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9章 滿腦子想離婚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話一出口,就如潑出去的水,再也收不回來了,一如顧大少的面子.

他在這邊面色發紅,也不曉得喬治笙是什麼意思,喬治笙才兩秒鍾沒回,顧東旭已經在心中腦補了無數種可能.

然而事實證明他想多了,喬治笙聲音如常的問道:"什麼事兒?"

顧東旭暗自舒了口氣,隨即道:"你能想辦法讓外面的人見到宋元青嗎?"

喬治笙再次停頓一下,"誰要見?"

顧東旭答:"他女兒."

喬治笙說:"我看看吧."

顧東旭追了一句:"行與不行,麻煩都告訴我一聲."

"嗯."

"謝謝."

掛斷電話,顧東旭出了一身的汗,從小到大,這是他第一次主動打給喬治笙,也是他第一次違背原則,開口求喬家人.

後悔嗎?

他不後悔,如果說其他人都寄望不上的話,喬治笙就是最後的可能性.

怨只怨自己沒本事,幫不到宋喜,不然也不用眼睜睜看著一個女人四處奔走.

"哎……"

顧東旭歎了口氣,有心無力的滋味兒特別難受,只好今晚多買點兒宵夜補償一下.

另一邊,喬治笙跟元寶剛下飛機,坐進車中,喬治笙意味深長的說了句:"活久見,顧東旭那小子竟然主動給我打電話."

前排開車的元寶也很是意外,不由得問了句:"是嗎?什麼事兒?"

喬治笙唇角輕輕勾起,似笑非笑的回道:"宋喜."

元寶聞言,不由得頓了一下,隨即說:"還是為了宋元青?"

"嗯."

"他們是好朋友,想幫忙吧."

喬治笙看似隨意的問了句:"你說顧東旭突然來找我,是不是宋喜指使的?"

元寶目不斜視,邊開車邊道:"應該不會,宋喜剛從岄州回來,她也知道你會幫忙."

喬治笙說:"她回來好幾天了,我一直沒給她消息,不會等不急?"

元寶道:"她也不像個沒定力的人."

喬治笙瞥了眼元寶的後腦勺,輕笑著道:"你干嘛替她說話?"

元寶很快回道:"笙哥,你別開我和她的玩笑."

喬治笙臉上笑意更濃,狐狸眼中盡是促狹之色,薄唇開啟,說:"你急了."

元寶問心無愧,坦蕩蕩的回道:"笙哥,你們領了結婚證的,開我跟誰的玩笑都可以,別開我跟她的."

提到這個,喬治笙笑容慢慢收回,倒也沒生氣,只是頗為嘲諷的說了句:"假的."

元寶道:"證是真的."

喬治笙橫了他後腦勺一眼,半沉不陰的說了句:"哪壺不開提哪壺."

這回輪到元寶忍俊不禁,勾起唇角說道:"有些事兒不想承認也得承認,合法的."

喬治笙沉聲說:"你信不信我明天就給你找個老婆?"

元寶笑說:"我可不要,有些人身在泥潭還想拉人一起受罪,兄弟可以陪你上刀山下火海,結婚……算了,這是下地獄."

喬治笙氣得牙根癢癢,一想到自己的'盲婚啞嫁’,他心里又是泛起一股厭煩.厭煩被人強迫,厭煩那紙從未見過的結婚證,當然,也連帶著不待見宋喜.

元寶正專心的開著車,忽然聽到身後喬治笙陰沉著聲音說:"顧東旭是不是喜歡宋喜?"

這話莫名的就嚇得元寶一激靈,險些沒踩刹車.

暗自穩定情緒,安撫受驚嚇的心靈,元寶瞄了眼後視鏡,從他的角度只能看見後座上喬治笙的半截鼻梁和削薄卻有形的唇瓣.

喬治笙薄唇一張一合,自顧自的說:"顧東旭要是喜歡她,我就不能娶,再怎麼說論輩分,我也是顧東旭的舅舅,娶了自己外甥喜歡的女人,傳出去不成了笑話?"

元寶眼中閃過無語,不由得開口回道:"笙哥,聽我一句勸,別琢磨了成嗎?"

喬治笙道:"憑什麼不琢磨?你就這麼想管宋喜叫嫂子?"

元寶道:"原來對她沒印象,這次去岄州,還真覺著她有點兒本事."

喬治笙微不可聞的輕哼一聲:"那種家庭出來的,想想也知道."

元寶說:"有人是破財擋災,你就當結婚擋災好了,反正又不是真的,外面也沒人知道."

喬治笙道:"惡心著自己了."

元寶知道喬治笙的性子,順毛都未必能捋得好的主,更何況是強捋?

喬治笙不開心的下場,只能是讓宋喜未來的日子過得更加艱難.

元寶是局外人,他平心而論,宋喜人不錯,這次岄州行,短短幾天他也看了個大概.宋喜平日里沒有那些大小姐身上的壞脾氣,也不像高官二代那麼愛使喚人,更多的時候,她就像個普普通通的女孩子,但那晚程德清突然病發,她又展現了她身為醫生的那一面,干練利落,雷厲風行,讓人刮目相看.

所以他會本能的替宋喜說幾句好話,譬如此時,元寶轉移話題問:"宋元青的案子已經查了三個多月了,現在還沒落實錘,上面到底什麼意思?難道還能翻盤?"

喬治笙淡淡道:"結果是什麼都有可能,有人想要宋元青死,宋元青也不是個軟柿子,他在夜城當官這麼多年,明里暗里人脈網龐大,不會坐等死的."

元寶說:"那就是還有翻盤的可能了?"

喬治笙不置可否.

元寶又道:"笙哥,那你更要對宋喜好點兒了,沒准宋元青最後真能翻盤,你要是對人家女兒太差,出來後又是一筆新賬."

喬治笙狐狸眼中盡是不屑,瞥著前座的後腦勺哼道:"我都懷疑你是不是背著我收了宋喜的好處,這麼能為她說話,你怎麼不勸我干脆幫幫宋元青好了?"

元寶一臉正經的回道:"這渾水誰愛趟誰趟,趟進去的人現在八成想抽身還抽不出來,我真是發自內心的說一句,笙哥,宋元青做事兒做的不地道,跟他女兒沒關系,看在宋喜還有用的份兒上,也不用太給人家難堪,畢竟女人嘛."

喬治笙又被元寶給說樂了,一雙狐狸眼顧盼生姿,他開口說:"以前都沒發現你這麼憐香惜玉,忽然想給你找個老婆,免得你一身的暖意沒地兒放."

什麼叫笑里藏刀?

元寶立馬打岔道:"我們是先回家還是去公司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