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5章 劈腿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吃飯之前,韓春萌口號喊得震天響,一口一個少吃點兒,免得待會兒試衣服不好看,可這話打從她坐進火鍋店的那一刻,就被忘到了九霄云外.

宋喜看著對面埋首下單的韓春萌,苦口婆心的說:"萌萌,理智點兒,咱能不像人格分裂一樣嗎?我害怕."

韓春萌拿著鉛筆,打鉤的手猶如行云流水,頭不抬眼不睜,她出聲回道:"不吃飽怎麼有力氣逛街?而且節食對身體不好,會有副作用的."

宋喜道:"人家說吃麻辣燙致癌,你不聽;說吃辣條脫發,你也不聽;怎麼就一句節食對身體有副作用,你就聽進去了?"

服務員站在一旁,忍不住勾起唇角.

韓春萌把勾好的菜單遞過去,對服務員道:"你們家酸梅湯可以續杯吧?"

服務員笑著點頭,"嗯,可以的."

韓春萌也笑了,"那就好,麻煩你幫我拿一杯,為了減肥我先喝一水飽."

服務員應聲走開,韓春萌撐著下巴,又想到剛才電梯上碰到的帥哥,不由得嘖嘖說道:"真是帥,我要是你,我必須要到他的電話號碼."

宋喜道:"你喜歡剛才就該從他要,看著蠻好說話的."

韓春萌說:"算了吧,一看他就是奔著你來的,我何必上去啪啪打臉?"

宋喜瞥眼說:"誰讓你不減肥了?就你這張臉,瘦了還有我什麼事兒?"

韓春萌雙手捂著臉頰,轉著眼球道:"雖然這話水分極高,但是我喜歡."

宋喜道:"一會兒吃個五分飽得了."

韓春萌答應的好好的,可東西一上來,宋喜攔都攔不住,最後無一例外的風卷殘云,全都吃光了.

這在宋喜的預料之中,跟韓春萌認識七八年,十幾歲的時候,韓春萌就是這個體重,想當初第一眼看到韓春萌的時候,宋喜的第一感覺就是,這個女孩子真可愛,圓圓的臉,大眼睛,高鼻梁,嘴巴小巧精致,五官皆是出挑的,就是……整體都太圓了點兒,像個球.

沒人會挑韓春萌的長相,但卻無一例外的說她太胖,如果瘦下來,絕對是大美女.

可用韓春萌的話來講,"我一直不減肥,不是我減不下來,是我明明可以靠臉,為什麼要靠身材?"

話雖如此,但這麼多年的情路坎坷,充分證明有些話就是自欺欺人的.

大學那會兒,韓春萌喜歡上一個學長,系草級人物,那是她第一次追人,慶幸也追上了,可兩人在一起才甜蜜了大半個月,對方暗示韓春萌,想出去開房,韓春萌拒絕了,此後系草沒說什麼,但卻明顯對韓春萌越來越冷淡,最後更是談戀愛期間劈腿.

韓春萌跟宋喜哭訴,宋喜氣得跑去韓春萌學校,想著約渣男出來臭罵他一頓,結果男的來了,當著宋喜的面兒說韓春萌太胖了,帶出去都丟面兒.

宋喜大怒,險些沒動手,是韓春萌給攔下了.

在那之後,備受打擊的韓春萌是有過一段發憤圖強的日子,一口氣瘦了三十幾斤,整個人看起來都輕盈了不少,宋喜跟顧東旭不停地從旁鼓勵打氣,還有意的給她介紹男朋友.

那會兒追韓春萌的人也有,可韓春萌卻一直沒再談戀愛,直到今天.

人是容易忘事兒的,韓春萌對自己的評價更是好了傷疤忘了疼,所以這些年她體重回來了,可對于戀愛,她只打嘴炮,不動真心.

酒足飯飽,宋喜扶著吃撐的韓春萌坐電梯去女裝一層,自動扶梯有兩排,一上一下的途中,宋喜無意中一抬頭,忽然看到對面往下的扶梯上,站著一個分外打眼的漂亮女人.

女人一身煙粉色的細肩帶長裙,裹著玲瓏有致的身體,露在外面的手臂和大片胸口,皮膚雪白.

這樣的女人無疑是吸睛的,宋喜盯著她看,心中卻在驚詫,這不是喬治笙那晚送到心外就診的女人嗎?

這都是小事兒,最關鍵的是,此時女人身旁還站著個陌生男人,男人年紀不大,不會超過三十歲,高大帥氣,一手攬著女人的腰,另一手拎著眾多奢侈品購物袋,女人側頭朝他笑著說話,他偶爾點頭.

喬治笙的女人竟然被其他男人這麼摟著……一時間宋喜驚到收不回視線.

對面的男人突然抬起頭,宋喜猝不及防的與之視線相對,到底是她心虛,主動別開目光.

整個過程也就三四秒,待到擦肩而過,宋喜忍不住偷偷回望,盯著女人的後背,看著那只橫在她腰間的手,宋喜心都涼了.

韓春萌也跟著回頭看,嘴里嘀咕著:"帥哥配美女,真養眼."

宋喜說不出話來,也不知能說些什麼,她倒情願自己看錯了,或者壓根兒沒看到,但她不是個自欺欺人的人,她敢篤定,剛剛那個女人就是那晚被她搶救的女人.

懷了喬治笙的孩子,還敢跟其他男人明目張膽的出來逛街,宋喜不知自己內心的翻湧是單純的覺著不可思議,還是為那個女人的將來憂心.

看喬治笙那晚的態度,他分明是關心在意的,既然是他喜歡的女人,他又怎麼能容忍劈腿?

就因為這幾秒鍾的畫面,宋喜遲遲沒開口講話,身邊韓春萌問:"你怎麼了?"

宋喜硬著頭皮回道:"你說男人被戴綠帽子的內心活動是什麼?"

"啊?"韓春萌一臉懵逼.

宋喜又說:"如果你撞見熟人的另一半劈腿,你會不會說出來?"

韓春萌馬上左右環顧,"你看見誰了?"

宋喜道:"你不認識."

韓春萌回道:"那要看熟到什麼程度,如果是你和東旭,你們另一半敢劈腿,我直接沖上前抽丫的,還用得著告訴你們再出手?"

宋喜道:"我的意思是,如果沒那麼熟,但男方很喜歡女方,女方劈腿了,你會告訴男方嗎?"

韓春萌想了想,出聲說:"你這話倒是提醒我了,可能我只會跟兩種人說實話,一種是特別熟的,我當親人一樣;另一種就是也許不那麼熟,但一方對另外一方掏心掏肺,另一方卻狼心狗肺,那我也會說,我看不得真心的人被當成傻子一樣耍."

宋喜聞言,胸口忽然一悶,她想到喬治笙,那樣的一個人,如果動了心,得知真相會是什麼反應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