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8章 總有人為她著想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江宗恒是江城人,來夜城多年依舊改不了罵人時飆家鄉話的毛病,以前在手術室里面,一走一過都能聽見他在罵人,你腦西搭牢了,這句基本整個心胸外的醫生都會說,翻譯成普通話就是:你腦子有坑!

一般厲害的人物脾氣都不怎麼善,江宗恒更是其中翹楚,他脾氣暴躁到整個心胸外的醫生護士看見他,一如耗子見了貓,很想跟他學本事,但又怕被他罵到心髒病發,畢竟江宗恒輝煌的履曆簿上,除了他那些閃瞎眼的名銜,最讓人瞠目結舌的,就是他曾經把一個醫學博士後,罵到徹底棄醫從商,改行了.

這在整個協和都是一個傳奇,其他科室的醫生想要嚇唬心外的醫生,只要說一句:"你們江主任來了."

看著吧,心外的醫生能嚇到從兜里掏速效救心丸,甭管江宗恒罵不罵自己,就算是罵別人,一旁站著的都冷汗直流.

江宗恒脾氣暴躁,性格又難搞,所以這麼多年只有兩個學生,宋喜有幸,就是其中之一.

聽他罵腦西搭牢,宋喜七年少說聽了萬十來遍,還真是不痛不癢.

臉上笑容不減,宋喜扮無辜道:"不賴我,樓上宣布完,丁主任就帶我下來跟同事傳達,中途我根本沒時間跟您打招呼."

說罷,不待江宗恒罵,宋喜又徑自補了一句:"再說我多聰明啊,我當時就想,如果您在這兒,您會怎麼辦?果然,我一下子就把他們的嘴給堵住了."

江宗恒又氣又心疼的叨念,"你說跟我說能一樣嘛?我說一句,他們不敢反,你說一句,他們明面上不反,背地里也會說你的不是,得罪人."

宋喜淡笑著說:"我原來以為當醫生很簡單,治病救人就夠了,如果幸運的話,能在工作中交幾個好朋友,這樣工作也不會太乏味,後來發現我還是too young too naive,原來喜不喜歡看五官,合不合得來要看三觀,所以現在治病救人就好了,至于得不得罪人,也顧不上這麼多."

江宗恒沉默片刻,氣也消了一些,語重心長的說道:"你以前就是性子太直,我都怕你見到了灰暗面,以後會不想做這行."

宋喜眼中有一閃而逝的無奈,不過很快的,她淡笑著回道:"其實哪一行都這樣,我沒有那麼脆弱,動不動就不想干了,我要是走了,不浪費了您教我的一身本事?"

江宗恒低罵,"少跟我來這套."

師徒二人聊了會兒,宋喜忽然想到什麼,"您那邊還是半夜呢吧?"

江宗恒很隨意的'嗯’了一聲,宋喜忙說:"您快去睡覺,我忙糊塗了,拜拜拜拜,等您睡醒有空再聊."

掛了電話,宋喜重新調節呼吸,打開門走出去.

醫院每天還是那樣,迎來送往,宋喜沒那麼多時間用于同事間的勾心斗角,有那閑功夫,她多做一台手術好不好?

宋喜忙起來對時間沒有概念,直到接到顧東旭的電話,他在里面問:"叔叔那邊有消息了嗎?"

宋喜回道:"還沒有."

顧東旭說:"這都四五天了."

宋喜後知後覺,原來她從岄州回來這麼久了,但喬治笙貌似還沒回家,她都不知道他在不在夜城.

顧東旭見她一時間沒說話,馬上轉移話題說:"晚上有沒有空?請你跟胖春吃飯."

宋喜回道:"你跟大萌萌去吃吧,我今晚值夜."

顧東旭道:"那我給你送宵夜."

宋喜笑道:"我想吃板面."

顧東旭磕都沒卡一下,"收到."

掛了電話,宋喜沒想其他,繼續工作去了,然而顧東旭卻愁眉不展.

他一直對宋喜去岄州見的人報以希望,想著好幾天了,應該會有消息,今天一打電話才知道,她還在等.

也不知道岄州那人靠不靠譜,別一直吊著她,她心里會多難受?

這幾天顧東旭滿腦子都是一個人,喬治笙.

說來也怪,顧東旭打從知道自己跟喬家淵源的那一刻起,就一直立志跟喬家保持距離,哪怕宋元青剛出事兒的那陣子,他也從未想過找喬治笙幫忙,可能就是上次他被人尋仇,喬治笙一晚就查出幕後黑手,這動作快到他表面不屑,其實內心無比震驚.

喬治笙有通天的本事,如果求他幫忙,哪怕只是讓宋喜見一見宋元青,應該不會難如登天吧?

這種念頭一旦產生,就再也揮之不去,就跟緊箍咒似的,盤在顧東旭腦袋一圈,到底求還是不求,折磨得他快要瘋掉.

最後下決定,往往就是一刹那.

顧東旭自問一句,面子重要,還是宋喜的事兒重要,答案顯而易見.

哥們兒這麼多年,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宋喜備受煎熬,不就是求個人嘛,眼睛一閉一睜,無所謂.

想著,顧東旭給喬舒欣打了個電話,待要開口的時候,還是會有些艱難,有的沒的說了一大堆,最後才硬著頭皮道:"媽,你把喬治笙的電話給我."

喬舒欣知道顧東旭的性子,不免疑問:"你要他的電話干什麼?是不是出什麼事兒了?"

聽著喬舒欣瞬間惶恐的口吻,顧東旭馬上道:"不是,你別瞎捉摸了,我找他有其他事兒,跟我沒關系."

喬舒欣囑咐:"你找你小舅舅辦事兒可以,態度給我好點兒,他畢竟是你長輩."

顧東旭聽得直蹙眉頭,什麼長輩?喬治笙才大他一歲.

要個號碼,聽了喬舒欣十分鍾的說教,等拿到號碼,顧東旭更是手機都握濕了,這才一咬牙一跺腳,電話撥了出去.

嘟嘟的連接聲響起,響了五六聲對方都沒接,顧東旭心里說不上是慶幸還是擔心.

稍微一晃神的功夫,手機中忽然傳來一個清冷的男聲,"喂."

顧東旭這種生來的大少爺,屌過誰?

但此時他卻下意識的繃起神經,說不緊張是自欺欺人.

"喂,是我,我是顧東旭."

"嗯."對方不冷不熱.

顧東旭俊臉憋紅,想著叫喬先生,又怕聽起來像挑釁,但讓他叫小舅,算了,打死他吧.

他只能不帶任何稱呼,唯有軟下口吻道:"想請你幫個忙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