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2章 從此往後,無家可歸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分別的場面沒有驚天動地,即便宋喜明知道,此次一別,往後時光漫長,她再不可能每天下班都見到宋元青,一扇巨大的鐵門,將他們父女二人生生隔開.

她目送他離開,甚至朝他努力勾起唇角,微笑.

宋元青也回以最熟悉的笑容,伸手點了點表盤,示意他會想她的.在外人面前,他們默契的將痛苦藏于心底,表露在外的,永遠是讓人嫉妒的大氣與從容.

一名工作人員帶著宋元青往走廊里面走,另一人帶著宋喜往外出,同一條走廊,背道而馳.

宋喜往前走了幾步,終是忍不住回頭,她看到的是同樣駐足凝視她的宋元青,兩人目光相對,宋喜瞬間眉頭一蹙,眼淚不受控制的湧出來.

宋元青紅著眼睛說:"走吧."

宋喜開口,壓著哽咽回道:"等我來看你."

宋元青點頭,宋喜扭過身,快步往外,似是倉皇出逃,她不敢給自己一絲一毫遲疑的機會,不然她怕自己犯法,會拼命想要帶宋元青逃出那個鬼地方.

一路疾步向外,很快宋喜走出來,顧東旭坐在椅子上等候,看見她的身影,立馬起身往她的方向迎.

宋喜微垂著視線,一聲不吭,顧東旭也什麼都沒問,兩人前後腳出了樓口,外面已經黑了,在快走到車前的時候,宋喜忽然拽過顧東旭,用她的後背將自己遮擋的嚴嚴實實.

顧東旭感覺到,宋喜在用力抓著他的T恤,腦門抵在他背後,她明明那麼想放聲大哭,可就連大哭的權利都被剝奪,只能像是小動物一樣,不停地發出低聲嗚咽,伴隨著明顯的痛苦.

顧東旭沒有轉身,也沒有安慰,就這麼柱子似的站著.

他明白宋喜這一刻最想要的是什麼,她不想讓人看見她在哭,那他擋著就好了.

宋喜原地哭了一分鍾,到底是把內心的酸澀和憤懣化作眼淚流出,這才稍微平靜了一些.

顧東旭從兜里掏出一包現買的面巾紙,宋喜接過,先擤鼻涕,後擦眼淚.

"去哪兒?"

得知她恢複正常,顧東旭轉過身,看著宋喜問.

宋喜悶聲說:"我不跟你一起走了,我想一個人靜靜."

顧東旭沒吱聲,但也沒同意.

宋喜道:"不用怕我想不開,我爸還等著我養老呢,我就想一個人躲起來傷心會兒行不行?"

當她用開玩笑的口吻說傷心的時候,那才是真的傷心了.

顧東旭看著路燈下她哭腫的眼睛,唇瓣開啟,輕聲說:"無論發生什麼事兒,有我和胖春呢."

宋喜應聲:"我知道,等會兒你跟她打聲招呼,別讓她擔心,我就不接她電話了."

顧東旭送宋喜去街口打車,宋喜坐上車,待到車門關上,司機問:"去哪兒?"

宋喜說了個地標,司機開車載她過去.

到地方下車後,宋喜一個人又往前走了十幾分鍾,其實她要去的是附近的某小區,夜城中懂政治的人都知道,這座小區里面住的全是官員,相當于政府人員的家屬樓.

別看著外表平淡無奇,就連門口的守衛都是特警便衣,閑雜人等插翅也進不去.

自打宋元青被帶走,這里的房子就空下來了,沒人跟宋喜說過,這里不能來住,但她就是這麼敏感,一絲一毫的話柄都不給人留,不會讓人看笑話.

出示門卡進入,宋喜緩步繞過小半個綠地花園,站在某單元樓下,這邊的樓層都不怎麼高,頂層也只有十六層.

宋喜望著十五樓的窗子,無一例外的黑漆漆,一點兒生氣都沒有.

眼下這個時間,正是萬家燈火,一家人圍坐在一起吃飯聊天的時候,整棟大樓,也只有一戶沒有開燈.

宋喜第一次發現,哪怕是把頭仰得這麼高,眼淚依舊會順著眼角流下來,又癢又涼,讓人忍不住伸手抹掉.

宋元青最少要判七年,他最少還有七年不能回家,她眼睜睜的看著家,可卻不能回去,唯一的家人都不在家,家還是家嗎?

夏季的夜晚,綠植多的地方總會伴隨著蟲鳴鳥叫,宋喜孤零零的站在樓下,頭仰得那麼高,固執又倔強的看著黑燈的一層,任由眼淚流下,放縱自己發出不擾人的啜泣聲.

就這樣不知站了多久,站到宋喜頭暈目眩,僵硬著脖頸把頭抬回原處,眼淚流干了,她卻舍不得走.

一個人溜溜達達在小區里轉悠,走累了,宋喜找到一處秋千,坐在上面晃悠兩下,想到以前晚上常跟宋元青下來遛彎兒,她坐秋千,他在後面推,眼淚頓時又湧上眼眶.

流淚分兩類:反射性流淚和情感性流淚.在情感性流淚中含蛋白質比反射性流淚多,並且情感性流淚有一種類似止痛劑的化學物質.眼淚中的乳鐵蛋白,β-溶素等都具有防衛功能,能抑制細菌生長.此外眼淚的分泌會促進細胞正常的新陳代謝,不讓其形成腫瘤.

宋喜一邊流眼淚,一邊胡思亂想,她覺得自己可能很快就要去看精神科.

夜越來越深,原本整個小區有八九成的燈都在亮著,後來漸漸的,一家接一家的關燈,最後,只剩下小區里的路燈還亮著.

宋喜安靜的坐在秋千上,額頭靠著右邊的鐵鏈,有時候酸澀湧上來,她會默默地流眼淚;但更多的時候,是眼淚流干了,只剩下出神的狀態.

她膽子大,平日里上手術台給人開胸縫心都不怕,更別說是黑,可宋元青總是叨叨她,不要走夜路,也不要黑天在外面晃悠.

想到曾經的一幕幕,宋喜吸了吸鼻子,只恨不能現在有個鬼跳出來,好像這樣宋元青就會立刻出現保護她.

夜深了,人也靜了,整個小區都不見一個人影,宋喜耳邊唯剩下微微的風聲,她出神的盯著眼前某一處,沒有聽到腳步聲,視線里直接出現一雙黑色的皮鞋和半截黑色的休閑西褲.

來者在她面前兩米遠的位置站定,宋喜慢慢抬起頭,順勢往上看去.

對上那張背光的模糊面孔,宋喜慢半拍才反應過來,原來是喬治笙.

她沒有心情詫異他為何會出現在這里,甚至連一句話都不想說.

倒是喬治笙神色晦暗不明的看著秋千上的宋喜,沉默片刻,主動開口問道:"還想住這里嗎?我可以幫你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