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7章 以毒攻毒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一個人打車回到翠城山別墅,宋喜如往常一樣直接到三樓房間,洗澡的時候,只聽得'砰’的一聲響,宋喜猶如驚弓之鳥,本能的護住身體,連連往角落處避退.

轉身,驚恐的眼神注視著身後,浴室中只有她一個人,耳邊盡是嘩嘩的水流聲,看著腳邊不遠處的洗面奶瓶子,宋喜半晌才回過神,隨即蹙眉閉上眼睛.

自打宋元青出事兒後,她也遇到過幾次危險,但還沒有哪次像白天商場中,直接有人將她堵在試衣間里的,關鍵這還是在有人保護的情況下.

那種切身感受到生命安全遭受危害的滋味兒,簡直讓人頭皮發麻,宋喜覺的自己快要瘋了,疑神疑鬼,極度的沒有安全感.

匆匆沖洗,從洗手間里面出來,宋喜連頭發都沒吹,穿著睡衣跑到樓下,將整個一層的燈全部打開,燈火通明,映著宋喜坐在沙發上的纖細身體,更顯孤單落寞.

宋喜出神,原以為有喬治笙罩著,最起碼人身安全沒問題,可如今看來,也許宋媛說的沒錯,她這是在無形中的得罪人,所以她有必要跟喬治笙再細談談.

漫長的等待中,宋喜一度抱怨別墅太大,空蕩蕩的讓人心里發毛.

她試圖打開電視,可電視中的聲音絲毫不能減輕她的恐慌,反而平添焦躁,所以宋喜關掉電視,生平第一次真心的期待喬治笙快點兒回來.

可能是事與願違,宋喜越是盼望什麼,老天就偏不給她什麼.

一個人坐在客廳沙發上,不敢睡覺,困極了就站起來滿屋子溜達,一直等到凌晨四點多,等到宋喜沒喝咖啡都覺著心慌,終于,她聽到玄關傳來開門的聲響.

起身,宋喜站在客廳,面朝玄關處,待到房門打開,她先是看到一抹高大的黑色身影,然後是那張熟悉的冷峻面孔.

自打從岄州回來,這還是宋喜第一次在家里跟喬治笙碰面.

喬治笙已經邁步跨進玄關,正在換鞋.

宋喜站在原地等著,喬治笙換好拖鞋往里走,似是不樂意正眼瞧她,他徑自拐彎坐在沙發上,拿起茶幾處擺著的煙盒,頭也不抬的問道:"什麼事兒?"

宋喜自詡是個講理的人,所以她能站在喬治笙的角度,設身處地的去想,他為什麼會討厭她,但這並不代表她沒有情緒,不會難過,不會心酸.

就像現在,她等了他這麼久,其實內心深處也在期望一個還算熟悉的人,可以在她擔驚受怕的時候,給她一點點的安全感.

不過很顯然,喬治笙沒想對她負責,她也不過是他不得已收留的一個包袱而已.

由于失衡而導致的酸澀,排山倒海的湧上來,宋喜明顯的深吸一口氣,努力壓制,只可惜她這樣的動作,喬治笙沒有看到,只聽得她平靜的聲音說:"前幾天祁丞托宋媛來醫院找我,還是想跟你合作,利誘不成就威逼,說如果我站在你這邊跟他作對,我不會有好果子吃.今天我在商場被人堵在換衣間,對方說是老板讓他給我帶句話,就算你派人保護我,他們照樣能隨時接近我."

此話一出,終于讓喬治笙抬起頭,朝宋喜看來.

兩人目光相對,喬治笙臉上沒有意外,宋喜卻難以做到面色無異,眼中難免帶著挑釁和唏噓,像是在問他:你的承諾呢?

三秒過後,喬治笙將唇邊的煙夾走,出聲問:"看清人了嗎?"

宋喜回道:"沒看見,你可以問問你的人,他們一直守在店外."

有些話不需要刻意的挑釁,哪怕只是陳述事實,但對于心氣兒高的人而言,都是一場明目張膽的打臉行為.

喬治笙垂下視線,深吸了一口煙,隨即聲音不辨喜怒的說道:"我來處理."

只四個字,對宋喜本人不聞不問,不知道的還以為宋喜是他手底下的小弟,只是個傳話的.

一瞬間宋喜覺得怒火中燒,她有自知之明,她也可以識時務,但這並不代表別人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不重視她.

怒氣,委屈,恐懼,心酸,所有的情緒交織在一起,就像是一場化學反應,宋喜瀕臨爆炸,但是最後,她也只是沉默著轉身,上樓.

回到房間,房門剛一關上,宋喜立馬眼淚橫流,伸手捂住嘴,她抽噠著不敢發出過多的聲音,活了二十五年,她不是沒受過委屈,只是從未試過這種孤獨流浪的感覺,像是被全世界遺棄,哪怕摔得鮮血淋淋,也不會有人關心她一句,問問她疼不疼,怕不怕.

整個人蒙在被子中,宋喜瘋狂的想念她唯一的親人,想念曾經那些守在她身邊,說著永遠都會為她遮風擋雨的人,而現在,他們在哪兒?

人常說,失去了才會懂得珍惜.

宋喜卻說,她一直都很珍惜,可越是被她放在心尖兒上的人,越是一個個的離她而去,她到底還要怎麼做,才能留下生命中為數不多的愛人?

在被子里哭到滿頭大汗,哭到心髒隱隱作痛,最後宋喜想到唯一一個可以安慰自己的理由,那就是她沒資格要求喬治笙在意她,關心她,他對她冷淡才是應該的.

這樣的理由果然讓她很快恢複平靜,但是仔細想想,又只剩下悲哀.

原來以毒攻毒還有這樣的用法.

夜深人靜,宋喜的脆弱只有自己能看見,等到天一亮,她又是一條好漢.

既然喬治笙說他處理,她也懶得去問他要怎麼處理,日子還要往下繼續,如果真是閻王要她三更死,她蹦起來也活不到五更,心里有了這個底兒,宋喜很快又恢複正常.

只是宋喜做夢都沒想到,僅僅是隔了一天,她就又接到宋媛打來的電話.

剛開始宋喜沒接,宋媛鍥而不舍的一直打,終于打到宋喜心煩,劃開接通鍵,沉聲說道:"宋媛,我警告你,你要是再來騷擾我,別怪我對你不客氣!"

宋媛是祁丞的人,上次換衣間的仇,宋喜自然也要記在宋媛的頭上,所以一開口就沒好聽的話.

結果宋媛那頭的氣竟比宋喜的還大,隔著電話,宋媛咬牙切齒的說道:"宋喜,我沒想到你這麼狠,你不拿我當一家人也就算了,你竟然拿我當仇人,讓喬治笙這麼對我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