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6章 沒有安全感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喜憂心忡忡,但又不敢表現的太明顯,不然韓春萌一定會刨根問底兒.

她將這樁事壓在心底,強打精神浪,陪著韓春萌一起逛街.韓春萌的人格分裂每當試衣服時體現的尤為強烈,嘴里一直念叨著:"現在連同性戀都不歧視了,他麼能不能把衣服做大一點兒?歧視胖子嗎?"

宋喜道:"誰讓你剛才吃那麼多?你要不吃最後那盤羊肉,剛才XXL碼的衣服你就能系上拉鏈."

韓春萌一臉不服氣的回道:"一盤羊肉七十八,咱倆誰買單也不能這麼浪費,浪費糧食遭天譴不知道嗎?"

說罷,不待宋喜回答,她又沖著宋喜發難,"你干嘛非要強調XXL碼?生怕我不夠紮心嗎?"

宋喜云淡風輕的投以一記嫌棄的目光,道:"你肉太厚了,一刀子下去,根本紮不到心上."

韓春萌頓時瞪圓了眼睛,宋喜還嫌不夠紮心,伸手從衣架上取下一件衣服,就是剛剛韓春萌喜歡卻沒穿上的同款.

勾起唇角,美美的一笑,宋喜說道:"S碼,我去幫你試試,你過過眼癮也好."

韓春萌看著一道又瘦又有料的身影打身前閃過,惡毒的詛咒道:"你胸大穿不進去的!"

宋喜沒理她,即便她也覺得這款衣服的胸圍有些小,但她就是倔強,有M碼也不試,硬擠也要擠進去.

這家店是純女裝店,顧客九成九都是女人,偶爾有陪著女朋友或者老婆來看的男人,也都自覺地坐在沙發上等候,不會隨意亂轉悠,更不會往試衣間門口湊合,所以宋喜很有安全感的進了試衣間,伸手把黑色的絨布門簾拉上.

新衣服掛在左側掛鉤,宋喜雙臂交叉開始脫上身的T恤,下擺罩住臉的瞬間,身後忽然有人隔著衣服捂住她的嘴,用力將她往牆上頂.

宋喜大驚,下意識的掙紮反抗,奈何本就是一個尷尬的動作,身後人將她的雙臂按在牆上,她剛抬腳要去剁,後膝彎被人用力一頂,她疼得悶哼出聲.

"別動,出聲我動刀子了!"

臉被自己的衣服罩住,宋喜清晰聽到背後一個陌生的男聲傳來.

其實不用想也知道,她力氣不小,能把她一下子按在牆上,讓她動彈不得的,絕對不可能是個女人.

而眼下宋喜最害怕的,就是不知這人是變態劫色還是……

識時務者為俊傑,宋喜聞言,當即停止掙紮.

身後男人一動沒動,幾秒之後,他又開口說:"老板托我給你帶句話,喬治笙就算看你看的再嚴,我們也不是碰不到你."

祁丞?!

宋喜在T恤里面瞪著眼睛.

"該怎麼做你自己心里有數,我不想傷你,現在我放手,你別轉頭,也別出聲,不然就別怪我手下不留情了."

宋喜發不出聲音,只能連著點了幾下頭.

用力捂在嘴上的手,逐漸松了力氣,宋喜面朝著牆壁,靜靜地站了幾秒鍾,雖然身後一點兒動靜都聽不到,可她還是迅速將T恤從頭上拉下,然後慢慢轉身.

果然,身後空空如也,整個試衣間只有她一個人,就連門簾都是遮掩的好好的.

試衣間里面有一塊兒大鏡子,鏡子中映照出宋喜發白出汗的臉,有幾根頭發也是亂的.

"小喜?"

簾外忽然傳來聲音,愣是將後怕中的宋喜又給嚇了一跳.

哆嗦了一下,宋喜回過神,開口應道:"我在這兒."

三秒後,簾子從外面掀開一條小縫,韓春萌把頭伸進來,見宋喜還穿著原來的衣服,她挑眉問:"欸?你怎麼還沒換?"

宋喜能清晰聽到自己心髒'咚咚咚咚’狂跳的聲音,面無表情,她出聲說:"沒穿進去."

韓春萌沒心沒肺的瞪眼嘲諷,"你看,我說什麼來著?你那胸都快九十了,還好意思拿S碼."

宋喜拿著碰都沒碰的新衣服走出試衣間,先在整個店里環視一圈,無一例外的沒看到可疑身影,她佯裝隨意的問:"剛才有男的過來嗎?"

韓春萌說:"什麼男的?"

宋喜道:"我剛才聽見外面有男的說話."

韓春萌壓根兒沒上心,隨口回道:"沒注意,我在那邊看衣服."

說完,她側頭看向宋喜,嬉皮笑臉的問:"干嘛?怕人偷看你?"

宋喜是真的笑不出來,剛剛的意外發生的毫無預兆,前後也不過二十秒左右,如果那人真想對她做什麼,她是完全沒有招架之力的.

韓春萌又在店里逛了一圈,她不能承認好看的衣服她穿不進去,所以她說:"走吧,她家衣服一般般."

宋喜跟她一起出去,本能的往兩側打量,只見左邊三米外站著個普通裝扮的男人,在宋喜看過去的時候,男人別開視線,雙手搭在商場護欄邊,隨意眺望.

右邊離著不遠的距離,有個男人守著扶梯口處的垃圾桶抽煙.

雖然商場中的人不少,可宋喜還是敏銳的察覺到,這些人就是喬治笙派來跟著她的,跟上次在機場中見到的人不一樣,應該是不定時的輪班倒,不然總在她身旁晃悠,她一定會注意到熟面孔.

有了剛剛的那次驚嚇,宋喜再不敢單獨進封閉空間了,一直保持身邊有人的狀態,等到晚點兒跟韓春萌分開,宋喜再也沒有遲疑,馬上掏出手機給喬治笙打了通電話.

伴隨著'嘟嘟’的連接聲,宋喜這邊足足等了快十聲,對方才接通.

熟悉的清冷男聲傳來,"喂."

宋喜也顧不得喬治笙態度的冷熱,直接說道:"你現在有時間嗎?我有事兒跟你說."

喬治笙道:"在忙."

宋喜被噎了一下,可她從小到大所受的教育,沒有教她不識時務這一說,所以哪怕她心里很害怕,很著急,但也不會強行打擾他,略微一頓,宋喜回道:"那你今晚會回來嗎?我有急事兒跟你說."

喬治笙口吻依舊冷淡,只回了一個字:"嗯."

宋喜說:"我不打擾你了."

喬治笙那邊直接掛斷.

拿著手機,站在熙熙攘攘的街頭,心里一股強烈的酸澀和委屈湧上來,宋喜清晰的感覺到眼眶發燙,嘴里都是酸味兒.

但她必須迅速忍住,微張著唇瓣,宋喜深呼吸,愣是把未流出的眼淚盡數吞回腹中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