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2章 找不到發泄口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喬治笙盯著宋喜的臉,明確的說,是盯著她的眼睛,他想要看清楚她的心,確定一下她這話中到底有幾分真,又有幾分假.

然而他驚訝的發現,他竟然看不透宋喜,不知道是不是她演技精湛,他完全沒覺得她在撒謊.

這樣的認知差點兒把喬治笙給氣笑了,一直以來,都是他不待見這場強買強賣的婚姻,如今倒是被她先給提出來了.

他面子往哪兒放?

心中波濤洶湧,喬治笙面上一片風平浪靜,唇瓣開啟,他不辨喜怒的回道:"你這話說到我心坎兒上了,我也是這麼想,就怕這事兒你說了也不算."

說完,不待宋喜應,喬治笙徑自說:"我近期會想辦法幫你通融,等你見到你爸,希望你能向他如實轉述我們的共同想法."

宋喜馬上問:"我什麼時候能見到我爸?"

喬治笙說:"原本只有五成把握,現在就算為了我自己,我也一定會用上百分百的力氣."

如果宋喜有那麼一絲一毫的在意喬治笙,那她一定會被他的話給刺痛,奈何宋喜對他本就期望很低,所以他生氣後的刺兒話于她而言,不痛不癢,甚至是高興的.

"謝謝你."宋喜對喬治笙略一頷首.

喬治笙覺得倍兒沒面子,心底竄著一團火,奈何又不能對她發,他聲音不由自主的冷淡了幾分,"開單子吧,我去交錢."

宋喜這才想起正事兒,轉身去桌上開單.

將單子遞給他,宋喜還'貼心’的問道:"用我陪你去嗎?"

喬治笙接過,看都沒看她一眼,冷冷的說:"不用."

他轉身往外走,宋喜看著他的背影道:"我會找婦產科最好的醫生,你放心吧."

喬治笙背對她,本就冷俊的面孔上一如寒冬臘月,他覺得她是故意在火上澆油,所以他臨出門之前,腳步停下,側頭看著她說:"你也放心,我會盡快安排你們見面."

喬治笙走後,宋喜坐在椅子上,房間中的白熾燈將她臉色照得更白,白到近乎透明,她抬起雙手捂住臉,好半晌,雙手移開,她只是眼眶略微泛紅,沒有哭.

熬了這麼久,盼了這麼久,她今天終于能等到一句確切的話,雖然她對喬治笙這個人並不太了解,但她就是莫名的相信,只要他答應的,就一定會做到,他一定會讓她見到宋元青.

想到宋元青,宋喜鼻尖迅速酸澀,趕緊閉上眼睛,她忍住眼淚,心中默念不能哭,不然值夜的小護士有一個看到,明兒一早,整個心外就全都知道了.

她必須要拼命地堅強,這樣才可以在人前做出一副百毒不侵的模樣.

漫漫長夜,整棟醫院卻亮如白晝,心外人走人來,小護士一個個見縫插針,還能得空休息,宋喜卻一整晚沒睡.

第二天早上,她本可以提前休息,但她一直等到大家都上班,去婦產科找了相熟的醫生,叫對方幫忙照應一下某房間的病人.

對方問:"朋友?"

宋喜點頭微笑,"嗯."

其實她心中不無嘲諷,暗道里面躺的那位,可是自己老公的女人.

瞧瞧,她都趕上二十四孝感動全球好老婆了.

婦產科的醫生答應幫忙照顧,宋喜這才離開醫院,回去休息.

醫院值夜班的醫生都可以輪休兩天,宋喜在家睡了兩天,沒見著喬治笙,他壓根兒沒回過翠城山,宋喜猜,他八成要在醫院照顧懷孕的那位,然而等她再去醫院上班,才得知那位已經辦理了出院手續.

宋喜跟住院部的人掃聽,"怎麼這麼快就走了?"

小護士說:"不清楚,是個帥哥來把人接走的,我們還納悶呢,是她男朋友嗎?"

宋喜腦海中浮現喬治笙的臉,含糊著說:"我不知道."

離開住院部,回心外的路上,宋喜不由自主的聯想到很多畫面,比如喬治笙這兩天沒回家,一定每天來這邊看孩子媽媽,那女人長很漂亮,八成喬治笙也是喜歡得緊,就是不曉得在孩子生下來之前,兩人能不能結婚,不然孩子不就成私生子了?

宋喜沒發覺自己想的出神,直到身後忽然有人拍她肩膀,她略微一驚,停下腳步,扭頭去看.

韓春萌站在她身後,打量宋喜的臉色,出聲問:"想什麼呢?頭不抬眼不睜的."

宋喜在心底罵了自己一句,操心不怕爛肺子,她竟然替喬治笙犯愁,自己家的愁事兒還沒解決呢.

"沒什麼,你怎麼在這兒?"宋喜反問,岔開話題.

韓春萌聞言,立馬湊近宋喜,神秘兮兮,壓低聲音說道:"我是特地來堵你的,宋媛來心外了."

宋喜美眸微挑,隨即眉頭一蹙,"她來干什麼?"

韓春萌說:"反正不是來看病的,剛才問我你去哪兒了,我說不知道,你要是不想見她,暫時先別回去,她找不到人就走了."

宋喜拉著臉,幾秒後邁步往心外方向走,韓春萌跟她並肩,側頭道:"八百年都不聯系一回,她來找你干什麼?"

宋喜說:"可能黑心病犯了,讓我幫她看看."

韓春萌撇嘴,小聲嘀咕,"黃鼠狼給雞拜年啊."

宋喜目不斜視的說道:"我今天就讓她見識一下'鐵公雞’."

韓春萌明白宋喜的意思,但她依舊忍不住糾正,"鐵母雞,咱不能錯了性別."

宋喜側頭剜了韓春萌一眼,韓春萌立馬端莊的賠笑.

電梯門打開,宋喜跟韓春萌出現在心外走廊,還隔著幾米遠,宋喜就看到走廊邊上站著的宋媛.

心外除了韓春萌之外,幾乎沒人認識宋媛,只當她是普通患者,宋喜雙手插在白大褂口袋中,面無表情的走過去.

韓春萌倍兒想留下看個現場的熱鬧,奈何她還不想被宋喜割肉,趕緊腳底抹油,一溜煙跑走了.

宋媛看到宋喜過來,露出微笑,迎上前道:"小喜."

宋喜聲音不大的說道:"現在是我的工作時間,要看病樓下拿號."

宋媛早有准備,從包里翻出掛號單,"小喜,我不耽誤你太久,十分鍾."

宋喜神煩,一句話都不說,邁步走到一間房門口,推門而入,宋媛不用她請,自己跟著進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