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2章 沒理由幫她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如果只是普普通通的詢問,宋喜也不會有這麼大的反應,關鍵是喬治笙看她的眼神兒,就跟看病毒似的,像是坐實了她的作風不檢點,肚子里裝著私生子.

喬治笙看著宋喜,阿易這個名字,差一點兒就脫口而出.

但他也知道,如果問了,宋喜一定會刨根問底兒,他是怎麼知道的,他懶得解釋,所以話到嘴邊,喬治笙只是冷淡的說:"你的私生活我不感興趣,但我也沒打算給別人當個掛名的爹,你要是真懷孕了,提前打招呼."

提起這茬,宋喜腦海中也浮現出一個女人的模樣,她開口說:"我沒懷孕,我知道你快要有孩子了,你放心,我絕對不會打擾到你們,之前承諾你,如果見到我爸,我會跟他商量離婚的事兒,現在看來,是我失約了,不過除了暫時不能讓出這半張紅本,其他的,我保證不會影響你們……"

視線略微躲閃,宋喜隨後又意味深長的補了一句:"女人懷孕的時候,情緒波動會比較大,你有時間就多陪陪她,不要讓她一個人待著."

要讓她一個人待著,你很可能就綠了.只是這種話,宋喜不方便跟喬治笙直講.

喬治笙也拿不准宋喜說這話,到底是真的,還是轉移視線,不過之前在浴室里面,他看她小腹平坦……

兩個心思各異的人,注定聊不了多久.

宋喜最先挺不住尷尬,主動道:"今天謝謝你,要是沒有其他事兒的話,我先上去了."

喬治笙說:"有事兒."

宋喜看著他,他面色淡漠的說道:"我餓了,你做點兒疙瘩湯吧."

宋喜心想,飯廳那一大桌子東西,你讓我做?

但她畢竟有欠于喬治笙,況且他也沒說別的,就是提了點兒小要求,她沒理由不答應.

"哦,那你等會兒吧,我現在去做."

宋喜老老實實的邁步往廚房方向走,喬治笙坐在客廳沙發上看電視,此時已經凌晨四點多了,整棟別墅大亮,雖然一點兒油煙味兒都聞不到,可喬治笙卻莫名的感受到了一絲絲的煙火氣.

以前無論他在哪兒,哪兒就是冰冷氣, 哪怕是周遭熏染了燈紅酒綠紙醉金迷,但獨獨不會有的,就是煙火氣.

像他這樣的人,怕是最不需要的就是煙火氣.

一個人習慣了,就算出門時前前後後有一百個人,可是回到家里的時候,永遠都是他自己,眼下家里多了個人出來,喬治笙打從最開始的厭惡,到後來的排斥,再到現在的漸漸習慣,仿佛也沒有那麼難以忍受,更何況,宋喜做的疙瘩湯的確是挺好吃的.

宋喜不想吃外面那些大魚大肉,本想直接睡了,結果給喬治笙做疙瘩湯的時候,自己的食欲也被勾起來,她好久沒吃過東西,都是靠著一口氣兒在頂,此時氣兒也用光了,掛的水多少會刺激胃,她不想把自己變成別人的負累,所以下疙瘩的時候,又給自己准備了一碗.

這種吃的既省時又省力,前後不過十幾分鍾,宋喜從廚房走出來,站到可以看見喬治笙的位置,出聲問他:"你坐哪兒吃?"

喬治笙沒回答,直接起身往廚房方向走來.

廚房桌上放著一大一小,兩碗疙瘩湯,喬治笙拉開椅子,坐在了大碗面前.

宋喜拉開椅子,坐在小碗面前.

西紅柿炝鍋,碗上還有一個窩好的荷包蛋,喬治笙吃了一口,暗地里滿足還是上次的味道.

宋喜拿著勺子,低頭,稍微吹涼了才往嘴里送,兩人皆是默默無言.

一轉眼,喬治笙吃了三分之二,碗里只剩下一層薄薄的疙瘩,還有一只荷包蛋.

微垂著視線,他忽然開口道:"你爸明天判."

聞言,坐在桌子左側的宋喜,拿著勺子的手,瞬間停頓住.

沒有抬頭,也沒有任何反應,宋喜像是被人給點了穴,一動不動.

喬治笙卻徑自吃了一口,然後說:"七年,比想象中少了一點兒."

宋喜將勺子伸進碗里,舀了一大勺,伴隨著嫋嫋熱氣,吹都沒吹一下,徑自往嘴里面送.

滾熱的疙瘩燙得她口腔上壁的皮瞬間破掉,她卻毫無知覺一般,囫圇吞棗的咽下去,然後機械的舀起第二勺……仿佛只有這樣才能讓她內心平靜.

喬治笙聲音冷淡又平靜的說:"你爸判了,外面想找你麻煩的人也會消停很多,你安安心心的等他幾年,也許用不上這麼久,他會提前出來."

宋喜親眼看到一大滴眼淚落到碗里,她才後知後覺,知道自己哭了.

不敢抬頭,嘴里面沒有味道,但她總要做點兒什麼才好.

她所有的舉動都被喬治笙看在眼里,她這次給他煮的太多,他吃不下,干脆放下勺子,抬起頭,看著她的方向道:"人各有命,這個世道很公平,做錯事兒,就要受到懲罰."

他不是故意給她難堪,其實按照他的邏輯,他這還是安慰她呢,勸她想開點兒嘛.

宋喜垂著視線,捏緊了勺子,沉聲回道:"我不信."

喬治笙看著宋喜,慢了幾秒才說:"你不信什麼?不信他犯了法?"

宋喜不語.

喬治笙忽然唇角一勾,意味深長的說道:"也是,世上沒有什麼是絕對的,是游戲就有輸贏,只不過看游戲的規則是誰定的而已."

宋喜緩緩抬起頭,看向喬治笙,她眼睛是腫著的,之前閉著的時候不怎麼明顯,現在睜開了,原本的杏核眼成了桃子,眼白通紅,像是得了紅眼病.

她直勾勾的盯著喬治笙,出聲說道:"我爸是被人誣陷的."

她聲音很輕,聽不出是疑問還是肯定,喬治笙面不改色的接道:"你不要跟我說,我是普通老百姓,管不了這麼大的事兒."

宋喜強忍酸澀,很想開口求一下喬治笙,但他的表情又讓她將所有的話,硬生生的吞回到肚子里.

他憑什麼幫她?

他跟她是什麼關系?

他現在巴不得跟她保持距離呢.

宋喜重新垂下視線,舀了一勺疙瘩湯,沒怎麼嚼,直接吞下.

喬治笙清楚看到,她眼中刹那間的柔弱一閃而逝,他剛剛都以為她要開口求他的,可是她沒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