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1章 我等你回家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安慰說:"我跟喬治笙也打了交道,他說話算話,這次也是他幫忙送我進來看你."

宋元青說:"他爸當年有把柄落在我手上,我現在出不去,外面又有太多人想打你的主意,我要不給你找個強硬的靠山,你就有危險了.我能想到他對你是什麼態度,只要他不太過分,你別跟他撕破臉,如今放眼整個夜城,只有他能保你."

宋喜點頭,"我知道,我不會跟他撕破臉的."

說完,宋喜稍稍用力握緊宋元青的手,強忍著眼眶瞬間的發燙,出聲問:"爸,我想你,你什麼時候能出來?"

只見宋元青眼眶中的眼淚瞬間滾落,用力回握宋喜的手,他停頓了十秒有余,在此期間,宋喜已經猜到了什麼,再次咬破內唇,滿嘴的血腥卻沖不散內心的惶恐和悲傷.

宋元青張嘴,先提了一口氣,隨即諄諄的口吻說道:"小喜,你聽我說,不管發生任何事兒,我是說任何事情,首先要保全自己,聽見了嗎?"

宋喜痛苦到閉上雙眼,想點頭,但脖頸不聽話,怎麼都彎不下去.

宋元青見狀,捏著她的手催促,"你聽沒聽見?"

宋喜搖頭,眼淚掉在桌上,一顆顆的圓點,像是梅雨季節猝不及防落下的大顆雨滴.

宋元青滿眼心疼,他對宋喜說:"你要是這樣想,我還周旋什麼?你有個三長兩短,我真的不用活了."

宋喜俯下身,將臉埋在宋元青手背上,宋元青反手摸著她的臉,摸到的是一片潮濕和溫熱.

五十多歲的男人,半生官場生涯,見慣了各路人的俯首拍馬,他從來都是從容應對,卻唯獨在宋喜面前,他哭紅了雙眼,極壓抑的聲音對她說:"小喜,是爸爸沒有照顧好你,你怪我嗎?"

宋喜整張臉都在宋元青的手心之中,肩頭顫抖,她哭著搖頭.

宋元青低聲道:"你是爸爸在這世上最在乎的人,也是我拼命想要保護的人,我每天都在想,你一個人在外面過得好不好?有沒有受委屈?會不會挨人欺負?如果你沒有我這樣的爸爸,現在的生活也就不會這麼辛苦……"

宋喜覺的,人心疼到一定的極限,就像是從地獄里走了一遭,之所以還活著,是因為有不得不活下去的理由.

慢慢抬起頭,她透過模糊的視線看著同樣淚流滿臉的宋元青,堅強是一種選擇,正如宋喜此時此刻.

她張開唇瓣,慢慢吐納,待到情緒稍微平和,她開口說道:"爸,我這輩子最幸運的事兒,就是我姓宋,我爸是宋元青,你放心,無論如何我都會好好的生活,我不會給你丟臉……"

費勁兒咽下口水,宋喜問:"你說吧,多久?多久我都在外面等著你."

宋喜瞬間的堅強,讓宋元青眼中露出璀璨的星光,那是欣慰,也是感傷.

喉結上下滾動,宋元青道:"七年或者八年,最長也就是八年."

宋喜的心不知是麻木還是刀槍不入,這一刻她感覺不到絲毫的疼痛,她只是毫不遲疑的點了點頭,"好,我等著你."

宋元青說:"我跟喬治笙說好了,從今天開始,往後的三年,除非你不想跟他在一起,不然他不能不照顧你.就像你說的,喬治笙說話還算講信用,把你交給他,確實是爸爸的無奈之舉,你就當他是個保護傘,不想接觸就不要接觸."

頓了頓,他繼續道:"再過幾天,上面會宣判對我的處罰,到時候外界一定會吵得沸沸揚揚,你要是不想聽,就暫時別去醫院了,在家休息一陣兒."

宋喜完全不在意這些,她拉著宋元青的手,紅著眼睛,低聲問道:"爸,你真的貪汙了嗎?"

宋元青下意識的垂下視線,慢了幾秒才出聲回道:"這些事兒你都別管,相信爸,爸答應你,你絕對不會在外面等八年."

宋喜是宋元青教出來的,雖然遠不及宋元青精明,但總算是學到了一些皮毛,宋喜覺的宋元青是話里有話.

沉默片刻,她又換了一個問題,"是誰舉報的,你總知道吧?"

宋元青很快搖頭,"不知道."

說罷,不待宋喜細問,他主動說:"我現在雖然在里面,但喬家也要忌憚我,所以不用怕喬治笙,他要是敢欺負你一下,你打給程德清,最近岄州那邊也派了人給我帶話,說你跟喬治笙一起去了,程德清也在探我的口風,我沒說破,但程德清會照顧你,遇到自己解決不了的事情,隨時聯系他."

宋喜點頭,宋元青說完了要囑咐的話,他深深地,帶著無限心疼和寵溺的目光望著宋喜,半晌才道:"你今年二十五,爸都怕再出去的時候,你婚都結了,估計孩子都能喊我外公了."

宋喜窩心,眼淚嘩嘩的往下掉,她努力勾起唇角說道:"我連個男朋友都沒有,不著急結婚,什麼時候你出來了,我再結."

宋元青笑說:"那不成老姑娘了?我可不能耽誤我女兒的婚姻大事,爸在里面,也不影響你在外面談戀愛,如果遇到不錯的對象,打算結婚,就帶過來讓我看看."

宋喜邊流淚邊笑:"那我以後真是山高皇帝遠,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,愛干嘛干嘛."

兩人說著說著笑起來,就像是以前在家的時候一樣,宋喜有極短的時間,忘記了自己身在何處,她太久沒看到宋元青,只想專心跟他聊天,直到房門被人敲響,推開.

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員立在門口,說:"二十分鍾到了."

宋元青握著宋喜的手一緊,"小喜,在外面照顧好自己,有任何事兒找爸爸."

無論他位高權重還是身陷囹圄,一句有任何事兒找爸爸,這是宋元青作為父親的承諾.

二十五年來,他一直是宋喜的天,如今連天都不再光明,宋元青剩下的唯有濃濃的不舍和不甘.

宋喜看有人進來要帶走宋元青,她慌了,一手緊緊地拽著宋元青,另一手忙亂的從包中翻出禮盒,盒子打開,是一塊兒銀色的腕表,符合宋元青的年紀,低調.

宋喜親手把腕表戴在宋元青手腕處,強忍淚水,垂著視線說道:"想我的時候看看表,我在等你回家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