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0章 軟玉溫香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沒有翻人東西的毛病,純粹就是找個物什打發時間,所以順手拿起宋喜放在床頭櫃的一本精裝書,結果書一打開,里面卻不是書頁,而是相冊,第一張就是一個臉圓圓粉嘟嘟的小娃娃,瞳孔漆黑,眼白清澈,沖著鏡頭咧嘴笑,唇角勾起的弧度讓他覺得似曾相識.

果然,這張相片的右下角打印著一排小字:小喜,百天生日照.

喬治笙坐在沙發上,不由得重新打量了一番,原來宋喜一百天的模樣,依稀能看到今天的影子,只是那時候她整個一張圓臉,肉嘟嘟,不像現在,標准的鵝蛋臉,下巴尖尖.

繼續往下翻,相冊中都是宋喜童年的照片,從百天到十幾歲不等,隨著她年齡的長大,美人坯子越發的明顯.

照片中,她總是燦爛的笑著,無論是在家里,在公園,還是在任何地標性的場所,她的笑容就像是自身的獨特標志,讓人看後過目不忘.

喬治笙沒有經曆宋喜的童年,但她笑得這般開心,童年應該過得很幸福吧?不像現在,笑都是演出來的.

這樣的想法本能的出現在腦海,以至于喬治笙頓了一下,隨即眼皮掀起,看向對面床上躺著的宋喜.

打從兩人認識到現在,他見過她笑,也見過她哭,但是無一例外的,在他面前,她永遠戴著一張面具,將最最真實的想法藏于面具背後,她在提防他,所以無論快樂與否,都不需要向他傳達.

正想著,原本平靜的宋喜忽然眉頭蹙起,然後不安的輕輕擺頭,她應該是做了什麼噩夢,夢里面發生的事情讓她渾身發抖.

喬治笙放下相冊,起身來到床邊,低沉著聲音叫道:"宋喜."

一聲沒用,他又叫了一聲:"宋喜."

宋喜陷入自己的世界里,眼淚順著濃密的黑色睫毛迅速湧出,她微張著唇瓣,發出近乎小動物般微弱痛苦的求救.

喬治笙眉頭一蹙,叫不醒她,只好伸手去拍她的臉,企圖讓她清醒,然而宋喜卻忽然抬手抓住喬治笙的袖口,很低的喊了聲:"爸……"

她那麼大力氣抓著他,眼淚卻是閉著的,因為動作突然,白色的手臂伸出被子,連帶著撩起被邊,喬治笙眉頭蹙的更深,收回看著被子口的視線,轉而去掰她的手.

他越是用力,宋喜就抓得越緊,哪怕是這樣,她也沒有清醒,她囈語著喊道:"別抓我爸,求你們了,別抓我爸……"

不知道是她太過用力,導致手背上的針管回血,紅色太過刺目,還是她的聲音中透露著太多的可憐和無可奈何,總之喬治笙就是心軟了.

心軟只需刹那,他站在原地一動沒動,任由宋喜死死的拽著他的袖子,啜泣出聲.

"爸……爸……"

她一句句的喊著,聲音越小越讓人嗓子眼兒窒息般的難受.

喬治笙這一刻才明白,原來她不過是外強中干,無論表面上再怎麼淡定,也抵不過背地里的大病一場.

其實,他不是鐵石心腸,最近讓元寶說的,也沒有那麼厭惡宋喜了,她不過是個女人,如今唯一的親人坐實了牢獄之災,外面天大地大,也只會襯得她更加孤單可憐罷了.

不過片刻,宋喜哭得枕頭都濕了,喬治笙掙脫不開,又怕她手背上紮的針出問題,他是不想給自己找麻煩,所以才順勢在床邊坐下,讓她覺的,他不是想走.

許是感受到喬治笙的放松,宋喜也沒有再用力拉扯,但她依舊在哭,閉著眼睛流淚.

喬治笙沒有看她,而是抬頭去看衣架上的藥水瓶,心想著,也就手掌大的瓶子,為什麼需要一個小時時間?要不他把速度調快一點兒,速戰速決?

正准備抬手調速度呢,忽然感覺腰間一暖,什麼東西纏上來,喬治笙迅速低頭去看,結果發現宋喜蜷起身體,在被子下面摟住了他的腰,臉就枕在他大腿上,面朝小腹.

她燒還未全退,身上滾燙滾燙,像個火爐,喬治笙垂目睨著她的臉,一秒鍾腦海中閃過諸多念頭.

第一個念頭就是,她是不是故意的?想趁機爬上他的床?

第二個念頭是,宋元青跟她說了什麼?難道是宋元青讓她故意試探示好?

第三個念頭是,她竟然肯主動,是真的絕望了,所以想找個長期飯票?

所有的念頭都是她對他有所圖,以喬治笙的脾氣,他應該毫不猶豫的將她一把揮開,管她是真是假,是死是活,可事實上……

他一動未動的坐在床邊,自己都沒發現,有那麼幾秒鍾的空白,他是屏氣凝神的,似乎在緊張.

不過很快,喬治笙就把自己所有的不走尋常路,都歸結于想看看宋喜下一步到底如何發揮上.

反正長夜漫漫,他也閑得無聊,看看她到底能搞出什麼幺蛾子來.

房間沒開空調,喬治笙被個大火爐抱著,很快就有些燥熱,然而宋喜卻還是身上一陣熱一陣冷,她瑟縮在被子里面,環抱著喬治笙的腰,恍恍惚惚中,她面前的人是宋元青,所以她一邊流著眼淚,一邊出聲說道:"爸,你別擔心我,我會照顧好自己,會按時吃飯,按時睡覺,不走夜路,我也不亂花錢了,我要攢錢買房子,買一個帶花園的,園子里面種你喜歡的花兒,書房給你准備最好的茶具,我們早上一起騎車去後門吃面,晚上你帶我去坐秋千,等你出來,你就老了,推不動我,以後我推你……"

喬治笙穿著真絲的睡褲,宋喜的眼淚很快就濕了那層薄薄的布料,滾燙的像是直接落在他大腿的皮膚上.

她難過到渾身發抖,緊緊地攥著他的睡衣後擺,"我也會認真找男朋友,你說我有了喜歡的人,就帶過去給你看,但我怕我再也找不到喜歡的人了,你又不喜歡阿易……"

她說的斷斷續續,有時候甚至沒有邏輯,東一句西一句,想到什麼就說什麼,但喬治笙不自覺的聽進去了,並且聽得認真,所以當她口中說出'阿易’兩個字的時候,他本能的好奇,被她挑起了興趣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