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章 他才口是心非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心中說不上是什麼感覺,也許是失望,也或許是意外.

喬治笙沉默數秒,再次開口說:"我答應你爸保護你的安全,但我不是你保姆,不能保證你每次自找意外的時候,我都能第一時間出現,你說的對,以後我們還有三年時間要過,所以未免不必要的麻煩,我希望今天的事兒是第一次,也是最後一次."

宋喜垂著視線,長長的睫毛遮擋住眼底的神情,粉唇開啟,她輕聲應道:"嗯,以後再也不會了."

喬治笙吃飽了,該說的話也說完了,徑自起身離開廚房.

待到偌大的房間中只剩下宋喜一個人的時候,她終是忍不住鼻酸,眼淚大滴大滴的掉在面前的碗里.

喬治笙回到二樓房間,心想他這麼說,以後宋喜就不會輕易作死了吧?

宋喜在廚房中靜坐到天亮,她出神的看著某一處,心中不停的琢磨著喬治笙說過的話,他說這世上沒有絕對,是游戲就有輸贏,之前她見到宋元青的時候,問宋元青到底有沒有犯法,宋元青竟然避而不答,反告訴她不要問.

當時宋喜就覺著奇怪,如今加上喬治笙意味深長的話,她不得不重新衡量,宋元青此次出事兒,到底是罪有應得,還是欲加之罪.

如果是前者,她認了,可如果是後者……

宋喜內心燃氣熊熊的怒火,如果真是有人故意下套陷害宋元青,那她拼了命也要替她爸討回一個公道!

幾個小時,從天黑到天亮,宋喜腦子里一直想著這個事兒,翻來覆去,有時候會鑽入死胡同,有時候又仿佛豁然開朗,繞來繞去,最後她只得出一個結論.

若是宋元青都不能解決,只能用認罪來扛的麻煩,那她一時半會兒也絕對想不到法子,可只要她在外面,她還是自由身,這件事兒就總有翻盤的可能,所以她絕不能灰心喪氣,就算全世界都不信宋元青,她信!

這樣的念頭像是一股無形的力量,瞬間讓宋喜干勁兒滿滿,她想到宋元青打小兒教育她的一句話:萬事兒別慌,只要人還在,總會有希望.

想通了,宋喜氣兒也順了,拿起勺子,她將涼透了的疙瘩湯一口一口吃掉,刷碗,上樓洗澡躺在床上.

天亮了,宋喜看著窗簾上透進來的微光,想著喬治笙說,今天就會宣判宋元青的刑期,嗓子眼兒一緊,她趕緊張開唇瓣,深呼吸,硬生生將酸澀吞回去.

哭了太多,她現在已經不想哭了,如果眼淚可以救宋元青的話,她哭瞎了都無所謂,但事實證明,眼淚是最沒有用的東西.

閉上眼睛,宋喜強迫自己睡覺,她不能再生病,不能再給別人添麻煩,往後漫長的時間里,她要學會一個人了.

喬治笙早上九點多出門,元寶來接他,車上,兩人隨意聊著.

元寶說:"今天宋元青宣判,宋喜一個人在家沒事兒吧?要不要找個人看著點兒?"

喬治笙不以為意的回道:"叫個保姆過來吧."

元寶見喬治笙竟然沒有順勢打趣,不由得開口問道:"她知道了嗎?"

喬治笙說:"我告訴她了."

元寶問:"她怎麼說?"

"她不信宋元青會犯法."

元寶聞言,沉默不語.

車子一直往前開,開著開著,喬治笙忽然道:"你說她會去找誰幫忙?"

元寶說:"現在誰還會幫她的忙?如果但凡有人肯幫,她也不會淪落到今天這樣的地步."

元寶是實話實說,喬治笙卻下意識的接了句:"都退無可退了,還死要面子不肯求我."

元寶從後視鏡中看了眼後座的喬治笙,問:"你會幫嗎?"

喬治笙狐狸眼一瞥,不答反問:"你說呢?"

元寶道:"宋喜也不傻,明知自取其辱,何必送上來讓你打臉?"

喬治笙近乎微不可聞的哼了一聲,輕嘲的口吻道:"試都不試一下,是面子重要,還是家人重要?"

元寶心中暗自歎氣,無奈接道:"你就是不待見人家,人家聰明也不行,傻也不行,左右你就是看她不順眼,她怎麼做都是錯."

喬治笙黑眸一瞥,眼底有黑色的流光滑過,他出聲說:"我最討厭女人嘴巴硬了,一點兒女人樣兒都沒有."

元寶小聲嘀咕:"軟的也沒見你喜歡."

喬治笙幽幽說道:"現在家里弄了這麼尊送不走的大佛,你是我,你有心情想女人?"

元寶回道:"反正不就是張證嘛,你又不是天天把結婚證帶身上,宋喜也不是天天擱你眼前出現,三年而已,一晃兒就過去了."

喬治笙冷眼瞥著元寶的後腦勺,"站著說話不腰疼."

元寶說:"你要是實在不喜歡,可以想轍逼宋喜出動開口離婚啊,她主動提日子過不下去,宋元青一定不忍心難為她,到時候你就提前解放了."

話音落下,喬治笙眼底平添促狹,似笑非笑的道:"你不是一直站在宋喜那頭嗎?"

元寶說:"平心而論,我覺著宋喜這人還不錯,宋元青一出事兒,把她一個人撇下,一個女人孤零零的也挺可憐,但這世道可憐人多了,誰也不是救世主,更何況她落你手里頭,如果你不高興,她日子更難過,何苦呢,實在過不下去,不如早打發了,眼不見心不煩."

喬治笙勾起左側唇角,聲音低沉的道:"你這欲擒故縱玩兒我身上來了."

元寶一下子被喬治笙看穿,並沒有面露尷尬,反而坦誠說道:"保她三年,不僅能拿回老爺子當年的把柄,說不定以後我們有事兒也能用到她,就像上次在岄州,這買賣細算不虧."

喬治笙側頭看向窗外,俊美的面孔上波瀾不驚,一絲內心的波動都看不出來.

好看的唇瓣一張一合,他聲音慣常清冷的回道:"都說生女兒好,女兒是爸爸的貼身小棉襖,一直對宋元青無感,不過他確實養了個不錯的女兒."

元寶聽到這話,心中終于落了定,喬治笙這是拐彎抹角的誇宋喜呢.

喬治笙視線落在窗外,但心底想的卻是昨晚宋喜抱著他的腰,把臉枕在他大腿上的畫面,她身子滾燙滾燙,還有浴室中,她赤條條的躺在那里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