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6章 不識女俠真面目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女的?"喬治笙表情略顯意味深長,隨即打趣道:"你讓個女人給超了車,以後還要不要混了?"

元寶說:"太快了,我也沒看清楚,感覺像個女人,挺瘦的."

喬治笙說:"沒看清就追上去看看,又不是追不上."

聞言,元寶稍微晃動了一下脖頸,隨即一腳油門踩下去,黑色的車像是一頭黑色獵豹,瞬間將身旁車輛甩到身後.

喬家的車也參與了這場角逐,原本身後打算跟著看熱鬧的車輛,馬上放棄不敢追了,開什麼玩笑,喬家的熱鬧也是平常人能看的?別一不小心吃不了兜著走.

放眼望去,馬路上除了一輛哈雷,一輛瑪莎拉蒂,還有一輛賓利在瘋狂時速,最後面還跟了輛黑色的現代,現代車主已經把油門踩到底兒了,然而心有余卻力不足,只能眼睜睜看著哈雷車漸行漸遠.

元寶車技一流,早年間常跟人在國內外賽車賭車,他開到最快的時候,已經跟瑪莎拉蒂車主並排了,抽空瞄了眼對方,是陌生面孔.

喬治笙不在意瑪莎拉蒂上坐的是誰,他倒是挺感興趣二十米外,騎著哈雷RoadKing的女人,這女人擺明了是老手,不僅膽子大,而且心還細,進了隧道馬上變成近光燈,不像那些純粹為了找刺激的飆車族,不僅不在意別人的生死,就連自己的也不在乎.

隧道是雙向來車,車道變窄,車速難免變慢,但這是相對四輪車而言,對于摩托車來說,只需要很小的位置就可以如魚得水.

宋喜騎著哈雷一馬當先,眼下元寶已經把瑪莎拉蒂壓在了後頭,他們跟宋喜之間最近只有十米,清楚到可以看見車牌號.

只需要讓出一個三米寬的位置,元寶就能超車,攔下哈雷車主,奈何天公不作美,隧道中始終沒有超車的機會,他們只能眼睜睜的跟在摩托車後面吃尾氣.

瑪莎拉蒂車主認出喬家的車牌號,漸漸降了速度,不多時便消失在視線里,最後只剩下哈雷跟賓利.

喬治笙坐在後面,慢條斯理的說道:"要是連個女人騎的哈雷都追不上,趕明兒你也不用開車了,自行車的速度就能滿足你."

元寶說:"追上也沒什麼好顯擺的."

喬治笙道:"先追上再說吧."

元寶也有好久沒在夜城開快車,更何況是追個女人,就像他說的,贏了也不長臉,關鍵輸了還丟面兒,簡直趕上騎虎難下了,也不知是哪兒來的瘋丫頭,騎車不長眼,連喬治笙的車都敢別.

一直想著等出隧道就把她逼停,但是萬萬沒想到,才剛出隧道,只見墨綠色哈雷從右向左,依次變道,先是不給後面超車的機會,然後等到了一個分岔路口,迅速轉向岔道.

元寶緊追其後,車輪與地面發出明顯的摩擦聲.

先前是沒機會超車,眼下就是純憑技術,宋喜從倒車鏡中看到後面窮追不舍的車,她倒真沒注意車牌號,只是單純的心情不好,既然有人故意挑釁,那就甭怪她打臉.

這邊的路宋喜並不熟,她平常都在市中心待著,連四環都很少出,只是憑借著一股子野勁兒,開到哪兒算哪兒.

喬治笙看出元寶是認真在追,但卻一時半會兒沒能追平,連連在後面說小話,"哎,要不換我來開?"

元寶低沉著聲音,認真說道:"我倒真想看看她是何方神聖,車騎得這麼溜,我不可能不認識."

喬治笙笑,"追上我幫你要她號碼."

白天公司開會,見客戶談生意,晚上吃飯應酬,一忙就是一整天,喬治笙正愁日子過得乏味無聊,好不容易得一樂子,他也想看看車上的女人到底長什麼模樣,瞧把元寶氣的一臉正經.

不知從某一地點開始,摩托車已經掉頭從近郊往市區里面開,越往市里走,正街管的越嚴,所以宋喜只能選擇'旁門左道’,走街串巷.

她摩托車方便,可四門的賓利就越發的不便了,元寶也發覺宋喜是故意想甩開他們,情急之下連按了幾聲喇叭.

宋喜身子一歪,摩托車像是有意識一般,傾斜出柔順的弧度,一眨眼就拐進了一條窄道,元寶急了想追,喬治笙說:"別追了,前面出去都是巷子."

元寶無奈減緩車速,平日里他淡定慣了,有時候比喬治笙還冷靜,但今兒愣是氣的一砸方向盤,逗得喬治笙樂出聲來,說:"你不看見車牌號了嘛,找人查就好了."

元寶不語,心想還真讓一個丫頭片子給贏了,說出去還不被人笑掉大牙?

喬治笙一雙狐狸眼淬著促狹,瞥著元寶道:"你還能不能開了?不能開我開."

元寶悻悻著一張臉,將所有憋屈吞回去,慢打方向盤,准備掉頭從大路走.

車子才開出幾十米,元寶手機響了,他看了眼號碼,隨即接通.

手機中傳來一個男聲,道:"寶哥,我們把宋小姐跟丟了."

元寶仍舊是面無表情著一張臉,聞言,不由得眉頭輕蹙,問:"怎麼跟丟了?她出門了?"

男人說:"宋小姐出門見朋友,誰知道對方給她准備了一輛哈雷,宋小姐車飆的太快,我們開現代根本就追不上,眼看著跟丟了……"

說到最後,男人語氣中帶著掩飾不掉的委屈.

元寶眼神一變,幾乎不敢相信的問:"墨綠色哈雷嗎?"

對方肯定的回答:"是."

"好,我知道了,宋小姐跟誰見的面,你們看見了吧?"

"是宋小姐當警察的朋友."

喬治笙在後座坐著,原本正打算看元寶的熱鬧,但卻從元寶口中聽到宋喜的名字,然後又確定了摩托車顏色.

喬治笙這麼聰明,怎會想不到.

果然,元寶掛斷電話,第一時間看向後視鏡,唇角勾起,出聲說:"笙哥,不用叫人找車牌號了,宋喜的號碼,你知道."

喬治笙這回笑不出來了,輪到元寶滿臉興致盎然的表情,輕輕搖頭,感歎的說:"真想不到,原來是她."

喬治笙俊美面孔上,神色晦暗不明,元寶'嘖’了一聲,頗為後悔的說道:"早知道剛才就應該換你來開,免得你說我放水."

喬治笙沉聲問:"她現在在哪兒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