忍再忍,終于忍無可忍.

嘴里面完全嘗不到其他的味道,只有酸味兒,伸手搭在韓春萌的腿上,宋喜從眼眶發紅到眼淚滑落,只用了兩秒鍾.

宋元青出事兒,這世上沒有人會比她更難過,她難過到恨不能替宋元青坐牢,恨不能拿陽壽去替宋元青擋災.

放下筷子,宋喜雙手捂住臉,從肩膀顫抖到渾身顫抖,她壓抑得了哭聲,卻壓抑不了痛苦.

韓春萌陪著宋喜一起哭,顧東旭沉默的坐在一旁,一言不發,只是眼眶通紅.

宋喜哭了一通,把手移開,抽了張紙巾擤鼻涕,垂著視線,低聲說道:"七年,我等他出來."

韓春萌點頭,"我們陪你一起等叔叔出來,七年一晃兒就過去了,你就當叔叔公出,出了趟遠門."

宋喜不知被戳到哪根痛覺神經,頓時眉頭一蹙,邊哭邊道:"可是我想他……"

韓春萌淚崩,想勸宋喜,卻哭得斷斷續續,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.

一直沉默不語的顧東旭,忽然開了口,他沉聲說:"我會找人盡量照顧宋叔,你不用擔心."

宋喜有太多的話想說,但又一句話都不想說,她哭了好幾通,最後無能為力的發現,太過痛苦的時候,想什麼都沒有用,唯有用酒精來麻痹自己,人若是不清醒了,痛覺神經也就跟著一塊兒麻木了.

三人接連拿起啤酒,有時候會說上兩句話再喝,有時候一句話都沒有,只是機械的希望能陪伴,分擔宋喜身上的痛苦.

不知不覺,三人腳邊都堆滿了啤酒罐,宋喜單手撐著半張臉,輕笑著道:"咱們多久沒有這樣大醉一場了?"

韓春萌紅著臉,腫著眼,含糊著說:"去年,我過生日."

宋喜笑說:"想起來了,那次你啤摻白,還喝了大半瓶紅酒,吐得找不到北了,東旭背你上車,你一嘔,吐他前胸一片都是,要不是我攔著,他一准兒給你扔井蓋兒上."

韓春萌瞥著顧東旭道:"你要給我扔地上,那你真不是人,你記不記得高中你喝多那回,是我從飯店把你一路背回的酒店,差點兒沒把我老腰累折了."

宋喜咯咯笑著:"對對對,好像是有這麼個事兒,他因為什麼喝多來著?"

韓春萌一臉嫌棄,"跟隔壁學校的校花分手嘛,難受的要死要活的."

宋喜一拍桌子,跟韓春萌一起吐槽.

顧東旭面無表情的說:"你們不提我早忘了."

韓春萌瞥眼道:"當初愛的死去活來,分手跟要你半條命似的,怎麼現在說忘就忘?"

顧東旭將剩下的半瓶酒一飲而盡,隨後道:"年少時根本不懂愛情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