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章 他能保你一輩子嗎?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宋媛前腳剛把房門帶上,宋喜立即不廢話的說道:"我馬上進手術室,給你五分鍾."

宋媛面不改色,走至辦公桌處,她從包里掏出一張輕飄飄的紙,遞到宋喜面前.

宋喜定睛一瞧,那是一張私人支票.

眼皮掀起,宋喜看著宋媛問:"什麼意思?"

宋媛好聲好氣的說:"小喜,這是祁丞托我給你的,他猜你現在用錢的地方應該很多."

宋喜拿起支票,佯裝認真的看了一眼,隨即唇角勾起,嗤笑道:"一千萬?在夜城四環買個像樣點兒的房子都不夠."

話音落下,宋媛立馬說:"你想要哪兒的房子?我跟祁丞說,他可以幫你買."

宋喜盯著宋媛的臉,忽然目光一凜,出聲道:"宋媛,你沒病吧?我這兒是心外科,不是神經科."

宋媛對上宋喜的目光,不痛不癢的回道:"你別這麼倔了行嗎?現在爸爸在里面,不是以前了,你一個人,多個朋友多條路,何必拒絕別人的好意?"

宋喜怒極反笑,"什麼好意?我跟祁丞話都沒說過兩句,他憑什麼無緣無故的給我錢和房子?宋媛你是不是當我沒見過錢啊?"

宋媛道:"好,既然你把話說到這里,那我也不跟你拐彎抹角了,還是上次我跟你提的,祁丞想跟喬治笙合作,只要你能幫這個忙,價錢你開."

宋喜真是服了宋媛,如果怒氣是有形的,宋喜現在一定被氣成了一朵花兒.

太多難聽的話想說,可是萬語千言,話到嘴邊,宋喜直接說了句:"一千萬打發要飯花子呢,我要一百億."

宋媛忍不住眉頭一蹙,"我是很誠心誠意的來找你,並且祁丞承諾了,如果你肯幫忙,他也一定想辦法幫助爸爸,難道你為了跟我置氣,連爸爸都不管了?"

宋喜最恨宋媛拿宋元青說事兒,並且是一而再再而三,以前是誘惑,現在都是赤裸裸的威脅了.

兩人明里暗里已經吵過太多回,多到宋喜同樣的話不想再多說一次,怒火攻心,宋喜反倒面色平靜的回道:"行,那你讓祁丞想辦法把我爸弄出來,什麼時候我爸站在我面前,我一定幫他跟喬治笙牽線."

宋媛被宋喜的不配合激怒了,臉色明顯的一沉,她開口說道:"宋喜,你知道我為什麼來找你嗎?"

宋喜美眸微挑,表情純真的回道:"因為你是祁丞身邊養的寵物狗."

宋媛也做了個怒極反笑的表情,幾秒過後才直視著宋喜說:"你以前瞧不起人,我還能理解,畢竟爸爸從小到大慣著你,但你現在還是這麼目中無人,你就真不怕牆倒眾人推?"

說罷,不待宋喜應聲,她自問自答:"實話告訴你,祁丞這人做事,說好聽點兒叫先禮後兵,說難聽點兒,就是不擇手段,不管你當不當我是一家人,我跟你都姓宋,現在爸爸在里面,前途未卜,我勸你最好聽祁丞的話,他想要跟喬治笙合作,你幫他,條件你提,你也不吃虧,跟他作對的下場,絕對沒有好果子吃."

宋喜聞言,特別挑釁的笑問:"嚇唬我嗎?"

宋媛不答反問:"你非要等撞了南牆才肯回頭?"

宋喜唇角勾起的弧度越來越大,滿是嘲諷的說道:"我爸供你讀律師,一定做夢都沒想到,有一天你會用這種嘴臉反過來咬我."

宋媛知道宋喜脾氣倔,也不是沒見過世面的人,威逼和利誘都沒有用,她話鋒一轉,軟下聲音說:"我知道你現在背靠喬治笙,什麼都不怕,但你又想沒想過,喬治笙為什麼帶你去岄州?他只是利用你好不好?"

宋喜懶得跟宋媛認真,隨口回道:"那祁丞對你呢?"

宋媛道:"我知道祁丞對我也有利用的成分,所以我才來找你,大家都不要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面,現在早就不是腳踩一條船的時代了,我們有資本,為什麼要可著一棵樹上吊死?"

宋喜美眸一瞪,嗤笑著道:"哈,今兒我可真是長見識了,頭回聽說腳踩兩條船是美德,忠誠倒成了該死."

宋媛化著精致妝容的臉上,一點兒表情都沒有,就像是掛了一幅漂亮的面具而已.

她開口回道:"我沒打算跟祁丞一輩子,大家各取所需,同樣你也別指望喬治笙能罩你多久,一旦他不需要你,隨時一腳把你踢開,到時候你已經得罪了祁丞,不用我說,你也能想到以後的日子有多難過.你一向有主見,無論我今天是為了什麼而來,我說的話有沒有道理,你心中有數."

說完,宋媛徑自起身,並且拿回桌上的那張千萬支票,用云淡風輕又胸有成竹的口吻說:"錢我先拿回去,什麼時候你想通了,隨時聯系我.哦,對了,你只有十天的考慮時間,這是祁丞定的."

直到宋媛離開,宋喜都一言未發,她就這麼坐在椅子上,滿腦子都是宋媛最後的那番話,不得不說,宋媛這些年的法律沒白讀,就給人洗腦方面還是有些本事的.

原本宋喜只把喬治笙當個護身符,只要這個護身符好用,她管兩人之間到底是什麼關系,只要互相有事兒互相幫忙就好,但今天宋媛的一句話提醒了宋喜,她跟喬治笙在一起,明面上看,是他在保護她,可她無形之中也得罪了好些人.

那些人不敢把喬治笙怎麼樣,但不排除不會對她怎麼樣,喬治笙又不能保她一輩子,兩人早晚有散伙的那一天,到時候她腹背受敵,誰來管她?

思及此處,宋喜心中的第一個念頭就是,她暫時還不能跟喬治笙散伙.

人生第一次有了窩囊的想法,她想找一個長期靠山,最起碼在宋元青出來之前,不然她在外面有個好歹,宋元青在里面也不用活了.

"嘖……"

宋喜忽然發出懊惱的聲音,因為想到她才剛剛跟喬治笙保證,等她見到了宋元青,一定提兩人離婚的想法.

這麼快就變了卦,回頭喬治笙別再以為她故意騙他,耍他.

明明這兩天心情都輕松了不少,有些撥云見日之感,如今隨著宋媛的一番話,宋喜頓感烏云壓頂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