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4章 她不會自殺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夏季的夜里只有悶熱,並不會涼爽,宋喜常年在恒溫的醫院里面待著,其實是怕熱的,但她卻能在秋千上坐一整個晚上.

她不知道自己在固執什麼,明知道這樣于事無補,可能只是想變著法的作一作,不然這滿心的酸愁無處安放,她會瘋掉.

待到天邊泛亮,小區里也有清潔人員打掃,宋喜從秋千上起身,再次轉到家門口看了一圈,然後從後門出了小區.

後門有條商業街,沒有多繁華,但是很便利,宋喜來到一家小面館門口,因為時間太早,店里面沒有客人,只有老板和老板娘在前台坐著.

宋喜一夜未睡,眼睛又哭腫了,加之宋元青出事兒之後,她有三四個月都沒來過,估計老板兩口子一時間沒認出她來,面色無異的問道:"吃點兒什麼?"

宋喜低聲回道:"牛肉面."

"辣椒吃嗎?"

"嗯."

宋喜找了處背對人的桌子坐下,要是以前,她跟宋元青一起來吃,都會叮囑一句:"多辣多醋."

今兒是實在不想開口講話,隨便了.

鍋里的水是開的,面下進去很快就煮好了,再澆上一馬勺的紅燒牛肉,一把蔥和香菜.

老板親自給宋喜端過來,"小心燙."

宋喜垂著視線,"謝謝."

掰開一次性筷子,宋喜低頭攪著面,她右上方掛了個電扇,風一吹,裹著碗里香噴噴的熱氣,盡數撲在臉上,手一頓,她刹那間就酸了鼻子.

宋喜是又想到宋元青,想到以前兩人早上過來吃面的畫面.

抽了餐巾紙,宋喜抬手擦眼淚,紙巾的質量不怎麼好,有些割人,宋喜吸了吸鼻子,不想被人發現異樣,所以和著嘴里的酸,味同嚼蠟的吃面.

胃餓的疼,但是心里堵得慌,宋喜只吃了幾口就吃不下,給錢離開面館.

眼下才剛剛六點十五,街上人不多,偶爾能看見家長送孩子上學的.

宋喜站在路邊,遲疑著不知接下來要怎麼走,她不想去醫院,也不想回喬治笙那邊,有那麼一瞬間,宋喜驚覺夜城這麼大,以前總叨念著忙,沒空去玩兒,如今好了,讓她選擇,她倒不知該去哪兒了.

人要是心里受了傷,眼睛看什麼都能被刺激到.宋喜看見一個爸爸幫女兒拎著書包,女兒看樣子頂多六七歲,兩人大手牽小手,從宋喜面前走過.

男人說:"你在學校聽老師的話,爸爸周末有空,帶你去歡樂谷."

小女孩兒馬上蹦跳著說:"我聽話,老師昨天還表揚我了呢."

"是嗎?那爸爸也表揚你,你想吃什麼?"

宋喜盯著兩人的背影,只覺得自己像個妒婦,她嫉妒小女孩兒可以光明正大的牽著爸爸的手.

看了幾秒,宋喜別開視線,身邊有行人經過,他怕別人以為她是神經病.

但她心里一瞬間有了主意,誰還不是自己爸爸的心頭肉了?

宋喜站在街邊,等了會兒,攔到一輛計程車.

上車後,她說:"甯灣漁場."

甯灣漁場在夜城郊區,市中心開過去,不堵車也要一個小時.坐在後座,宋喜疲憊到極致,可是閉上眼睛只覺得太陽穴突突直跳,卻一點兒困意也沒有.

一路走走停停,開了一個小時二十分鍾,計程車在甯灣漁場前面停下,宋喜給錢下車,看了眼時間,然後掏出手機給丁慧琴打了個電話.

電話接通,宋喜說:"丁主任,不好意思又要跟您請假,我想提前休年假,您看方不方便?"

丁慧琴問:"有什麼急事兒嗎?"

宋喜拿著手機,眉頭輕蹙.

原本她不想說,可有些事兒早說晚說,大家都要知道,宋喜咽下哽咽,低聲回道:"我爸的事兒,我覺的我要休息幾天,不然會影響工作."

丁慧琴一聽,也是明顯的一頓,隨即壓低聲音問:"你爸怎麼樣了?"

宋喜一忍再忍,抬手抵著鼻尖,眼淚滾滾而落.

丁慧琴那邊很快道:"不說了不說了,我給你批假,你想休幾天就休幾天,醫院這邊不用擔心,基金也有我看著呢."

宋喜壓抑的聲音說:"謝謝丁主任."

丁慧琴感歎道:"謝什麼,你快去忙吧,有什麼需要幫忙的,隨時打電話."

宋喜應著,待到電話掛斷,她用手背遮著眼睛,站在空無一人的地方兀自啜泣.

哭完了,哭累了,宋喜掏出紙巾擤鼻涕,然後邁步往漁場里面走.

這些年跟宋元青兩人相依為命,宋喜從不覺得孤單缺憾,反而覺得宋元青給予她的美好回憶太多太多.

可能是怕她缺少母愛,所以他既當爸又當媽,明明工作忙到起飛,可還是能見縫插針的制造父女二人的歡樂時光.

宋喜十一歲的時候,第一次被宋元青帶去釣魚,這是個考驗耐心的活動,一般小孩子都坐不住,但宋喜覺的很有趣,尤其是眼看著自己釣上來的魚,最後變成了自己桌上的盤中餐,這會讓她特別有成就感.

所以打那之後,宋元青跟她約定,再忙,一個月也要抽一次空閑,兩人一起出來釣魚,釣魚需要的時間長,父女兩人可以交流一下各自工作領域上的問題和成就,乍一聽就跟政府開大會作報告似的.

宋喜進了漁場,拿了自己和宋元青存放在這兒的漁具,釣魚的時候,宋元青的杆兒就撐在旁邊,像是他就在這里,只是臨時走開,一會兒就回來了.

翠城山別墅,喬治笙是臨近中午才下樓,昨晚他剛回家,朋友有事兒打電話叫他出去,他凌晨才回來.

瞄了眼玄關處,他很輕易就能判斷,宋喜是回來又走了,還是從未回來過.

一夜未歸,感情她是在那邊待了一夜?

她的身影只在他腦海中存留不到五秒,喬治笙很快就想了其他的,一忙就忙到晚上六七點.

離開公司去赴約的路上,前座開車的元寶說:"宋喜去釣魚了."

喬治笙微微轉頭往前看,雖沒說話,但表情明顯是帶著疑問的.

元寶繼續道:"派去跟著的人打電話回來,說她一大早打車去了甯灣漁場,在湖邊一坐就是一小天,他們怕她跳湖,眼都不敢眨一下,盯得眼睛都酸了."

喬治笙聞言,唇角下意識勾起,俊美的面孔上似是彼岸花開,讓人目眩神迷.

他說:"讓他們休息會兒,宋喜不會自殺的,她還要等宋元青出來呢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