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5章 誰說女人不能野?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換了身衣服,背了個斜跨的小包下樓,保姆在廚房收拾,沒看到她離開,宋喜走出好長一段距離才打到車,然後告訴司機去醫大正門.

到了地方,宋喜給錢下車,醫大門口很多年輕人來來往往,都是在校的大學生,不過宋喜還是一眼就看到了顧東旭,明確的說,是看到他屁股下倚靠的那輛墨綠色哈雷RoadKing.

大家都還只有十幾歲的時候,顧東旭年少輕狂,愛狂野,愛速度,所以瞞著家里花了一百多萬的零花錢,從國外定制了一款哈雷CVO,從此深夜五環外盡是顧大少飆車的颯爽身影.

但顧大少是個有原則的人,能上他摩托車後座的,從來只有兩個女生,其中一個是宋喜,另外一個就是韓春萌.

韓春萌每次都被顧東旭嚇得狼哇嚎叫,後來更是顧東旭用宵夜哄,她都死活不上去,相反宋喜卻意外的覺著爽,還讓顧東旭教她騎車.

結果教會了徒弟餓死了師傅,那時候還沒有六環七環一說,宋喜只記得自己從五環跑到快下出省高速,一共才用了三十五分鍾,顧東旭成天說自己是夜城飆車王,還用了三十八分鍾,所以打那之後,他一蹶不振,竟然不愛飆車了,連帶著小氣的將他的愛車藏起來,也不讓宋喜出去飆車.

因此宋喜正經有好幾年沒看到她熟悉的'老朋友’了.

夏季夜里,顧東旭穿著淺色的半袖T恤,牛仔褲白球鞋,靠坐在百萬摩托車上,帥氣的臉,拉風的車,怎能不吸引人注意?

宋喜在往他那邊走的時候,已經有女孩子駐足,主動上前去跟他搭訕.

宋喜慢下腳步,這功夫還有心情想,別壞了他的好事兒.

顧東旭眼尖,一眼就穿過人群看到宋喜,對身邊的女孩子視而不見,他徑直站起身,對著宋喜擺了下手,"這兒呢."

沒轍,宋喜只能邁步上前.

女孩子們打量宋喜的臉,宋喜披散著頭發,卻遮不住她一雙腫成金魚的眼睛,眼瞧著小丫頭片子們一臉的不屑和狐疑,宋喜壓低聲音對顧東旭說道:"趕緊走吧,我不想當馬戲團的動物."

顧東旭回手將車上的墨綠色頭盔拿給她,出聲說:"出去兜一圈兒,我去接胖春,你待會兒直接去我那兒."

宋喜抱著頭盔,垂著視線,一時間沒有接話.

顧東旭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:"不敢騎了?"

宋喜不答反問:"你也不怕我出事兒?"

顧東旭回道:"車是我的,除非你想給我找事兒."

宋喜慢慢的,深吸了一口氣,抬眼對顧東旭道:"你們快點兒,我最慢四十五分鍾."

顧東旭調侃,"還要四十五分鍾?那我何必把它借你,你開四個輪子的好不好?"

宋喜本想瞪一眼顧東旭,可眼皮腫的太厲害,竟然做不出鄙視的表情.

恨了恨,宋喜戴上頭盔,細腿一邁,跨坐在比她身板子還寬的哈雷機車上.

顧東旭嘴上說著不擔心,可當宋喜發動車子的時候,他還是囑咐了一句:"注意安全."

宋喜點了點頭,一個女人騎著一輛炫酷的摩托車,在萬眾矚目之下,很快離開醫大門口.

眼下是晚上八點半,夜城市區內的某些路段還是略顯擁堵的,宋喜騎著摩托車穿梭于各種四輪車輛之間,所有人都會被這一抹略顯單薄的纖細背影所吸引,想要追上去一探芳容,奈何車速竟然跟不上,只能眼看著她一騎絕塵.

待到駛離中心路段,夜城寬闊的路面就顯現出來,一個紅燈,宋喜被隔在停止線前面,與她並排的是一輛香檳色瑪莎拉蒂跑車,車主是個年輕男人,墨鏡往頭上一推,他朝著宋喜邊笑邊擺手.

"Hi,美女."

宋喜戴著頭盔,頭盔是特制的,聽人說話很清楚,她只是不想搭理,所以佯裝聽不到,頭都沒側一下.

男人鍥而不舍,擺手做著大幅度動作,聲音也提高了幾分,"美女,這麼酷,一個人騎車,要不要我陪你兜幾圈兒?"

宋喜看著前面的紅燈,還有二十秒鍾.

左右身後的車主全都往兩人這邊看,瑪莎拉蒂車主一直在撩宋喜,宋喜不回應,他也有些沒面子,但還是嬉笑著給自己找了個台階,嘴上說著:"這個綠燈開始,我陪你溜溜,贏了你請我宵夜,輸了我請你宵夜."

紅燈還有五秒變色,宋喜握著車把,隨時准備啟動加速.

瑪莎拉蒂車主瞄著宋喜,雖然看不見她的臉,但有品的男人第一看身材,宋喜的身材無疑是沒得挑,雖然不是很高,只有一六五,但身材比例極好,上身穿著一件緊身的黑色T恤,大胸,蜂腰,下面一雙長腿又細又直,包裹在修身的牛仔褲下,一覽無遺.

瑪莎拉蒂車主今兒是打定主意,必須要看一看宋喜的廬山真面目,所以當紅燈跳綠的刹那,宋喜胯下的哈雷在零點零一秒的時候率先發動,緊隨其後的是小四百萬的瑪莎拉蒂跑車.

身後跟著的其他私家車和計程車,無一不好奇,到底誰輸誰贏,想追上去看,但眨眼間已經被落下百米,果然豪車跟車的區別,較勁兒的時候方能體現.

這邊已經不在市中心,寬敞的馬路上並無限速標志,宋喜瞥見左側的香檳色跑車跟得緊,心里煩躁,所以一擰把手,將馬力幾乎加到最大,摩托車發出讓人振奮的嗡鳴聲,如一抹開了弓的綠色光箭,叫人望塵莫及.

瑪莎拉蒂車主也將油門踩到最底,心想怎麼都不能輸給一個女人,兩人都以破百的速度狂飆,眨眼間就越過兩個路口,眼看著前方百米外,綠燈還有三秒變紅,宋喜用最大馬力沖過去.

與此同時,右邊岔道駛來一輛黑色的賓利私家車,車牌號是夜A11111.

整個夜城,上到達官顯貴,下到平頭百姓,誰人不曉得,這個車牌號是喬家的?遇見喬家的車,公家放行,私家讓路,還從未見過有誰敢明目張膽的搶道,然後打面前呼嘯而過,讓對方吃尾氣的.

元寶被逼著往右一閃,兩輛車帶著劃破風聲的速度駛過,坐在後面的喬治笙問:"誰?"

元寶也是納悶兒,狐疑著道:"好像是個女的,騎了輛哈雷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