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1章 你懷孕了?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在等著宋喜繼續往下說,可宋喜卻只是把臉埋在他側腰處,似是傷心極了,不停地哽咽抽搐.

這會兒喬治笙已經不再懷疑宋喜目的不純,因為她身上熱得像是烙鐵,如果是裝的,總不能連體溫也控制的住.

她就是心里憋瘋了,這股火只能由病發出,稀里糊塗,騙人騙己.

她窩在他腰間哭了半晌,他整個過程一個字沒說過,直到她哭累了,後來又迷迷糊糊的睡過去.

趁著她睡著,喬治笙把她搬開,手掌無意中觸碰到她被子中不著一物的柔軟皮膚,他很快收回手,起身往外走.

不管宋喜今天這出是有意還是無意,總之他心里有門檻兒,宋元青的女兒,又不是一般的女人,不是想沾就能沾的.

回到二樓臥室,喬治笙又洗個了澡,換了身睡衣,剛出來的時候,聽到樓下門鈴響,下去開門,門口站著個男人,手里拎著兩個大袋子,說:"笙哥,寶哥讓我這個點兒送吃的過來."

喬治笙閃身讓他進來,男人把東西拎到飯廳桌上,又挨個拿出來擺好,這才打招呼離開.

元寶一直心細,喬治笙不用看也猜得到,估計這會兒樓上的藥快點完了.

再次上到三樓,喬治笙先看了眼床上的宋喜,之前他走的時候,她是平躺的,現在她是側身面朝他,上半身左邊半個肩膀和手臂全都拿到了被子外面,下半身也露出一截光滑白皙的小腿,分明是睡熱了.

走近看了眼藥瓶,瓶子就剩了個底兒,喬治笙瞥了眼宋喜的臉,俯身在她額頭上用手背探了探.

觸手溫涼,還隱約帶著濕潤的潮氣,就這麼二十幾分鍾的功夫,她退燒了.

喬治笙順手拍了拍她的腦袋,宋喜睫毛輕顫,隨即緩緩睜開眼睛.

視線模糊,宋喜看到面前站著一抹高大的黑色身影,黑影俯下頎長身軀,眼睛盯著床邊某處.

她只覺得手背上的膠布被人扯開,拔針的時候,沒什麼感覺,直到他將針頭提起,隨手插進藥瓶下端的軟口處.

"清醒了嗎?"

喬治笙冷峻的面孔盯著宋喜的臉,聲音不辨喜怒.

宋喜暈倒之前,四肢無力,頭昏腦漲,此時倒是有種藥到病除,頭腦清晰的感覺,她點了點頭,准備坐起,結果眼睛往下一瞥,她看到自己被子外面白花花的手臂……

先是眼神一變,緊接著,宋喜低頭掀開一絲被角,當她看到被子中兩團毫無遮掩的飽滿時,她第一反應就是按死了被子,然後抬眼去看喬治笙,目光中是一時間難以收回的質疑,詢問,驚怒,種種複雜情緒.

喬治笙對上宋喜的視線,俊美面孔上波瀾不驚,像是沒看到.

薄唇開啟,他不冷不熱的說:"下樓吃飯."

說完,也不給宋喜講話的機會,喬治笙就這樣轉身離開了.

宋喜整個人都是懵的,剛一睜眼先是發現喬治笙在身邊,右手上還留著掛水過後的膠布,剛剛也是他幫她拔的針,可她被子下面赤條條的算怎麼回事兒?

剛才宋喜差點兒一時沖動叫住喬治笙,不過驚是驚,但她還有一絲理智,她就是本能的覺著,喬治笙不會是趁機占人便宜的人,畢竟他那張臉上就寫滿了'小爺不屑’四個大字.

坐在床上,宋喜心中不停地默念,冷靜,先冷靜一下,好好回想到底發生了什麼.

她確實是燒糊塗了,中間很多事情都斷了片,一點兒印象都沒有,可是完全失去意識之前,宋喜記得,她是在洗手間里面,明知自己沒力氣出門,她還提早蹲下,以免重傷害.

看來,是喬治笙把她從浴室里面弄出來的.

思及此處,宋喜撇嘴閉上雙眼,一臉懊惱.真是怕什麼來什麼,她剛說完不給他添麻煩,剛想著以後大家一邊陽關道,一邊獨木橋,誰也別耽誤誰,現在倒好.

說實在話,比起被喬治笙看了個精光,宋喜更在意是否會給他添麻煩,可能是職業的原因,宋喜每天上手術台,見慣了各種男男女女的身體,在她眼里,不得已的情況下,被看身體是再正常不過的現象,沒必要搞得自己像是吃了多大的虧.

喬治笙在一樓,沒想到宋喜這麼快就收拾好下來了,她看見他的第一句話就是:"謝謝你救我,剛才不好意思,是我燒糊塗了."

喬治笙心里又是一陣意外,她竟然沒有借故找茬.

心中如此想,他面上還是不露痕跡,只淡淡道:"吃飯吧."

喬治笙折騰了一晚,此時也有些餓了,他邁步走在前面,宋喜在後面跟著,兩人來到飯廳,她還沒等看清楚桌上是什麼菜,只聞到空氣中飄蕩著各種菜香,如果是平時,一定是勾人食指大動,可眼下,宋喜卻忍不住原地止步,還沒來得及躲開,胃里面一陣翻江倒海,掙紮著往上湧.

"嘔……"

宋喜捂住嘴,一個干嘔,眼眶瞬間發紅.

此時喬治笙正單手放在椅背上,剛要拉開椅子,這一聲干嘔在深夜里分外清晰,他原地一動不動的站了數秒,隨即轉身,意味深長的望著宋喜.

宋喜眼淚汪汪,對上喬治笙隱怒的目光,她用手指抵著鼻子,露出嘴巴,悶聲說道:"我不是故意的,你吃你的."

她都這樣了,還叫他怎麼吃?

喬治笙仍舊維持著單手扶在椅背上的狀態,一眨不眨的盯著宋喜,不知是被氣的,還是想拿起椅子打她.

宋喜也不想的,看她突然聞不得這股香味兒,眼下又想干嘔.

匆匆對喬治笙擺了下手,宋喜掉頭跑出去,一路離開飯廳好遠,她這才敢放下手,大口大口呼吸.果然,沒有了菜味兒,好多了.

喬治笙隨後從飯廳走出來,臉還是一貫的冷俊,只是細看之下,還多了幾分被人踩到神經的隱忍.

薄唇開啟,他看著宋喜所在的方向道:"你懷孕了?"

宋喜咻的側頭朝他看來,一臉驚恐,頓了幾秒才道:"誰懷孕了?我就是聞著菜味兒惡心."

喬治笙打量她,擺明了在衡量真假.

宋喜八成是燒糊塗了,腦子想得少,一開口就補了句:"我連個男人都沒有,跟誰懷孕?飯可以瞎吃,話可不能亂說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