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章 逃不過現實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睡了小一天,睜眼天都黑了,沒開燈,她躺在床上兀自發呆,直到有人輕輕地敲響了房門,是一個陌生女人的聲音,叫著:"宋小姐?"

宋喜納悶兒,開了床頭燈,掀開被子下床.

打開房門,門口站著一個五十多歲的阿姨,面容挺和善,宋喜不認識,對方微笑著自報家門,"宋小姐您好,我是喬先生請來的保姆,我姓王,喬先生讓我過來照顧您幾天,我剛做好晚飯,您看要不要現在吃?"

習慣了家里面空蕩蕩的,這會兒突然多出一個人來,樓下客廳又是大亮,宋喜一時間有些意外,本想說不吃,可轉念一想,保姆一定會轉告喬治笙,到時候她這邊再出個差錯,就真怪不得意外,而是自找的了.

念及此處,宋喜沉默數秒,點頭回道:"我洗把臉再下去."

保姆笑著應聲:"好,那我先幫您把粥盛出來晾晾."

宋喜擠出一抹微笑,"謝謝."

折回房間,宋喜洗了臉,看著鏡中雙眼皮腫成單眼皮的自己,臉色黃白,鼻尖泛紅,五官中唯有嘴唇依舊粉潤,活像是變了一個人,也虧得保姆有定力,沒有被她的模樣嚇一跳.

穿著睡衣下樓,飯廳方向飄來飯菜的香味兒,宋喜走過去,只見桌上放著一個白色瓷碗,碗里面裝著軟糯的青菜瘦肉粥,面前幾盤小菜,紅綠搭配,都是素菜,沒有一個是葷的.

保姆從廚房走出來,手里端了一個小碗,見宋喜下來了,笑著跟她打招呼,"宋小姐,聽說您這兩天生病了,胃口不大好,我只煮了粥,也沒做什麼葷菜,你還有什麼想吃的,我現在做,家里什麼都有."

宋喜淡笑著說:"謝謝王阿姨,不用了,這些就夠了,我也不想吃肉."

保姆走至宋喜身邊,把手里的碗遞給她看,"這是我從自己家里帶過來的酸蘿蔔,你待會兒嘗嘗,看吃不吃得慣,喜歡吃我明天就多帶點兒過來."

"好."

要准備吃飯,桌上卻只有宋喜一人份的碗筷,宋喜抬眼問道:"王阿姨,你吃了嗎?"

保姆笑著回道:"我不急,晚上回家再吃."

宋喜說:"一起吧?"

保姆擺手拒絕,"不用,我不餓,你快趁熱吃吧."說罷,不待宋喜回答,忙忙乎乎又進了廚房.

宋喜今天的確不想多說話,一個人坐在飯廳,先喝了一口粥,沒有任何葷腥味兒,隨後又夾了一塊兒蘿蔔,放在嘴里一咬,嘎嘣脆,酸酸甜甜,很是開胃.

她安靜的吃完了一頓飯,主動幫忙撿桌子,保姆見狀,立馬攔住,讓她去客廳吃些水果,其他的都不用管.

宋喜說:"麻煩你了王阿姨,那我先上樓了."

保姆自然看出宋喜狀態不對,但她事先被告知,來了之後只管做飯,其他的不歸她管,什麼都不要問,所以這會兒她也只能任由宋喜上樓.

回到房間,房門一關,又只剩下宋喜一個人,她坐在床邊發呆,良久,終是忍不住拿起床頭櫃處的手機,開了機.

一連逃避了好幾天,任何人的電話都不接,也拒絕任何外界的消息,宋喜以為這樣自欺欺人就可以平靜的度過,但事實證明,鴕鳥戰術在她這兒根本不管用,與其一直這麼心上懸著一把刀,不如痛痛快快的砍下來.

手機開機,宋喜在打開新聞的過程中,屏幕上面不停地閃過未接電話和未讀消息,其中就有韓春萌跟顧東旭的.

宋喜暫且不管,直等到新聞頁面打開,她一眼就看到,首個封推大圖上面,赫然映著宋元青的照片,再細看旁邊一排標題:原夜城市長宋元青貪汙落馬,七年牢獄成最終歸宿!

明明早知道,可當宋喜看到這則新聞的時候,還是難免渾身發寒,像是瞬間被人抽走了渾身血液,如置冰窟.

她沒有勇氣點開圖片去看細節,因為眼淚模糊了視線,宋喜關掉新聞,抬起手背橫在口鼻之間,眉頭蹙起,委屈的像個四五歲的小孩子.

小時候她被人錯怪,會委屈的哭,那時候有宋元青給她撐腰做主;可如今宋元青被人錯怪,她卻沒有本事替他說句公道話,這種無可奈何的心情,折磨得宋喜生不如死.

她啜泣出聲,不知如何是好,只覺得錐心之痛大抵如此.

哭到哭不出來,宋喜靠在床頭發呆,手機忽然響起,這是最近幾天,她第一次聽到鈴聲,不免被嚇了一跳.

拿起手機,看到屏幕上顯示著'東旭’二字,宋喜再次鼻酸,本不想接,但又怕顧東旭擔心,所以遲疑了半晌,宋喜還是劃開接通鍵.

電話接通,手機中傳來顧東旭的聲音,帶著明顯的擔心,"小喜?"

宋喜伸手捂住眼睛,一個字都說不出來,嘴唇咬的生疼,還是沒能忍住顫抖的哽咽.

顧東旭沒攔著,只是低聲說道:"哭吧,我身邊沒人."

聞言,宋喜松開了被咬得青白的唇瓣,到底是失聲痛哭.

顧東旭通程無言,等到她哭聲漸小,他才開口說道:"我還是那句話,無論發生什麼事兒,你不是一個人."

宋喜閉著眼睛,一手拿著手機,另一手穿過發絲,無奈又無助的揪住一把頭發,像是揪住了最後一把救命稻草.

她很想跟顧東旭說,宋元青很可能沒有犯法,他一定有什麼難言之隱,可是這種話,她又不能跟顧東旭說,她太了解顧東旭的性格,他是為了哥們兒可以兩肋插刀的人,如果知道實情,一定會想方設法的查,這不是給他找麻煩嘛.

有些話,注定只能留在肚子里面,就像有些事兒,注定只能自己承擔.

宋喜慢慢止住了眼淚,悶聲回道:"你不用擔心我,我沒事兒."

顧東旭道:"沒事兒就怪了,今早新聞一下來,胖春跟我哭了一天,她都這樣,何況你了?"

宋喜眉頭輕蹙,眼淚滾落眼眶.

顧東旭徑自道:"出來吧,醫大門口,我在老地方等你."

說完,不等宋喜拒絕,他又補了一句:"出來散散心,跟我們說說話,凡事兒別憋在心里,沒有過不去的坎兒,宋叔說過,如果他不在身邊,咱幾個要互相照顧,你要聽話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