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8章 又驚又喜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鮮少見宋媛這般暴跳如雷的樣子,一時間還有些愣住,頓了幾秒後,宋喜眉頭一蹙,沉聲說:"我不知道喬治笙把你怎麼了,要不你問問祁丞叫人對我做了什麼?"

宋媛怒聲道:"祁丞對你做什麼了?他什麼都沒做!"

宋喜漂亮的臉上浮起冷笑,"敢做不敢當嗎?"

宋媛說:"我敢發誓祁丞什麼都沒做過,倒是你宋喜,我知道你不待見我,但我沒想到你的心這麼黑,竟然借著這茬,利用喬治笙來整我,你是故意要讓我難堪!"

宋喜拉著臉道:"你哪兒來的優越感?你不知道自己像毛毛蟲一樣,我看著就反胃嗎?你要是不來招惹我,我巴不得一輩子都見不著你,誰閑的故意整你."

宋媛一口咬定,就是宋喜因私人原因蓄意找茬報複,宋喜跟她吵了兩句,忽然覺得心煩意亂,直接掛斷電話,把宋媛的號碼拉進了黑名單.

氣得臉色都變了,宋喜自顧自的叨咕:"神經病."

等到氣頭過了,宋喜漸漸冷靜下來,第一個好奇的就是,喬治笙對宋媛做了什麼?

不得不說,宋媛是個天生的演員,這些年宋喜鮮少見她露出本來面目,今天能被氣成這樣,她還是頭回見.

而且宋媛剛剛一口一個,她保證祁丞什麼都沒做過,那委屈加憤怒的口吻,搞得刹那間宋喜都有些懷疑,難不成真不是祁丞?

但這樣的念頭只是一閃而逝,畢竟宋喜對宋媛的人品不敢苟同,誰曉得宋媛是不是苦肉計.

晚上下班回家,宋喜上到二樓的時候,忽然聽到沒關門的臥室里傳來說話聲:"我告訴你,不許打胎."

宋喜本能的腳步一頓,目光順著聲音來源的方向看,她不知道喬治笙在家.

如果是往常,她一定目不斜視的走開,宋喜也不是個會偷聽人講話的人,但剛剛喬治笙說'不許打胎’,這樣的話太過勁爆,是個人就會駐足,更何況宋喜還見過那位的真容.

"別說我沒提醒你,你會後悔."

宋喜看不見喬治笙的人,卻能清楚聽到他說話的聲音,一如既往的讓人身上發寒,卻又不是直白的憤怒,像是夾雜著很多的無可奈何.

宋喜心驚,原來不是喬治笙不想要這個孩子,而是孩子的媽媽不想要,她好好奇那位奇女子的來頭,竟然敢跟喬治笙對著干.

站在二樓樓梯口處,宋喜只是略微出神的功夫,左前方一抹高大的身影閃現,一身黑衣黑褲的喬治笙拿著手機從房間走出來,宋喜此前沒聽到腳步聲,也沒來得及躲開,就這樣跟他四目相對.

喬治笙明顯的眼神一變,漆黑如夜的瞳孔直直的盯著宋喜的方向,像是在問:你偷聽我講電話?

宋喜也是明顯的舉止一慌,微張著唇瓣想要解釋,喬治笙那頭已經對著手機中的人說:"我等會兒打給你."

他掛斷電話,宋喜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兒,正想說她什麼都沒聽到,喬治笙卻神情淡漠,在她之前開了口,"你准備一下,這兩天會帶你去見你爸."

宋喜沒想到他會說這個,一時間恍惚了驚喜和驚訝,提了一口氣,頓了幾秒才道:"真的嗎?"

喬治笙邁步朝她走來,邊走邊說:"最快明天,最遲後天."

來到樓梯口,他跟她隔著幾步遠,停下來說道:"顧東旭找過我,也是因為你爸的事兒,我就當做個順水人情給他,他找你,你知道怎麼說."

宋喜很是意外,顧東旭私下里找了喬治笙?他從來沒跟她說過.

喬治笙撂下這句話,順著台階徑自下樓.

宋喜轉身看著喬治笙的背影,有太多話想說,但他擺明了沒空,也沒想跟她細聊,所以萬語千言,話到嘴邊,她只說了一句:"謝謝."

喬治笙頭也不回的說道:"偷聽人打電話,在我這兒是最後一次."

他沒看見,宋喜的臉騰一下子紅起來,她想解釋的,可面對喬治笙,解釋總顯得蒼白,她只能尷尬的站在原地,等著關門聲響的那一刻.

"呼……"

家里只剩她自己,宋喜忍不住要長舒一口氣,跟喬治笙在一起生活,真的太費心神,她怕不是死在意外上,而是死在神經緊繃上.

剛回到三樓房間,宋喜手機響起,掏出來一看,是顧東旭打來的.

劃開接通鍵,宋喜道:"東旭."

顧東旭開門見山的問:"身邊有人嗎?"

"沒有,你說."

"要是沒有意外的話,這兩天能送你進去,見一見叔叔."

宋喜剛從喬治笙那里聽到消息,已經沒有了乍聽之後的意外,更多的,是一股說不上來的感動和酸澀.

"是嗎?"她不得不做出驚訝的口吻,然後道:"你找了誰?"

顧東旭道:"你別管了,我就是告訴你一聲,免得你成天惦記著."

宋喜忽然間就濕了眼眶,鼻尖酸的不行,她聲音低啞的問道:"你是不是找了喬治笙?"

顧東旭那邊明顯的心虛和躲閃,連連道:"你別管我找誰了,能見到人最重要."

一大顆眼淚從眼眶中滾落,宋喜太清楚顧東旭的脾氣,他這樣犟又好面子的人,竟然為了她,背地里去求了喬治笙,八成覺得二十多年的輝煌人生都多了一個敗筆.

有些事情她是有苦難言,但她不能揣著明白裝糊塗,拿著手機,宋喜忍著哽咽說道:"我不跟你說謝,但這事兒我記在心里了."

顧東旭聽出她在哭,他大咧咧的回道:"好兄弟,說這些干嘛?"

他不說這句還好,說完,宋喜要伸手捂住嘴才能忍住不哭出聲來.

她工作很早,十八歲進醫院,在其他人還在大學中逍遙,交朋好友的時候,她已經跟著江宗恒一起上手術台了,每天做不完的手術,見不完的病患和家屬,導致她的生活圈子相對窄小.

身邊最親的人,除了宋元青之外,就只有韓春萌跟顧東旭,天知道宋喜有多麼珍惜他們,兒時說好的兩肋插刀,這些年風風火火恍恍惚惚,血倒是沒怎麼見,不過關鍵時刻,他們都能為彼此犧牲自己最在意的東西.

這回顧東旭將比命還重要的面子都豁出去了,這份情,宋喜銘記于心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