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0章 夜遇喬治笙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協和是國家重點三甲醫院,心外又是塊兒重地,不像其他科,值夜相當于打更,醫生抽空還能打個盹兒,這邊的值夜十有八九是上戰場,比白班還辛苦.

這不今天宋喜夜班,一連接了兩個心髒病突發的老人,還有一個先心嚴重的小女孩兒.

手術室來來回回進出,兩個老人只救活了一個,半夜三更,滿走廊都是家屬撕心裂肺的哭聲.

宋喜心里很難受,但七年的職業生涯已經可以讓她置身事外,尚能平靜的對家屬說一句:"節哀順變."

老人送來的時候,已經沒有了生命跡象,她是技術過硬,但她不是神,可以妙手回春,讓人起死回生.

顧東旭來給宋喜送宵夜的時候,正趕上宋喜在教訓患者家屬,只見她一張好看的臉上,秀眉蹙起,杏眸微凜,聲音好聽,語氣卻犀利的說道:"你明知道孩子有心髒病,還這麼晚帶她一起出去應酬,是有天大的事兒,能比自己女兒的健康還重要?"

男人背對顧東旭,頭垂著,顧東旭朝宋喜擠眉弄眼,提醒她別跟患者家屬用這樣的態度說話.

從前宋喜剛進醫院的時候,沒少因為數落家屬被人投訴,明眼人都知道她是為了對方好,但現在消費者就是上帝這句話被某些人捧得太高,但凡出了錢的,甭管是千八百萬還是百十來塊,都把自己架到大爺的位子上,說不得.

宋喜看到門外的顧東旭,抿著好看的唇瓣,強忍怒氣.

小女孩兒的父親渾身酒氣,倒也是個明事理的人,連連點頭,紅著眼睛問宋喜,"醫生,我女兒現在沒事了吧?"

宋喜也是做女兒的,一時間有些心軟,火氣降了一半,出聲回道:"暫時沒事兒了,我建議在醫院觀察一晚."

男人馬上點頭,"行,我去交錢."

他站起身,宋喜忽然說了句:"其實小孩子有時候只希望爸爸能陪在身邊,她不需要你多拼命,賺多少錢."

男人腳步瞬間戛然而止,眼眶紅了,他動了動喉結,最後輕聲說道:"謝謝醫生."

顧東旭站在門外,看到男人是流著眼淚出來的,邁步往里走,將手上兩個大的外賣袋子放到宋喜桌上,顧東旭出聲說:"你改改你的急脾氣行不行?這回是遇上講理的,萬一弄個不講理的醉鬼,跟你這兒吵,你犯得著嘛?"

宋喜穿著白大褂癱靠在座椅上,是真累,她有氣無力的回道:"我就是看他講理才跟他說幾句,你真當我傻?"

顧東旭笑,"看來是傻出了一條血路,現在變聰明了."

宋喜雙眼直勾勾的看著某處,懶懶的聲音道:"你別惹我,我現在連翻白眼兒的勁兒都沒有."

顧東旭說:"成,我們人民的公仆,美麗善良的白衣天使辛苦了,我幫您老人家把飯菜都擺好了,你要是拿不動筷子,我喂你吃."

宋喜忍不住笑,身體一顫一顫,像是被打撈上岸有一會兒的魚,撲騰都撲騰不動.

看了眼被顧東旭大盒小盒擺到桌上的外賣,宋喜問:"你都買什麼了?"

顧東旭說:"你不想吃板面嘛,光吃面多單調,還有炸蝦,鹵蛋,鴨腸,魷魚……"

隨著一個個盒蓋打開,宋喜垂死病中驚坐起,趕緊去找筷子,"不行了,我要餓死了."

顧東旭看她這樣,不由得歎了口氣,"你說你何苦呢,你們江主任都說可以不給你排夜班,你非要逞賽兒."

宋喜挑了一筷子面,又塞了一整只去皮的炸大蝦,本就不大的嘴里塞得滿滿的,待到東西咽下去,她才云淡風輕回道:"夜診一般突發狀況較多,有時候就看醫生的水平,就那麼一丁點兒的差距,就可以決定這人能不能救活,你說我不在這兒,能放心嗎?"

顧東旭被氣笑了,斜著她道:"我該說你操心操得多呢,還是太自大?"

宋喜鼓著嘴,抬眼回道:"我實話實說,上了手術台的人,要是連我都救不活,那就是死孩子掉井,沒救了."

顧東旭看她吃得急,出聲道:"你慢點兒,我吃過了,又沒人跟你搶."

宋喜說:"指不定什麼時候就來病人了."

顧東旭道:"不會……"

他話還沒說完,忽然身後傳來急促的敲門聲,房門並沒關,一個小護士出現在門口,看著宋喜道:"宋醫生,有患者,預計一分鍾之後到."

宋喜一邊抽紙巾擦嘴,一邊站起身,動作快到顧東旭都跟著急起來.

眼看著她邁步往外走,顧東旭道:"那你待會兒忙完了再吃,我先走了."

宋喜頭都沒回,只揮了下手,"你走吧,拜拜."

顧東旭話未出口,她人已經不見了.

他幫她把外賣盒蓋全都蓋好,微垂著視線,輕聲歎氣.

宋喜跟幾名護士一起站在電梯口處,等著迎接病人.

叮的一聲,電梯門緩緩打開,宋喜的注意力下意識的放在病床車上,那上面躺著一個女人,身形修長,身材極好.

倒不是宋喜關注的點偏,而是女人的打扮,一身黑色連體緊身裙,從肩膀一路包裹到膝蓋,凸的凸,凹的凹,玲瓏曲線一覽無遺.

女人看女人,往往一眼就能從頭打量到腳,所以宋喜也看見女人漂亮的一張臉,即便臉色病態,但紅唇卻特別乍眼.

這副打扮被送到醫院,宋喜大抵能猜到事發前女人可能會出席的場合.

從電梯門打開,到宋喜觀察完病人,整個過程也不過兩秒鍾,電梯里的護士推著車往外走,宋喜暫時讓開,然後一抬頭,她便看見電梯中還有一個人.

男人全身黑色,黑色的襯衫,黑色的西褲,黑色的皮鞋,唯有握著車邊的左手,手腕處露出咖啡色的腕表表帶.

宋喜盯著他的臉,心猝不及防的一晃,竟然是喬治笙.

喬治笙也在出電梯之際看到了宋喜,兩人四目相對,宋喜咻的別開視線,不為別的,她好像一不小心撞到了什麼不該看的.

護士快步推著車往手術室方向跑,宋喜也趕緊跟上,身後似是有一雙目光,在牢牢盯著她的後背.

宋喜頭皮發麻,確定這種芒刺在背的感覺,絕對不是被麻辣鴨腸給辣的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