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1章 正面杠上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顧東旭從值班醫生休息室出來的時候,一轉身就看到走廊中站著的喬治笙,兩人目光相對之際,皆是有一閃而逝的詫色,都沒想到會在這里碰見.

在喬治笙的注視下,到底是顧東旭先走上前打招呼,"你怎麼在這兒?"

喬治笙依舊是老樣子,面上不喜不怒,聲音不咸不淡,"陪朋友過來看病."

顧東旭想到剛才宋喜急匆匆跑出去,這會兒走廊中又只喬治笙一個人,稍微頓了兩秒,他出聲接道:"別擔心,今晚值夜的醫生很厲害,你朋友應該不會有大問題."

喬治笙面不改色,看著顧東旭問:"你呢?這麼晚來醫院干什麼?"

顧東旭坦然回道:"來給朋友送宵夜."

喬治笙淡笑,黑色的瞳孔中卻習慣性的蒙了一片冰寒,"女朋友?"他似是打趣.

顧東旭果斷回絕,"不是女朋友,是好朋友."

原本顧東旭想給喬治笙介紹一下宋喜,畢竟宋喜想見宋元青,沒准兒喬治笙能幫的上忙,如果這次宋喜救了喬治笙的朋友,這也算一個禮尚往來.可轉念一想,大家本就不是一個圈子的人,要欠人情,他欠就好了,何必拉上宋喜?

思及此處,顧東旭對著喬治笙略一頷首,道:"我先走了."

喬治笙點頭,隨即坐在走廊長椅上等候.

前後不過二十分鍾,手術室大門打開,小護士推著病床車,上面的女人已經熟睡,臉上不見之前的痛苦神情.

宋喜是最後出來的,喬治笙已經走過來,看著她問:"怎麼樣?"

宋喜道:"先住院觀察,我讓護士安排,麻煩你跟我來一下."

宋喜帶喬治笙進入單獨房間,她還特地把房門給關上了,屋中就他們兩個,宋喜看喬治笙站在一旁,她眼神略有飄閃,出聲道:"坐."

喬治笙站在原地沒動,薄唇開啟,語氣淡淡的,"她什麼情況,你直說吧."

宋喜見狀,也只好跟他面對面站著,出聲說:"患者是心髒供血不足引發的心絞痛,我在她身體中檢查到有關的藥物成分,按理說她知道自己有心絞痛,也該知道這種病切忌情緒波動過大,或者過量飲酒,但我聞到她身上酒味兒很大."

喬治笙面不改色,"嚴重嗎?"

宋喜拿不准喬治笙到底知不知道女人有心髒病,出聲回道:"不是很嚴重,但也需要注意,酒是一定不能喝的過量,不然會影響到心髒供血."

喬治笙面上看不出喜怒,干脆跳過這個話題,道:"該怎麼治你比我清楚,開最好的病房,我去辦手續."

宋喜一般不敢明目張膽的打量喬治笙的臉,因為他不怎麼愛笑,眼神也總讓人覺得冷,如非必要,她躲他還來不及.

但眼下,她愣是硬著頭皮,大著膽子瞄了他一眼,只一眼,她就趕緊別開視線.

喬治笙的意思已經很明顯,她開單子,他要走了.

宋喜心中萬馬奔騰,有些話她不能不說,雖然難以啟齒,可她還是一咬牙一跺腳,鼓起勇氣說道:"她懷孕了,你不知道嗎?"

她用的是'你不知道嗎?’而不是'你知道嗎?’

兩者看似沒差,實則最是能體現說話人的心情.

半夜三更,宋喜看到喬治笙帶著個漂亮女人來看病,女人不僅這身打扮,還滿身酒氣.

用腳後跟也想得到,但凡不是喬治笙看重的人,他不會親自送來.

有心髒病還喝酒,本就是大忌,更何況還是懷了孕的?

宋喜心頭百轉千回,不曉得女人是自願還是被逼無奈,但不管是哪一種,她自己有些被惡心到了.

早知道喬治笙這樣的人,身邊怎會沒有鶯鶯燕燕,她這個掛名的老婆自知理虧,沒資格管人家,索性眼不見心不煩.

可這會兒他帶個懷孕的女人到她面前,即便是偶然,即便兩人之間沒感情,可人是高級動物,女人更是複雜的,眼下宋喜的情緒就像是被人強喂了髒東西,但飯店還是她自己主動進去的,煩不煩吧?

"她懷孕了?"

喬治笙重新問了一遍,即便是再淡定的表情,可眼神中還是透露著一絲驚訝的.

宋喜強忍著異樣的心情,努力拿出一個做醫生的職業操守,面色鎮定的回道:"是,我剛剛特意讓婦產科那邊的醫生幫忙查了一下,五周半."

她看著喬治笙,見他眼中盡是複雜的神情,一時間倒也說不上是高興還是不高興.

兩人俱是沉默,大概過了五秒鍾左右,喬治笙主動開口說:"幫她安排住院,心髒這邊你留意著,婦產科那邊你也找一下最好的醫生,讓她先住你們這里."

他習慣性的發號施令,即便語氣依舊淡漠,可宋喜聽得出來,他很在乎.

她也不知哪根筋沒搭對,竟然看著喬治笙,直接問道:"這個孩子,你打算留下?"

此話一出,喬治笙眼球一轉,看向宋喜,可想而知,他臉上的表情是怎樣的.

不過幾秒鍾,整個房間的溫度在沉默中驟降,喬治笙漂亮卻讓人不敢直視的狐狸眼,一眨不眨的睨著宋喜,漆黑瞳仁中裹著譏囂與危險,薄唇開啟,他看似詢問般的說道:"你不建議留?"

宋喜雙手習慣性的插在外袍口袋中,抬眼回視喬治笙,面不改色的回道:"孩子是你們的,只有家屬才有權利決定留與不留."

喬治笙聞言,眼底立馬露出一抹嘲諷,問:"那你剛才的話是什麼意思?"

宋喜說:"我們之間雖然是假結婚,但我也不想占著喬太太的位置,更何況這個女人還是孩子的母親,如果你決定留下這個孩子,那抽空去民政局辦一下離婚."

說完,宋喜自己想到什麼,又臨時加了一句:"哦,我忘了元寶就能辦,那就沒什麼事兒了,你有需要讓元寶來找我就行."

喬治笙眼底譏囂和嘲諷不散反重,他看著宋喜道:"你不想我留下孩子可以明說,拐這麼大個彎兒,不怕我真跟你離婚?"

宋喜一看喬治笙的表情,就知道他誤會了.

漂亮的眼底同樣閃過一抹不屑,宋喜將冷笑藏在心底,面上淡淡道:"我真不怕離婚,反正我們之間是合作關系,只要互相信任,有沒有那一張結婚證算什麼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