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8章 刻在腦海的一幕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上了車,喬治笙拿出手機給宋喜打了個電話,電話里面清楚地傳來:對不起,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……

眉頭一蹙,喬治笙一股悶氣頂到胸口.

元寶順著後視鏡打量喬治笙的臉色,出聲說:"要不要讓人先進去看看?"

喬治笙道:"不用."

他拿不准宋喜到底想干什麼,還是自己親眼看到最好,叫別人進去,萬一她沒什麼事兒,反倒顯得他多管閑事;退一萬步來講,真要是有事兒,別人看到更不好.

元寶打小兒跟喬治笙混,喬治笙心里面想什麼,他每次都能猜個七七八八,知道喬治笙有所顧慮,元寶車子開的很快,也好在這個時間段,路上並不堵車,原本要半小時的路程,今兒個火急火燎,二十分鍾就開到了.

車子剛剛停好,還沒等熄火,喬治笙已經推門下來.

元寶緊隨其後,兩人一起走進黑燈瞎火的別墅.喬治笙拍開開關,一層大亮,元寶沒理由跟著上去,只說了句:"有事兒叫我."

喬治笙自己上了三樓,平時他走到二樓就回臥室了,今天平白多爬了一層,心火難免有些大.

來到宋喜所在的房間門口,喬治笙抬手不客氣的拍了幾下門,沉著一張俊美的面孔,他已經想好待會兒宋喜若來開門,他要說些什麼話,但是隨著室內的無人回應,喬治笙神色略微一變,再次拍了幾下門,出聲叫道:"宋喜."

門內還是沒人應,安靜的讓喬治笙心底一沉.

沒再遲疑,他立馬握上門把手,壓下去的同時,房門打開.

室內沒有開燈,但不是全黑,有隱約的光亮從水聲傳來的方向映出,喬治笙邁步往里走,來到浴室門口,聽著里面嘩嘩的水聲,他沉默數秒,開口試探性的叫道:"宋喜?"

他心存僥幸,也許宋喜只是在浴室里面,沒聽到敲門聲,可是,當回應他的依舊只有安靜時,喬治笙一刻都沒再等,他不是自欺欺人的人,當即跨步上前,一把推開浴室房門.

浴室中一大團氤氳的濕氣迎面撲來,裹挾著濃郁的熱浪,喬治笙一時間什麼都看不到,不由得蹙起眉頭,伸手在眼前揮了揮.

隨著房門打開,大片的熱氣湧出,浴室中的可見度也越來越高,喬治笙原本沒往地上看,是等到熱氣散了五秒鍾,這才無意中瞥見地上趴著一具身體.

定睛一瞧,黑色的頭發,雪白的身體,一絲不掛,花灑沒關,細密的水珠如大雨傾盆而下,噼里啪啦的澆在那具身體挺翹的臀瓣上.

這樣的畫面,是喬治笙怎麼也沒有想到的,因此刹那間受到了不小的視覺沖擊.

不過眼下不是欣賞的時候,喬治笙回過神,大步上前,先是關掉花灑,然後蹲下高大的身體,想都沒想,把側趴的宋喜搬過來.

原本她背身對他,喬治笙也只想確定她到底有沒有受傷或者自殺,可當宋喜的臉和身體被翻過來的瞬間,喬治笙竟然第一反應,看到了她左側胸口處,一顆很小卻特別耀眼的紅色小痣,靠近挺立的圓點,卻比圓點更加醒目.

漆黑的狐狸眼盯著她胸前愣了數秒,喬治笙明顯的切換了一下視線,將她從頭到腳打量一個遍,她身上沒有明顯的傷口,他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,還有.

趕緊將她打橫從地上撈起來,喬治笙閃身來到外面,把她放在床上,大被一掀,直接蓋到下巴尖.

"元寶!"

他朝著門口提高聲音喊了一句,隨後很快聽到'騰騰’的腳步聲,元寶像是飛上來的.

沖進房間,元寶還暗道完了,難道宋喜真的自殺了?

看到站在床邊的喬治笙,又看了眼床上躺著的宋喜,元寶胸口略微起伏,一時間不知說什麼才好.

喬治笙道:"打電話叫醫生過來."

元寶微頓,馬上應聲:"好."

他出門去打電話,喬治笙重新打量房間,從床頭櫃到浴室,就連垃圾桶都沒放過,沒看到任何藥盒,他想宋喜應該是沒有吃藥.

私人醫生在趕來的途中,喬治笙下樓回房間換了身衣服,之前抱宋喜,把他衣服褲子都弄濕了.

一想到宋喜,那具白花花的身體立馬充斥腦海,從他第一秒看見開始,每一個細節,細微到水珠落到她皮膚上,再被彈起的畫面,他都沒有忘記.

她被水打濕的頭發烏黑柔順,貼在她蒼白如紙的面孔上,原來她是真的白,從頭到腳,白的毫無雜質,唯有左側胸口處那顆耀眼的小痣,明明那麼小一顆,他怎麼會第一眼就被吸引過去?

滿腦子都是女人的身體,關鍵還是宋喜的,喬治笙暗自嘲諷,可能真是當和尚當久了,或者他不得不承認,宋喜作為女人,的確是特別成功的,不僅臉長得好,身材更不賴……

衣服都穿好了,喬治笙又洗了個冷水澡,這才從房間里出來.

元寶不好守在宋喜那里,干脆坐在樓下客廳抽煙.

喬治笙下樓,元寶看著他問:"她怎麼回事兒?"

喬治笙說:"不知道,在浴室里面暈倒了."

元寶又問:"吃藥了?"

"沒看見藥盒."

喬治笙也坐在沙發上,伸手拿了一根煙點上.

元寶似是略微感慨的說道:"估計宋元青的事兒對她打擊太大,承受不了."

喬治笙道:"你不才說她堅強到讓你佩服嗎?"

口吻中不無調侃.

元寶說:"再堅強也是個女人,男的遇到這種事兒,又有幾個能泰然處之的?"

喬治笙沒再跟元寶抬杠,因為他也在想,同樣都是為了親爹,他要娶宋喜,宋喜也要嫁,他不高興了可以隨時給她臉色看,可她不高興又能怎麼辦?

猜也猜得到,宋元青就她這麼一個女兒,在家不說嬌生慣養,也一定沒受過屈,但宋喜如今人在屋簷下,竟然也沒做出太讓他反感的事兒,這其中的隱忍,估計只有宋喜自己才能體會.

大家同樣都要忍著,從某種角度上而言,他們可以算同是天涯淪落人.

正想著,元寶開口說道:"笙哥,以後盡量別難為她吧,她爸的仇算在她爸頭上,跟她沒關系,現在孝順又懂事兒的不多了,更何況她還是個女人,跟她一般見識干嘛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