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章 聲色犬馬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常景樂眼睛一瞪,佯裝驚慌的道:"這麼奔放?"

元寶輕笑著說:"笙哥讓你買店,不是買人."

常景樂對元寶說:"你就愛往他臉上貼金,你問問他是什麼意思,讓我買店還是買人?"

喬治笙說:"淫者見淫,智者見智."

常景樂蹙眉,不耐煩的道:"你少來這套,人阮阮出身文化世家,就連名字都是從《詩經》里面出來的,他都沒成天拽詞兒,你拽什麼拽?"

阮博衍眼皮微掀,低沉著聲音諷刺道:"說你文盲都是侮辱文字,你就是盲,說過多少遍了,博衍是《遠游》里的,不是《詩經》."

喬治笙笑道:"你體諒他,我估計他現在連你的名字都寫不出來,你何必難為他?"

常景樂眼球在眼眶中轉了三百六十度,不以為意的道:"沒你們兩個有文化,這麼有文化有個屁用,你們現在還跟女孩子吟詩作對嗎?瞧瞧你們一個個跟和尚似的,有時候我真替你們心疼,槍太久不用也是會鏽的."

阮博衍說:"我月初才分手."

常景樂表情誇張的說:"已經兩個禮拜了,你怎麼忍的?"

阮博衍頭也不抬的回道:"我沒你那麼畜生."

元寶生怕這個話題會燒到自己身上,並且根據以往的經驗,常景樂撩完阮博衍,下一個就到他,所以他站起身,邁步往外走.

常景樂看著他道:"欸?去哪兒?"

"洗手間."

常景樂'嘖’了一聲:"一聊到這個話題你就跑,你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廟."

元寶說:"我是要躲著點兒'和尚’."

和尚指的是喬治笙.

元寶前腳剛走,房門關上,常景樂轉頭看向喬治笙,喬治笙先他一步開口:"整這麼個破地兒,吃了比沒吃更餓,我不找你麻煩,你別惹我."

常景樂聊騷的話都已經到了嘴邊,聞言,一口氣提起來不能再咽回去,他直接改口道:"待會兒換個地兒,吃什麼你說."

臨走之前,常景樂叫了個服務員進來,隨手從錢包里面捏了一打錢,少說也得二十幾張,只讓她叫另一個人進來.

服務員走後不久,房門被人敲響,進來一個穿著制服的年輕女孩子,長頭發梳著低馬尾,沒怎麼化妝,長相就喬治笙看來,也就那麼回事兒.

但是架不住常景樂喜歡,愣是從她這里買了單,還塞給人家一張用餐巾紙寫好的電話號碼.

女孩子紅著臉走開,再沒回來,喬治笙不屑的道:"低級."

常景樂說:"管他黑貓白貓,能抓住耗子的就是好貓."

喬治笙說:"讓你家老頭子聽見,一准兒給你打成花貓."

從火鍋店離開,幾人又去了禁城,到了自己的地盤上,元寶馬上吩咐私廚幫喬治笙准備吃的東西,他沒吃飽,脾氣會更難以捉摸.

三個大男人在包間里也是怪怪的,不談正經事兒,常景樂一個電話又叫來一幫狐朋狗友,這些人都算得上是一個圈子的,只不過關系不到特別鐵的地步.

聽說景少回來了,喬治笙也在,一幫人無論身在幾環,皆是放下手頭上的事兒,迅速趕過來,其中還有一個是從海城飛回來的,不早不晚,正趕上午夜場的慣例狂歡.

今兒的游戲是'猜猜我是誰’,指定一男一女,男人蒙上眼睛,先隨意'測量’一個女人的上圍,然後由淺入深,分幾個等級,最初可能是五個,然後是十個,最後在二十多個女公關里,靠感官去找到對的那個人,其他人下注,要是猜對了,晚上女人跟著大家走,猜錯了,錢所有女公關分.

來這種銷金窟消遣的人,沒有一個是在乎錢的,大家唯一在乎的就是隱私跟安全,而禁城能提供的,除了帝王般的享受,就是帝王般的安全.

在這兒沒有人擔心泄露任何負面傳聞,而當一個人無所忌憚的時候,總會暴露出人性深處的劣根性,比如欲,貪,顛,狂.

游戲說開始就開始,喬治笙看到一個前凸後翹的女人被推到蒙眼的男人面前,男人抬手覆在她的兩團高聳之上,女人被捏的發出輕哼,然後馬上伸手捂住,怕因為聲音暴露自己.

隔著衣服摸顯然不夠,在眾人的笑鬧聲中,男人把手伸進女人的衣服里面,昏暗燈光下,一張張男女交錯的臉,看起來光怪陸離.

喬治笙坐在一旁抽煙,身邊沒有任何女人敢靠近,在禁城工作的女人都知道,老板不近女色,要不然就是心理潔癖,瞧不上她們,反正她們不會嫌命長,敢去主動撩老虎.

包間里面鬧成一團,喬治笙身處烏煙瘴氣之中,乾淨的好似一朵黑蓮花,當真是出淤泥而不染,亭亭玉立,分外妖嬈.

夜越來越深,一幫妖物們也越作越瘋,眼看著好些女人都已經衣不蔽體,喬治笙中途起身離開包間.

禁城走廊,喬治笙一側頭就看到迎面走來的祁丞等人,皆是熟面孔,對方以祁丞為首,主動跟喬治笙打招呼.

喬治笙微微一笑,"來捧我的場?"

祁丞笑說:"那當然了,不能當七少的合作伙伴,當個忠實顧客也好吧?"

喬治笙面不改色的道:"這話說的我不得不免單,你們玩兒的開心,今天算我的."

祁丞道:"我怎麼覺著,七少是故意想封我的嘴,讓我吃人的嘴軟呢?"

說著,他有意無意的瞥了眼喬治笙身後的包間房門,其實這里的隔音效果已是做得極好,奈何里面人玩兒太凶,女人們的尖叫聲此起彼伏,別說正常男人了,就是有病的往這兒一站,三天一療程,頂多三個療程就痊愈.

祁丞往前探了探頭,壓低聲音道:"放心,我不會告訴宋媛,傳不到宋喜那兒."

喬治笙聞言,唇角勾起的弧度變大,並不否認,只笑著回道:"謝了,我也不會告訴宋喜,傳不到宋媛那兒."

話罷,兩人相視一笑,在外人眼中,保不齊有人誤以為他們關系不錯,但懂內情的人都明白,祁家,喬家,水火不容,明里暗里早就互相傾軋,也難得祁丞跟喬治笙還能表面過得去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