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章 師生神同步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所有人清一色的看向宋喜,任爽也是皺著眉頭,面色不善的說道:"五十台?你干脆把我鎖在手術室好不好?"

韓春萌挑眉道:"那你想怎麼樣?你剛才那意思不就是怕小喜不公平嘛,現在讓你先來,你又嫌累."

任爽忽然側頭往後一看,隨即道:"丁主任,不是我說,咱們有多少同事心里不舒服,只有我一個人心直口快,敢說出來罷了,您當這個負責人,我們心服口服,但某些人,我覺的不公平."

任爽抱著雙臂,化著精致妝容的臉上,大寫著'今兒這事兒沒完’幾個字,如果不穿這身白色的外袍,沒人會把她的職業跟醫生聯系在一起.

宋喜不方便自己講話,她身邊也只有韓春萌在幫忙,丁慧琴是有心替她說話,奈何嘴巴不管用,加之心胸外百十來號醫生,的確不止任爽一個不滿的.

誰都知道,五百萬是個多大的肥缺,然而宋喜是個'工作狂’,又從小不缺錢,脾氣倔,倘若她來管理,其他人做夢都不要想打這筆錢的主意.

所以很多原本跟任爽不同路的人,此時也沒有替宋喜講話,這就叫共同利益,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.

丁慧琴試著解釋,然而她說完之後,偌大的房間里面,鴉雀無聲,竟是沒有人應.

沒人應,那就證明大家都不能認同,場面一時間變得極度尷尬.

韓春萌偷著去打量宋喜的臉色,生怕宋喜這暴脾氣,忽然間甩臉子走人,說她不干了.

混在大隊伍中的人,尚且有些替宋喜捏一把冷汗的,更何況是少數派中的代表,所有人都用意味深長的目光望著宋喜,一般心里承受能力差的,估計這一關就死翹翹了.

然而雙手插兜的宋喜,卻是第一個打破這份尷尬沉默的人.

稍稍抬起下巴,之前微垂的視線正大光明的揚起看著面前的眾人,宋喜不化妝也分外明豔動人的臉上,一絲怒意和慌亂都看不出來.

唇瓣開啟,她出聲說:"我大概能猜到大家對我管理這筆資金不認同的幾種原因,年長的前輩怕我經驗不足,新來的後輩又怕我年紀太輕,至于同一時期的人……"

宋喜直接將視線落在了任爽身上,毫不避諱的說道:"有人覺得她比我更能勝任.大家不要為難丁主任,有誰也想申請這筆資金的管理者,現在不妨坦誠的說出來,其余人一起投票,只要是大家覺得那人比我更能勝任,我會親自跟院長和副院長解釋,有能者居之,天經地義."

此話一出,所有人皆是眼神動搖,這種時刻槍打出頭鳥,誰又樂意明目張膽的跟宋喜為敵?

人都是這樣,跟著起哄行,單打獨斗,成本太高,風險太大.

眼看著大部隊里面沒有一個人應,任爽也知道不妙,這樣就把她自己架起來了.

宋喜面色沉著的望著任爽,漆黑的瞳仁中不無挑釁的意味,畢竟在工作這一塊兒,鮮少有人能讓她甘拜下風,任爽,更不行.

形勢瞬息萬變,眨眼間因為宋喜的兩句話,本來是她自己在風口浪尖上,如今,她拉了任爽一起上PK台,這還要看任爽夠不夠膽兒,敢不敢上.

韓春萌故意明目張膽的看向任爽,一雙眼睛會說話,像是直白的問道:不服來戰啊?

任爽也不傻,她這會兒站出來,那就是替身後那幫敢怒而不敢言的人扛槍,費力也未必討得到好處;可是如果不站出來,這個名額保准兒落到宋喜頭上.

所以孰輕孰重,她一時間分外糾結.

正在此時,丁慧琴的手機響了,她一邊掏手機,一邊轉身欲往外走.

劃開接通鍵,丁慧琴畢恭畢敬的打招呼,"江主任."

沒錯,手機對面的人是心胸外主任江宗恒,沒有任何廢話,他直接說道:"你在給下面的人開會嗎?"

丁慧琴應聲:"是."

江宗恒說:"開外音,我有話跟他們說."

聞言,丁慧琴趕緊又掉頭回來,對著面前一眾人道:"江主任的電話,他有話跟大家說."

手機就放在桌上,江宗恒熟悉的聲音從里面傳來,"我剛聽院里說,咱們科由宋喜輔助丁主任管理慈善基金,現在有誰對這個決定不滿的,覺得你能比宋醫生做的更好,立即提出來,大家投票表決."

江宗恒在協和工作三十年,當主任就當了二十幾年,是國內首屈一指的心胸外權威,在這里,他說的話比院長管用.

然而,他說完之後,所有人皆是同一反應,趕緊低頭的低頭,避開視線的避開視線,明明江宗恒不在這里,但他們依舊聞聲如見人,嚇得不行.

五秒過後,江宗恒問:"什麼情況?丁主任你說."

丁慧琴瞄了眼大家的臉,隨即道:"江主任,沒有人有異議."

江宗恒道:"聽著,我就給你們這一次機會,不要事後又說不公平,我再問一句,有沒有人覺得自己比宋醫生更能勝任這項工作的?"

又過了五秒鍾,江宗恒道:"那就維持院里的決定,丁主任主管,宋醫生協助,我這邊還有事,掛了."

電話掛斷後有一會兒,整個房間依舊籠罩在江宗恒的氣場之下,丁慧琴也是始終繃著一口氣,最後她出聲說:"既然大家都沒有其他問題,散會吧."

眾人魚貫而出,韓春萌跟宋喜比肩,眼看著任爽臉都綠了,她壓低聲音說道:"我去,任爽今天丟人丟到她太姥姥家了,我要是她,我都得用衣服蒙著腦袋跑出去."

宋喜沒出聲,韓春萌又側頭看著她道:"你真不愧是江主任的關門入室弟子,你倆腦回路神同步的,佩服佩服."

宋喜小聲說:"我先去給江主任打個電話."

韓春萌比了個OK手勢,"去吧,我去盯著點兒任三八,免得她背地里說你壞話."

宋喜快步走到安全的地方,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給江宗恒,對方接通,宋喜這邊老實恭敬的叫道:"老師."

江宗恒聲音沉穩,不辨喜怒的問:"受委屈了嗎?"

宋喜勾起唇角回道:"沒有,您沒來電話之前,我就問他們誰有不滿的,站出來一起投票."

話音落下,江宗恒立馬罵道:"你腦西搭牢了,這種事不提前給我打個電話?你不怕他們給你吃了?"